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5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约沉默了五分钟,当张清扬把所有事情都想通以后,这才抬起头,微笑着说:“爷爷,我明白了,其实虽然您和爸爸什么也没说,但是我带领调查组进驻辽东,这在外人看来,我们家已经向辽东伸手了。而您和爸爸也是想借此碰一碰辽东的底线。我在辽东已经代表了咱家,更是代表了一种势力,也难怪辽东高层对我如此防背。我相信,早在年初安排贺叔叔到辽东,你们就等待这一天的到来吧?”

  “嗯,”老爷子微笑点头,然后望向刘远山。
  刘远山这才说道:“上头早就想动一动辽东了,辽东这两年由于发展较快,隐隐有些自大,不把上头放在眼里。正好辽东的马跃与徐春寒年纪也不小了,如果辽东在你的力量下可以刮起大风,上头也就有了动刀的借口。”
  “那么国资委又是怎么回事?”
  “造势!”刘远山嘴角挂着笑,“如果想对辽东对刀子,岂不是发现它的问题越多越好吗?你以为要拿掉辽东的一方大员有那么容易?再说,要想动辽东,单凭调查组,单凭中紀委的力量远远不够,要得到决策层会议的首肯才可以!”
  张清扬嘴角一撇说:“我指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国资委代表的是哪股势力?您为什么允许其它势力参与?”
  老爷子扫了眼刘远山,含笑道:“我就说了吧,他能想到的!”
  刘远山也品了口茶,说:“清扬,你要知道,任何事物都需要合作伙伴,哪怕双方是敌人,也有握手言和的时候。特别是政治,各势力间的交往与合作一直都存在着。要想动辽东,我们一家的势力远远不够,所以……”

  “所以正好还有另一股势力想进驻辽东,我们双方选择了合作?”张清扬恍然大悟。原来在辽东的问题上,家里面早就想好了一系列的对策,一步步的走下去,在与其它势力的合作下,争取得到上头的肯定。
  “是啊,要想动辽东,就要考虑动完之后谁可以担当大任,只有考虑充分了,将来才不会有大乱子。国资委主任是京城本土干部,曾经是京城市的副市长。”
  “您是说京城势力?”
  张清扬逐渐听出来国资委代表的是哪股政治势力了。在过去的“京势力”被“江南势力”打散以后,又形成了新的“新京势力集团”,而刘远山在京城干过市委书记,所以选择与新京帮合作,再好不过了。
  刘远山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必竟像这种政治势力是不好对外说的,就连自家人也心知肚明,不要讲出来。
  明白一切的张清扬,又问道:“既然要动大手术,辽东的一把手要换掉了吧?这样一来徐春寒接任省委書記,那贺叔叔最有可能争夺省长一职?”
  “呵呵,那样老贺不是还要等几年?”刘远山微微一笑,说:“如果真像你所说的这样,我们用得着合作吗?清扬啊,政治这东西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要夺取更大的利益!”
  “这个,您的意思?”张清扬不太懂了。
  “不说了,不说了,你早晚会明白的。京城的事情忙完以后,你最好还回辽东。”刘远山站起身,结束了谈话。

  张清扬心中还有些疑问,但也不好再问了,他知道有些事情家里面不想让自己提前知道,也就点头退了出去。
  夜深了,张丽与陈雅还坐在客厅中深谈。张清扬从书房下来,对陈雅挤挤眼睛,对老妈说:“妈,天不早了,你们都休息吧,明天……明天小雅也不走。”
  张丽岂不止儿子的意思,这小两口难得见上一面,好不容易团圆了,自然要亲热一翻。她便会意地一笑,说:“好,好,不说了,我把媳妇还给你,你自己疼她吧。房间都收拾好了,你们去睡吧。那个……还让涵涵和我们睡吧,别……打扰了你们小两口。”
  张清扬没想到老妈说得这么直接,老脸一红,嘿嘿地傻笑着。而陈雅到是没当回事,对张丽笑笑,抱着涵涵就起身了。不料涵涵却不同意了,不满地摇头:“我要和妈妈睡……”

