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5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暗中的白子惠摇了摇头,说:“这块地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不清楚,回头我查一查。”
  我说:“你要小心,王承泽不是好对付的,还有你的姥爷他...”
  白子惠说:“姥爷他怎么?”
  我说:“这些话我不应该说,但你的姥爷将你当做筹码,你要多一个心眼。他说的不能全信。”
  白子惠笑笑,说:“不用担心,姥爷跟我说什么,我一向只是参考。”
  我说:“那就没事了,睡吧。”
  我又躺在了床上,刚才犹豫了几秒,要不要将有孩子的事告诉白子惠,可是话到了嘴边,又憋了回去,甭管多么独立自主的女人,在这种事情上都不会洒脱的。

  刚刚闭眼,一具火热的身子钻进了我怀里。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你今晚很有魅力。”
  听到白子惠的话,我不由的一笑,说:“真的吗?”
  白子惠的手抚摸在我的胸膛,说:“真的,你现在很危险,但是却很性感。”
  “你想跟我这个杀人凶手发生点什么?”
  “发生点故事。”
  唇印了上来,昏天暗地。

  第二天起来,已经是中午,我摸了摸身边,白子惠不在,应该去上班了,可能犯罪真的能让人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回味和白子惠滚床单,真的很疯狂,还好房间做了隔音处理,白子惠也比较克制,要不然会有人找上门来说扰民。
  先去洗了个澡,洗去了一身的疲惫,我振奋了一下精神,小王死了,很好,李依然走了,很好,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我自己面对就好。
  其他的我不管,只是希望李依然没有被骗,可以好好的生活,躲开这个漩涡。
  至于我,已经躲不开了,我处于最中心的地方。
  有很多我在意的人,跟他们的关系无法割舍,还有许多在意我的人,也无法说断就断,我欠的人情债太多,要慢慢还。
  洗完澡,我想把昨天的衣服清洗一下,虽然没怎么沾上血迹,可多少还是有点,其实烧掉也是解决的办法。
  拿起了衣服,在衣领那里有个东西,是电子仪器。它贴在了我衣领的后面。

  这是什么东西,看上去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我马上拍了一张照片,给齐语兰发了过去,等了一会,齐语兰问我在哪里发现的,我告诉她在衣领上,齐语兰告诉我这东西是个窃听器,随后她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见一见面,要看到实物才好确定型号,才好追查来源。
  我说好,下午都有时间,什么时候方便什么时候见。
  齐语兰说一会给我信。
  我拿着那个窃听器开始回忆。
  想起来了,昨天打车回老宅,那个少言寡语的司机下车追我,说我给了他假钞,实际上钱是真的,当时我还真觉得那个司机眼神不太好,看错了钱,现在想一想,就是个借口,趁着浓浓雾气,将窃听器贴在了我的身上。
  那么,昨天发生的那些事全部暴露了。
  李依然伪装,还有我杀了人。
  所以,那个司机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猜不出来啊!
  我真是服了自己,越活越不明白了,虽然有了美女陪伴,让人羡慕。可是整个生活一团糟,好像生活在悬疑电影中,不知道下一秒谁跳出来针对我。
  齐语兰给我发来了消息,半个小时后见面,我收拾了一下便出了门。
  见了面,我把那个小东西交给了齐语兰,齐语兰看了看,说:“这个东西不好搞来,军工级别制造,材质非常好,有效距离要比普通强一倍。”
  我说:“能查出来是谁干的吗?”

  齐语兰说:“需要时间,这个我先保留了,对了,那件事不用担心,已经处理干净了。”
  我说:“真的麻烦了,谢谢。”
  齐语兰说:“别客气了。”
  我说:“我毕竟是杀了人,我接受任何形式的处罚。”
  齐语兰笑了,说:“放松,局里面正在评估这件事,你没事的几率比较大,今天见面,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
  我说:“好。”
  这应该就是老鬼说的那件事。
  心里早就有了准备,这事迟早会来的,只不过早来晚来罢了。
  齐语兰先是笑了一笑,笑的不自然,眉毛又皱了起来,很为难,最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息很长。
  没开口,从齐语兰的表情上来看,这事难。
  我说:“齐警官,有什么你就说吧。”

  我不会心怀恶念去揣测齐语兰,人家帮我了太多太多,什么事情都是她在管,我真心觉得亏欠。这种歉意,不是男女之情,是不好意思,觉得麻烦人太多次了,我不是那种人,不管别人做什么,都觉得应当。
  所以,齐语兰什么都没说,但我心里已经暗下决心,不管这事多难,我都要去做。
  齐语兰看了我一眼,可能我的目光很坚定,齐语兰笑了笑,说:“你还挺积极主动的,不过这事,有危险。”
  我笑了笑,说:“现在我不怕什么危险,经历了昨天的事情,我现在什么都不怕。”
  我的决心是坚定的,可齐语兰并不认同,她很认真的跟我说:“董宁,昨天是昨天,那种事情不是轻易发生的,你不要把昨天的事当成了经验,我们不怕危险,但我们要规避危险,只要保障我们的安全之后,才可以做其他的事。”
  齐语兰的论调很特别。一般来说,都是要牺牲自己,为国为民,有大家才有小家,往往苦的都是自己,得到荣誉的都是领导,现在齐语兰跟我说要为了自己,这反差我一时间愣了。
  不过这样也好,很人性化。
  我说:“齐警官,我懂,你就安排吧。”

  齐语兰说:“那我可就说了,这次,我需要你对付曾茂才。”
  “什么?”
  老鬼竟然让我对付曾茂才,这个我有点无法接受了。
  刚才是齐语兰为难,现在话说出来,包袱甩给了我,是我为难了,我说:“齐警官,你让我干什么事都行,可是这事吧,有点不地道,曾茂才帮我很多,我心里清楚都是糖衣炮弹,不过真是承他的情,你现在说让我对付他,我这个有点困难,齐警官,说实话,你也帮我特别的多,如果让我对付你,我也肯定做不到,希望你能理解。”
  我说了我真心话,远的不说就说近的,曾茂才在那个名流聚会上,撕破脸皮跟陆氏集团和临海集团对着干。还说要为我买一块地,这里面肯定有曾茂才的小九九,但他挺了我,帮了我,他说出的话做出的事都是实打实的,无法否认,我欠他人情。如果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还针对他,那我太不是东西了。
  齐语兰笑了,悠悠说道:“曾茂才这拉拢人心的手段还真是高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