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6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可怎么办呢?”苏小慧近乎绝望了。
  我想了会儿,“这样吧!我找静心先了解情况,万一那边有风吹草动,我会立即过去!”
  苏小慧点点头,看来目前只能这样了。袁凯对我恨之如骨,如果我去了G市,让他看到,正好给他收拾我的好机会。
  我回公司后,立即给静心打电话,寻问了这段时间袁凯在G市的情况。
  静心告诉我,袁凯来G市这段时间,她根本就没见他,因为她也怀疑自己得的病与袁凯有关。
  原来鸣翠好几次让静心回家与袁凯见个面,但静心就是不去,而是选择去女同学家住。
  开始鸣翠不理解,埋怨静心太不懂亲情,虽然不是一个父亲,但毕竟也是自己哥哥。
  在静心的坚持下,鸣翠没有再让静心来与袁凯相认。
  鸣翠也知道,静心与袁凯处过对象,如果现在相见很尴尬,她认为过段时间就好了。
  听了静心说这些话,我让静心还是抽机会去趟鸣翠那里,把鸣翠吃的用的东西都提取一下,就是用的碗也要拿出来,包括她平时吃的药品。
  静心开始不理解,她问我为什么这样做?
  我就把自己的初步推断告诉她,静心听了很惊呀,她认为袁凯不会这样阴险吧。

  我告诉静心,不要把袁凯想象的那样善良,多想想自己患病时的状况,就可能想到将来鸣翠可能也要得这种病。
  静心听了很是害怕,她问我拿到这些东西后怎么办?我告诉她拿到后,立即送到省城来,我会找专业机构化验,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残留物。
  吕大安和小虹听到我又给静心打电话,他们对我的做法很不理解,特别是吕大安一再劝我,可千万不要掺和袁凯家的事了,要不然这生意真就没法做了。
  我告诉他们,现在鸣翠有危险我们不能不帮,虽然她现在还没看清袁凯的真实目的,但我们也要慢慢让她看懂。
  小虹叹了口气,“仓哥,你太善良了,想当年袁凯可是要对你下毒手的,你怎么还要掺和,他们自己家的事,爱怎么地,咱不管!”
  我给他们两个进一步解释,要把鸣翠与袁凯分开来看,他们是母子不假,这种血缘关系,任何人无法代替,但袁凯心很黑,他能真诚的去认鸣翠为母吗?

  再说鸣翠确实帮过我们不少忙,人做什么事不能忘本,现在鸣翠被迷惑了,我们就应该主动伸手援手。
  臧琳的想法与他们不一样,她认为我这样做是正确的,她也说要把鸣翠与袁凯母子分开来看。
  吕大安和小虹终久还是不理解我为什么这样做,不过两人也很无奈,正当我们探讨下步如何帮助鸣翠时,门外进来两个人,我一看这不是张彪吗?这小子来做什么?难道要上门捣乱。
  “哎呀,这不是凯萨公司的张总吗?贵客啊,快屋里坐!”我笑着迎接张彪。

  只见这小子大摇大摆进来后,对我这样客套,也忙说,“林老板,我来找你,给我疏导一下,可以吗?”
  没想到张彪这小子居然来找我疏导,我不知道是真还是假,难道这小子是袁凯派来了解我情况的?
  “哈哈,欢迎啊,张总来了,我们小店蓬荜增辉!”说完,我让小虹给张彪倒杯咖啡。
  张彪那双小三角眼看着小虹端来咖啡,“小虹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小虹笑着说,“张经理真会开玩笑,我要是还漂亮的话,那我就继续在公司当模特了,老喽!比不上那些水灵小丫头了!”
  张彪听了小虹的回答,哈哈大笑。我知道小虹和张彪当初在公司时也算很熟。
  我把张彪让进疏导室,然后我就与他闲聊着,我想透透这小子来的目的,“张总,请问哪方面需要我帮助呢?”
  张彪笑了笑,用那双小三角眼看了我一眼,“林总啊,听说你疏导挺神啊,给咱也疏导疏导。”
  我点上一根烟,也笑着对张彪说,“张总,说不上神,只是工作而已!你有什么困惑,可以说说吗?”
  我想这小子就是来探我底的,但我还得按疏导方式走,你不是要疏导吗?来吧!
  “你能看看我近期有什么不测吗?”张彪盯着我问。
  靠!这小子纯属来找岔的,我也不是算命的,我知道他有什么情况?
  不过对付张彪这种人,我还得稳住,管他三七二十一了,既然你找岔,咱们来吧!
  我拿出一张情况核实表递给他,“张总,那咱们就开始!你先填写这张表。”
  张彪看了看,不解的问道,“哥们!我还用填吗?我情况你应该都了解!”
  我笑着说,“张总,这只是一个基本情况表,也是我们疏导工作的原则,填吧!”
  张彪快速填完,我也没看,往旁边一放,又抽出一张人格测量表,我想不如让这小子测量一下,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格。
  我很久没用过这套量表了,现在既然张彪来找岔了,那就给他用用,我也正好再次了解一下这小子性格。
  张彪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量表,看到都是些选择题,而且都答“是”与“否”,他填完后递给我,“哈哈,你就这样做疏导啊,还挺好玩的,还有吗?我可以继续答题!”
  ***,这小子真是小瞧我了,我又拿出一张精神分裂症状测量表递给他,当这小子填完后,很轻松的问我,“是不是填完后,就能算出来了?”
  我没有理会他,只是仔细看着他做这两套量表,从人格上我看出这小子真不是好东西,自私狭隘。
  再看精神分裂量表,还属正常人,这也在我预想之内的,这小子又不是精神病。
  但我还得利用这个机会吓唬一下他,“张总,你近段时间情绪不好吧?”
  张彪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哈哈,你还别说,前段时间真就碰到闹心事了!”

  然后张彪告诉我,他因为和公司一个模特处朋友,被袁凯发现后,臭骂一顿,坚决让张彪远离那名女模特。
  我心想,袁凯不骂你才怪,那些模特能是你的菜,那可是袁凯的摇钱树!
  我没有给出张彪的建议,他和袁凯都是表兄弟关系,我才不管他们怎么闹呢!
  “你好像精神上问题很多,如果这样久拖下去,会很危险!”我盯着张彪说。
  这小子一下愣住了,他问我是什么精神问题,我就把精神分裂的几大症状都告诉他了。
  没想到张彪还真听入迷了,他不住点头,对我的分析很认可。
  我一直想让张彪说出他的心里话,但这小子很鬼道,还就没说。他只是问我怎么治疗。
  我摇了摇头,“张总,我不是大夫,治不了病,你只能医院复查一下!”
  本来我想说去精神病院看看去,但那样说这小子就会急眼。

  张彪听了我这一番“专业疏导”,已经没有了刚来时那种气势,好像心情有点低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