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0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低醇的嗓音响在她耳边,竟像针扎在她胸口。
  黎七羽心脏紧缩,薄夜渊坐在床边,握起她的手放在唇前,嗓音涩哑而疼痛:“我想你。你离开后,每天我都想你……”
  “我看到了夜灯里的秘密,看到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遭受的苦……看到墓园里大爆炸……”
  薄夜渊喉头哽咽,眼圈红了,

  “我是多没用,才会让我的女人在我面前受那些痛,午夜梦回,我总是想起你被钉在墓碑,肩胛骨被穿过的伤疤,也一辈子钉在我心口了……”
  黎七羽闭着眼,她肩膀的伤她知道。
  北堂枫用了最好的药,她身其它的疤都淡化了,但肩甲两道穿骨的疤,像两朵灰飞烟灭的蝴蝶,摸消不掉的印记。
  “你留下来的日记,我每天读一页……你以前的痛苦感受,我错过了最好的时间去体会和陪你……”

  薄夜渊沉静的嗓音在黑暗响起,他滚烫的泪滴在她的手。
  日记里黎七羽的无助和痛苦,每一页都是刑罚。
  他每晚看一页,灵魂便同时遭受一次鞭打,痛恨他自己。
  “黎七羽……我有好多话跟你说……只能跟你说……”薄夜渊的语调变得厉害,将黎七羽的手按在他的眼睛。
  泪水滴在她的手心,湿湿的……
  薄夜渊这两年多过得行尸走肉,麻木地痛苦却流不出一滴泪。可是一看到她,他的泪水和情感决堤。
  她有解离症,在她走的最后一刻他才知道。

  而他才是让她杀死一个人格的罪魁祸首……他到现在也不肯相信她“死了”。当时黎七羽在的时候,另一个人格分化过,既然可以同时存在,他死都不相信黎七羽死了!
  黎七羽脑子里一片无垠的空白,好像有很多模糊的景象在闪现,隐隐约约冲破束缚要飞出来,她仔细去想又消失不见了。
  她的心为什么那么疼呢?脸颊又凉凉的东西爬过,滴在枕头。
  那……是她的泪么?
  薄夜渊吻住她的手,保持着这姿势,好久好久……
  天色渐亮,黎七羽的手长时间维持着一个姿势而感到麻痹,薄夜渊弓着腰,想要这样握着她的手一辈子。
  门叩了叩,雷克打开门小心提醒道:“少爷,天快亮了,再过不久黎小姐要醒了。”

  薄夜渊这个僵化的人,这才有一丝动作,缓缓地放下她的手。
  黎七羽侧睡的脸被他小心扳过去,她的泪水早干涸了……
  “七羽,我爱你。”男人的气息迷幻着她。
  只是听他的声音,觉得这份爱好沉好沉……
  “我会想办法带你回家,很快我要带你回家。”他吻她额心。
  她这么抗拒他,见到他要跑……他其实根本没有想到带她回薄家庄园的方法!
  听着门悄悄合,黎七羽从床睁开眼,很怪,她明明很困可大脑这一夜都无清醒,每个细胞都在感受他!

  她不可以再跟他接触了,这个男人有着某种危险的力量,像漩涡一样吸引她无法自拔。她分明知道,他口里的黎七羽不是她,是另一个人格。
  既然那个人格那么好,为什么会消失?
  枫爱她,薄夜渊也爱他。
  医生不是说,解离症是自我厌弃、承受巨大的精神折磨才可能发作么?

  小肉包在麻麻怀里做着甜甜美梦,被轻轻摇醒,打着大大的呵欠眯开一点眼缝儿:“小天空,准备出发了。”
  “唔?可是宝宝好困……”
  黎七羽已经在收拾她的随身物品,她的行李不多,但全都是她不可丢失的宝贝啊。
  小天赐眼神叮地睁开,外面天还没亮:“美人七七,我们去哪?”
  黎七羽打开行李箱,里面除了各种逃生工具,还有一对折叠的机械翅膀,昨晚睡觉前在充电了,不然她早走了。
  再从箱子的内夹层里,她掏出一个护照、证件本,一页一页翻着。
  呵,关是假证件她有十个身份……不让她是怎么逃脱北堂枫的势力,回到滨城的?
  “哇……美人七七这是神马,好酷好酷哦!”
  大薄帝天快亮的时候,才靠在真皮转椅睡了会儿,见过黎七羽后他的心才稍稍放下,令人全面加强戒备,黎七羽一旦从房间走出去,立即密切跟踪,但不能让她发现……
  他睡了几个小时,梦境很不安,黎七羽一次次在他眼前逃离。
  而等他醒来的时候——
  “饭桶!”薄夜渊狠狠一脚踹倒了小茶几,“一个女人和孩子都看不住?”

  他派了一百多个精英,密封了这一整城楼,酒店的大厅,还有酒店门口四处巡逻。
  他走的时候还好好的,黎七羽抱着小天赐在睡觉!
  保镖长擦着汗:“少爷,这黎小姐实在太厉害了,她没有走酒店正门,也没有退房,她直接从窗口滑走的。”
  “妈~的,你的意思,她长翅膀飞了?”薄夜渊眼眸猩红。
  “黎小姐还真是插了一对翅膀……飞走了。”保镖长快哭晕过去。
  虽然酒店房间没有监控,酒店外设置了监控路段……
  从调出来的监控录像里可见,黎七羽早晨大概5点半的样子,胸前用背带绑着个孩子,身后插着一对微型翅膀,像滑翔翼冲了出去……
  她一飞天空,监控照不到她了,整个过程只有几分钟,快得像流星划过。
  薄夜渊脸色变了,几分钟的视频被他反复看了好久……
  5点半,他才离开房间不久,如果她吃了他送的晚餐,根本不可能在这时间醒来!

  除非……她一直清醒,什么都知道。
  薄夜渊痛得嘴唇发紫,她当然都知道,否则为什么不走酒店正门,选择从窗口跑?
  他说了那么多话,她无动于衷!可她走的时候也不忘带走那个小累赘。
  此时,小累赘戴着墨镜、帽子,竖着点单坐在高档餐厅,对黎七羽的崇拜指数又一次飙升。
  “黎小姐,全照你说的办。”黑西装男人接过件袋,一口流利的法语道,“亲子鉴定大概3-5天能出结果。”
  “时间太长了,我最多在这里停留2天。”黎七羽慢慢品茗着咖啡回道,“2天内我要知道结果。”
  这个男人是黎七羽从找到,能充当临时总管帮她办一些小事。

  “有任何进展第一时间电话给我。”黎七羽摇了摇手,让他下去。
  男人行了个礼,带着件离开了……
  小天赐皱起眉问:“什么是亲子鉴定?”
  黎七羽一愣:“你会法?”

  她是不想让小天赐听到,才特地找了个会法语的男人去打下手!
  “呃……都有学习啦。”小天赐抿了抿唇,他的语言天赋本来高,而且孩子的学习能力大人强多了,所以年纪越小的时候,学多门语言打下基础,“我们只在这里待2天,要走吗?”
  日期:2018-01-04 07: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