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4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走上前去,把电话里得知的事情跟他说起,听完我的诉说,杂毛小道皱起了眉头,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有点儿古怪呢——现如今是最危急的情况,为了应付藏边和鲁东这两个地方的乱子,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都费尽了心思,人手远远不够,而在这关键时刻,你这边再被调到米国去,恐怕就有点儿麻烦呢……”
  我一愣,说你的意思,这是调虎离山之计?
  杂毛小道摇头,说也不确定,只不过这事儿也未免太巧了,让人觉得奇怪——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让人查一下慈元阁最近的情况,没问题吧?
  我点头,说对,这正是我所想要的。
  杂毛小道说你也别着急,徐师兄现在掌握的渠道信息还是蛮多的,应该很快就能够有一个结论出来。
  我说好。
  杂毛小道带着我回到了楼里一个会议室,里面有许多的人,包括几个有关部门的人,还有鲁东附近一些门派的大佬,还有江湖上比较有名的修行者,都在其间。
  不过我并没有瞧见鲁东最大的宗门崂山派。
  我悄悄地问了一下杂毛小道,方才得知崂山派一直都在封山闭关,对于外界的一切事务,都没有任何兴趣。
  就算是宗教总局外联办的人亲自登门拜访,也吃了一个闭门羹。
  屈胖三过来与我挨着坐,然后给我低声介绍房间里面的人。
  这一次的事件闹得挺大的,除了崂山派之外,许多宗门都不能舍身其外,不得不参与了进来,什么孔家、岱庙等等,鲁东的大部分宗门,都有派代表进来。
  事实上,关于如何处理这起事件的争论挺多的,之前也议论颇多,与布鱼之前跟我们所说的情况差不多。
  洛小北这个时候登场了,虽然在通缉榜上有名有姓,但她并不怯场。
  面对着一众大佬,她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来。
  “联合阴卒,约束阴魂”。
  具体到实施细则,主要就是由她来出面,与那些发现的阴卒沟通,说明情况,然后通过这些对阴魂有着天然约束力的阴卒,去管辖误入阳间的阴魂,将它们约束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而我们这边,则尽快找寻到两界的入口,将其遣送回去,并且将通道堵上,完结后患……
  整体的计划听上去十分不错,事实上在此之前,也有过一些类似的想法,只不过找不到能够与牛头阴卒沟通的人,所以才没有实施。
  此刻洛小北站出来之后,大部分人都表达了赞同的意思。

  人多了,意见自然混杂。
  有赞同的声音,自然也有反对的意见。
  最主要的反对意见,就是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帮牛头阴卒在这两天,曾经与我们有过冲突,互有损伤,本来就处于敌对关系,此刻哪里有说和解就和解,说和做就合作的道理?
  要万一它们有什么别的心思,只怕到时候的结果,就会“原地爆炸”。

  甚至有人直接点出了洛小北的身份来。
  那人说完之后,愤愤不平地说道:“邪灵教的余孽,心思诡异,谁知道会不会是小佛爷的同党?”
  这话儿一出来,几乎大部分的江湖宗门都有些惊讶,心存疑虑,而有关部门的人也都有一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是啊,如果要秉公执法呢,洛小北是布鱼带过来的贵客、嘉宾,而如果视若无睹呢,洛小北的身份又被曝光了,不处理的话,很容易被别人弹劾成玩忽职守的。

  所以在那一刻,所有人都处于一种极为尴尬的地位。
  就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站了出来。
  他径直走到了那位曲阜孔家的头面人物跟前,认真地盯着他,然后说道:“阁下说这位陆北小姐,是邪灵教余孽、天王左使的外孙女洛小北,那么请问一下,江湖传闻洛小北曾经被邪灵教斩去左臂,而这位小姐双手完整,这如何解释?”
  倘若是别人,那位连顺先生还能够倚老卖老,质问对方的资格,但是他面前这一位,可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
  而抛开掌教真人的身份,杂毛小道无论是修为,还是江湖威望,都远远不是他一个破落的千古宗族头目所能够比拟的,更何况曲阜孔家在抗战时期的妥协和顺从造成的污名,一直延续到现在,早就不是当年的千年望族了。
  所以他憋红了脸,也只有就事论事地说道:“邪教多秘法,谁知道她怎么弄出来的?”
  屈胖三在旁边插嘴说道:“更正一句哈,且不说这位小姐是否如连顺先生诬陷的一般,是那位洛小北女士,单说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洛小北的外公虽然是天王左使王新鉴,但她本人却跟邪灵教没有直接的关系,而且她的姐姐洛飞雨,也是因为她而脱离邪灵教的,现在不是四十年前,不要搞连坐的那一套,好么?”
  两人一唱一和,将这位出头的孔府老头给弄得很是尴尬,脸上一阵红一阵青,气得直吹胡子,回头一看,却没有一个愿意站出来跟他讲话的人。
  这局面让他很是生气,大袖一甩,说行行行,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管了。
  说罢,老头儿居然甩门而去。
  这人一走,场间的气氛顿时就轻松许多,一位鲁东局的负责人站出来打圆场,说曲阜孔家,毕竟千年传承,有一个好祖宗,脾气大一点也是难免的,大家多多见谅啊。
  这话儿说出来,鄙夷的人更多了,而洛小北则浑不在意,在征询了几位负责人的同意之后,将那福袋拿了出来。
  她手掐咒诀,一番作法,却将那位牛头阴卒给放了出来。
  这玩意很高,站着都快触到顶上了,不得不坐下来,而场中许多人是第一次瞧见幽冥阴卒,都吓得连连后退,不敢造次,反而是那阴卒显得十分淡定,环视一周之后,大摇大摆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来,等待着洛小北的翻译。
  洛小北也不废话,开始与那阴卒沟通起我们刚才的计划来,双方一阵让人听不懂的嗡嗡声响起,交流得倒也通常。
  眼看着事情就要朝好的方向发展,突然间门外走廊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会议室的门给人突然推开,一个通讯员冲了进来。
  他没有注意这里面的情况,急匆匆地喊道:“不好了,泰山出事了!”

  啊?
  泰山的确出了事,光华从天而降,闪耀世间,有野兽的吼声从山中传来,声声悲鸣,又夹杂着夜莺哭啼之声,让整个东岳之地,充满了说不出来的诡异之声。
  我们身处于泰安城郊,遥遥而望,也能够感受得到几分莫名的阴森。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听不懂我们说话的那牛头阴卒陡然站立起来,差点儿顶到了天花板去,而那位进来报信的通讯员瞧见这货,顿时就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犹豫了几秒钟之后,大声喊道:“有鬼啊……”
  他连滚带爬地出了门,这才反应过来。
  呃……
  我们就是过来收容阴魂的,他怎么反倒是怕起了这个来?
  日期:2017-05-28 09: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