  第734章
  张丽低下头对涵涵说:“涵涵乖,听话啊,和奶奶走……”
  “我不嘛,我不嘛,好久没见妈妈了,我好想她……”涵涵说着说着,委屈得要落泪了,看得人一阵心酸。
  陈雅拍了拍他的头,说:“好吧。”
  “妈妈真好……”涵涵缩在妈妈身上说道。

  “啊……”张清扬心里可是不太同意了,那间小屋他是知道的,只有一张床,再添上儿子,要想和陈雅搞些肢体动作就有些不方便了,再说万一嘿啾时被小家伙发现,那就……他把头看向陈雅,想让她改变主意,却没想到这丫头对自己鬼笑。
  张清扬一下子明白了,赶情她是有意惩罚自己昨晚的荒唐。张清扬一幅苦瓜脸,对陈雅咬牙切齿的,可又没有办法。望着三口人回了房间,张丽站偷偷地笑,她当然明白张清扬和陈雅之间的眼神含意。
  “丽丽,傻笑什么呢?”从楼上走下来的刘远山望着老婆那红光满面的笑脸,有些奇怪地问道。
  “啊……没啥,没啥……”张丽不好意思地摇头,然后拉着刘远山的胳膊,很是温柔地说:“我们去睡吧……”
  “啊……”看到老婆目光含水,刘远山立刻会意,猴抓心似的拉着她就走,这个激动啊。要知道张丽为了刘远山的身体着想,年纪大了是不允许他经常碰自己的,有时候分被、分床睡,目的就是想让他保住身体。可这样一来,反倒让老夫老妻两个更有情趣了,刘远山要想碰一下张丽的身体,差不多都要批条子那么难了。

  瞧着刘远山那德行,张丽心中暗笑,推了他一把说:“你那儿子真像你!”
  “嘿嘿,像我好,像我好……”刘远山顽皮地对她挤着眼睛,随后就关上了房门。
  回到小屋内的张清扬苦不堪言,本来计划着让涵涵睡在床的最里侧,这样自己还能和陈雅有亲近的机会。却没想到涵涵为了照顾爸爸的情绪,非要睡在两人中间。这正好陈雅的心意,她望着张清扬笑,气得张清扬也没有办法。
  三口人躺在床上,涵涵拉着妈妈的手臂很快進入了梦乡,而张清扬却怎么也睡不着,见儿子睡着以后,偷偷起身摸着小雅的脸说:“老婆啊……”
  “嗯……”小雅好像很不耐烦地答应一声。
  “妮妮,老公想你了!”张清扬叫着她的小名,厚颜无耻地见意道:“那个,把儿子放里边睡,好不好?”
  “就这么睡吧,别碰他了。”陈雅又怎么能不知道张清扬的花花肠子。
  张清扬的手伸进被子,坏笑道:“妮妮,老公不搂着你睡不着……”
  在黑暗中小雅的脸就是一红,推开他的咸猪手,轻哼道:“别闹。”
  “妮妮?”张清扬傻笑着:“我……我是真的想你……”说完,也不经陈雅同意,就把儿子抱了起来。涵涵在睡梦中还紧紧抓着妈妈的手臂,不过张清扬还是小心翼翼地把他拉开。见陈雅不动地方,只好把儿子放在了最外侧。然后恬着他那张无耻的脸睡在了陈雅身边,拉着她的手臂搂着自己,说:“老婆,搂我吧……”
  可是就在这时问题出现了,就听“咚”的一声,然后传来涵涵的大叫。
  张清扬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大叫不好,马上开灯把掉在床下的涵涵抱起来。还好床不高,要不然还真摔得抢严重。涵涵疼得呲牙裂嘴的,眼角还挂着泪珠,但他没有哭出声音来。他揉着眼睛左看右看,然后很是理解地对着张清扬傻笑:“爸爸,你睡觉也不老实,呵呵,奶奶说我睡觉踢被子,你怎么踢人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