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4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简直就是在作死。
  我顿时就想明白了为什么杂毛小道和屈胖三为什么先后急匆匆的离开,小佛爷搞出这么一个大新闻来,还真的是太丧心病狂了。
  我们身处的这地方,还只是海岛上,离泰山有很长的一段距离,难以想象更靠近一些的地方,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乱象。
  我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水哗啦啦地要流下来,更是归心似箭。
  只不过,面前的这个阴卒该怎么处理?
  洛小北似乎知道我的意思,又与那家伙交流一番,然后对我说道:“它信任我,希望我能够把它送回黄泉道去,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带上它吧,因为它如果留在这里,到了白天,给太阳光一照,就会灰飞烟灭的……”
  我看着那面无表情的牛头阴卒,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如果我们放任不管,这家伙留在这里,肯定会闹出不少的事情来。
  而这些,未必是好事。

  在得到了我的肯定之后,洛小北双手画圈,却摸出了一个福囊来,那牛头阴卒身子一扭,却是落入了里面去。
  弄完这些,我想了一下,然后前往附近的一个小卖部,拨通了徐淡定的号码。
  虽然是凌晨时分,不过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不过是助手的,经过数分钟的等待,徐淡定终于接了电话,在简单的寒暄之后,他告诉了我们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就在两日之前,泰山附近鬼门大开,超过十五个市县发现大批阴魂鬼影,最严重的肥城、宁阳、东平和莱城一带,一到夜里,荒郊野岭到处都是重重鬼影,完全就没有办法处理。
  不过还好,目前情况还算能够控制,只局限于泰山附近的这一大片区域里。
  听到他的述说,我苦笑着说道:“很不巧,我在烟台的长岛县这里,发现了一头阴卒……”
  啊?

  听到我的话语,电话那头的徐淡定惊了好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烟台长岛,这可在东海之上来,离他刚才所说的范围,已经远远超出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态的发展,远比他想象得要更加严重。
  徐淡定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情况怎么样了?是单纯的阴卒,还是幽冥阴卒呢?”
  听到他的话语,我就知道,他们对于黄泉道的许多事情,其实还有挺有研究的,并不是突然碰到,一头雾水的样子,于是便跟他仔细提及,听完我的话,徐淡定有点儿不淡定了,说那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那幽冥阴卒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东西,拥有的力量也远远超出一般人,就算是将其打得溃散了,天黑之后,又会重新凝聚起来的……
  听到徐淡定的担心,我笑了,说没事,我处理了。
  啊?

  徐淡定问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说我这边正好有一个能够与它沟通的妹子,双方交涉一番之后,达成了协议,我们这边承诺帮它返回黄泉道,而它则不再闹事,跟着我们一起离开。
  听到这话儿,电话那头的徐淡定十分激动,说你说的这个,是真的?
  我说我还能骗你不成?
  徐淡定说你现在在哪里?不,我的意思是,你能够尽快赶到泰安么?我们在那边有一个专门的紧急预案小组,萧掌教和屈胖三都在那里,你要是能够赶过去的话,那就太好了。

  我说我现在正准备赶过去呢。
  徐淡定说需要我派人过去接你么?那边最缺的,就是能够与这些阴魂沟通交流的人,特别是跟那些恐怖的阴卒……
  我说好,我现在在长岛,能有人来接最好。
  徐淡定问清楚了情况之后,让我别乱走,他去安排。
  过了一刻钟不到,电话打了过来,告诉我已经安排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就会有人过来。
  我和洛小北离开了小卖部,等了没多一会儿,头顶上传来了螺旋桨转动的声音。
  小卖部的老板和几个夜里的行人都跑了出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让洛小北藏起来,然后来到了空地前,挥了挥手。
  当探照灯照在我头上的时候,我眯起了眼睛来。
  并不是我太谨慎,而是之前吃过了太多的亏,我不得不变得小心翼翼一些。
  很快,飞机降落,跳下了一个熟人来,却是布鱼。
  他跟我寒暄几句,然后问我与幽冥阴卒沟通的人在哪儿呢?我瞧见他,放了心,然后朝着角落处的洛小北挥了挥手。
  当洛小北走出来的时候,布鱼有点儿发愣,下意识地看向了我,说怎么会是她?
  我说怎么的,你们有恩怨?
  布鱼苦笑,说恩怨倒没有,不过时至如今,她的名字还挂在通缉榜上呢,一会儿到了那边,让她别透露自己的身份,免得到时候有较真的事儿逼跳出来唧唧歪歪的,我这边也不好处理。
  我点头,说行。
  洛小北过来,上了飞机,我要给他介绍,洛小北却笑了,说布鱼道人嘛,崂山派高徒,黑手双城的心腹,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将刚才布鱼的话跟他转告,洛小北听到,笑了,露出一口白牙来,对着布鱼笑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我还是这样呢?”
  布鱼苦笑,说有的事情,真的不是我能够做得了主的。
  他有求于人,自然颇为紧张,不过洛小北却并不在乎,嘻嘻一笑,说当年是年少无知,后来仔细琢磨了一下,发现的确是有好多的事情欠了一些考虑,所以挂了那么一个名头也是正常的,从现在开始,你们叫我陆北便是了。
  陆北?
  听到这话儿,我下意识地往旁边坐开去,洛小北瞧见,忍不住笑骂道:“甭自作多情了,你以为我还真的缠上你了?实话告诉你吧,跟你没关系。”
  跟我没关系?
  那就是跟陆左有关系咯?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不过也懒得跟这个复杂的妹子说太多,闭上了眼睛养神。
  洛小北闲不住,开始跟布鱼聊天套话,因为洛小北能够与牛头阴卒沟通的事情,布鱼对他还是比较客气的,彼此也聊了一些东西,谈到了这两日鲁东等地的混乱,说这件事情其实很难处理。
  为什么呢?
  倒不是说这些专门的机构对那些鬼魂害怕,最主要的是不知道怎么处理。

  留在这世间的普通阴魂,很多都是怨念不消、心存凶戾的厉鬼,这种东西,无论是有关部门,还是民间的道士术士,都有一整套的处理手段,都用不着改变太多,但这些从黄泉道中误入其中回返而来的,许多都没有太多的执念,懵懵懂懂,也不害人,只是本能的趋利避害而已。
  它们没有任何恶行,这边就很难处理了,如果真正按照某些极端的想法,直接搅和了去,管你是飞灰湮灭,还是别的东西,简单倒是简单了,但这里面的因果却深了。
  这些阴魂之中,说不定还有我们许多的亲人和祖先呢,做这种事情,别说受不受天谴,就算是自己的良心,也未必受得住。
  更何况除了那些人畜无害的懵懂阴魂,还有许多的阴卒在。

  这些东西,都不是普通的修行者能够处理的。
  日期:2017-05-27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