《爱上熟女》
第168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我不会说这是袁凯捣的鬼,因为鸣翠现在正处在得子兴奋状态中,她不会相信这一切都是袁凯布的局。
  我与静心到了鸣翠家后,一进门,鸣翠就冲着静心发火:“静心!你报什么案?好好的一个家,让一帮丨警丨察来一阵搜查!你安的什么心?!”
  我这才知道,原来静心报案后,丨警丨察就去鸣翠家开始搜查,提取证据了。
  我连忙安慰鸣翠,“鸣姐,消消气,你听我说!”

  “不听!你们这是对我好呢,还是怀疑我呢?!”鸣翠显然很是生气。
  这换谁都生气,光天化日,平平稳稳的日子,突然闯进一帮丨警丨察,放谁家里都闹心。
  静心很委屈,眼睛已经流出泪了,“妈,你现在遇到危险了!你必须赶紧离开这个家!”
  静心刚说完,鸣翠更生气了,“我遇到什么危险了?!你不就是怀疑袁凯吗?他现在认我当妈了,但他怎么会有害我的心呢!”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但子毒可能要食母了。
  看来鸣翠对于静心、苏小慧,以及我的劝导与建议,根本没放在心上。
  静心听完这句话,哭着跑进里间屋了,鸣翠气鼓鼓坐在沙发上,连看我都不看。
  我想她现在应该被袁凯蛊惑太深了,袁凯这小子在她面前一定没少说我坏话。
  我进屋来,鸣翠都不与我打招呼,劈头盖脸就训起静心来,让我很尴尬。
  这足以看出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以前的鸣翠了。
  但为了鸣翠的安全,我还是要做我应该做的事,不能因为她受迷惑,而不出手相救,那么我就太不对起自己的良心了。
  “鸣姐,你别生气,你听我把话说完,好吗?”我坐在鸣翠身边,轻轻地对她说。

  我想遇到这种不冷静的场面,自己要首先冷静下来,尽量用平和的语言与鸣翠交流,急不行,否则适得其反。
  鸣翠并没有回答我。
  我就把静心如何利用去省城的机会,化验家里物品的事对鸣翠说了一遍,并说这种毒性可能与静心当初中毒症状一样,很严重。
  鸣翠听完我说的这些话,突然惊呀地看着我,然后问我,“真有这事?”
  “鸣姐,你可能意识不到这种危险就在你的身边,而且随时都可能夺取你的生命,现在当务之急,先搬出这个家,然后让专业人员把屋里清洗一遍。”
  我想先别说是谁下的毒,这是公丨安丨人员的事,先把鸣翠劝出来就行。
  “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是我买来的蔬菜有毒?还是家里哪个地方有毒源?”鸣翠不解的问。
  我看出鸣翠已经开始担心了,于是我又补充了一句,“至于是哪有毒,还需要专业人士来鉴定,目前姐先搬出来,然后你去省城医院再检查一下身体,这样就才是上上计。”
  鸣翠看了看我,“雨仓,我感觉不对劲啊,以前我和静心住在这里时,只有她得病,而我没什么事?不会她带来的毒吧?”

  我也理解鸣翠这种怀疑态度,谁也不想自己家里成为毒源,但恰恰静心当时得病时,并没有与鸣翠长期住在一起,只是偶尔来一趟。
  我想还是有必要再继续劝导鸣翠。
  “鸣姐,这种病源可能因人而异,但当初静心是住在外面,无论这个毒从哪里来,是谁施毒?咱们都无法猜测,还是等公丨安丨人员和专业人士鉴定后吧!”
  鸣翠点点头,然后看着我又说,“雨仓,你和苏小慧都是我很好的朋友,总不能怀疑袁凯,就把所有东西都往袁凯头上扣,从袁凯认我以来,我感觉这孩子还是不错的,至少他很孝顺我,所以我们家的事,你们还是少掺和为好!”
  鸣翠终于把自己实底的话说了出来,我听了很不是滋味,说心里话,听完这句话,我真想立即起身走。
  不过反过来一想,我不能这样做,鸣翠不知内情,白白送死,我们站在圈外的人看得一清二楚,不帮她就太不道德了。

  “姐,你说的对,其实我和苏小慧只是一种建议,谁是谁非,待时间来检验。至于怀疑是谁,我们都没有权利,只有公丨安丨人员有权利。我已经省城找了一处房子,你现在就过去吧!”我劝鸣翠。
  鸣翠一听去省城,又生气了,“省城我不去,我不愿见到那个老不死的玩意!我就在G市呆着!”
  我当然知道鸣翠所说的老不死的,就是袁凯的父亲。
  鸣翠很要强,一个女人白手打拼到现在事业,她真的不容易。
  “那我们就在G市吧,不过还得去省城检查一下身体,你说呢?”我笑着对鸣翠说。
  “那好吧!我走后我得把公司让袁凯帮我打理一下,要不这摊子太大,很多事需要忙。”鸣翠刚说完,静心从屋里出来了,“妈,公司不能交给袁凯,他会瞎弄的!”
  静心的话刚说完,鸣翠这边火气又被点燃,“静心!你安的到底是什么心?袁凯是你哥!我让他管理公司天经地义,你犯什么神经?你不就是怕他把你的家产抢走吗!”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静心反驳道。
  鸣翠的火气没有消,“你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你生病送你去美国养病,现在到好,还打起家产的主意了!”
  鸣翠这句话,彻底让静心伤心了,只见静心哭着就往外跑,我连忙叫静心,“静心,你别和你妈这样说话,有什么事不能冷静吗?”
  但我这句话无济于事,静心早已跑出门外,我心想这可坏了,本来我两个一起劝鸣翠,这可倒好,静心先走了。

  “鸣姐,你别生气啊!静心还是个孩子,我想她不会有那么多想法,可能都为你着想吧!”我想劝鸣翠可别把静心想歪了。
  在我费尽口舌劝鸣翠搬走时,鸣翠反倒是更来劲了,她坚决不走,还说到要看看,这个毒性有多大。
  这对母女真是一对倔脾气,我看一时半会都劝不了鸣翠,就只能陪着她在说话。
  这时鸣翠走向餐桌准备倒水时,我连忙过去制止,“姐,这水咱先别喝,我带水来了!”说完从包里递给鸣翠一瓶矿泉水。
  鸣翠看着我说道,“雨仓,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家水还有毒?”

  我正要说话时,外面有人敲门,我想会不会静心或者袁凯回来了?如果袁凯回来,我见他后怎么和他解释
  ?我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我在想应对策略,因为袁凯这小子心机太深了,我来G市,他一定会想到我来做什么,我真怕这小子背后下黑手,那我在G市可就没安全可言了。
  敲门声渐紧,我听到外面有人喊到,“家里有人吗?”我听声音来人肯定不是袁凯,就忙过去把门打开,只见进来四五个丨警丨察。
  日期:2017-01-27 06: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