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30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北堂枫不止教她武功,更是教了她许多的生存技能。连丛林冒险都带她体验过。
  他好像在随时准备离别,她想起来难过。
  “唔……”
  黎七羽嘴唇被蓦然堵住,男人狂热的气息让她震惊瞪大眼眸。
  她狠狠地咬痛他的唇,一拳打得他鼻梁骨差点震断!

  薄夜渊只感觉鼻子一酸,血气冲来,鼻下流出鲜血:“黎七羽……为什么回来,是因为我么?”
  他不肯相信她忘了他,更不相信她的人格消失。
  她是黎七羽,她的发丝、身体、气味,全都是她。
  他的鼻血滴在他的衣襟,他紧紧攥着她的肩头不肯松手,目光像钉子嵌入她。
  黎七羽竟然心脏会有些微的刺痛,很怪,这个陌生的男人她一直会有感觉,像这些年总是梦见他,总是会无端地想起他。
  “我想你……黎七羽,你离开后我每一天都没停止过想你!”
  他重重地说她的想念。
  每个字,刺进黎七羽的心口,她痛得眼睛发颤……
  很怪的感受不是吗?他想的又不是她,他眼底的深情为什么会让她如此受伤!
  “你说过,再让我见到你,你是我的……”薄夜渊痛苦地问,“我有很多话跟你说,我什么都听你的……回到我身边,我们重新开始?”

  他捏起她的下巴,再想去吻她。
  黎七羽的脚脱离控制,狠狠抬起来踹向他的腹部——
  一阵剧烈的痛传来,薄夜渊按住腹部,身体痛到极致,弯腰朝地倒去。
  其实,黎七羽本可以踹他的要害的,可竟会于心不忍,她怎么会对他有不忍心的感觉呢?看着他痛苦倒在地,她眼神晃了一下,似乎看到过去的他在她面前倒下去……

  黎七羽觉得很怪,解离症的资料她都看透了,正常来说她不会拥有个人格的记忆,可她却抽丝剥茧地回忆起。
  小天赐呆若木鸡地靠在窗边,哈皮也呆掉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宝宝没看清楚?爸爸是被美人七七揍倒了吗?
  薄夜渊倒在地,已经晕厥过去。

  黎七羽俯视着他,蹩起眉揉了揉自己的长头发,这个男人跟她没有一点关系,她为什么要在意。
  她爱的人——一直是北堂枫啊!
  “美人七七……”小天赐见爸爸一动不能动了,慢慢地挪过来,“你把大坏蛋打晕了?”
  太腻害了!薄夜渊块头那么大,小天赐见过他打架,五个保镖在健身房都打不倒爸爸一个……
  虽然他很讨厌薄夜渊,可在这方面又充满了佩服和崇拜。
  可现在,他崇拜的对象换人了啦。
  早晨,光芒闪耀着玻璃之城,水流漫过玻璃地面,清澈地与玻璃下的大海仿佛连为一体。
  薄夜渊倒在床,浑身碾痛,搭在床边的手在输液。
  一把攥住床边的手,佣人一怔,怯怯地问:“少爷,你醒啦?”
  薄夜渊看到佣人的脸,坐起半个身子,腹部痛极了。
  “黎七羽……”他沙哑地喊着,目光发空盯着起居室里没有任何人影,拔掉针头下了地。
  昨晚雷克再给少爷打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他通过信号追踪发现少爷来了玻璃之城,他带了一批下人过来,没想到少爷醉醺醺地倒在盥洗间里。
  “小少爷和黎小姐?”雷克不敢置信,“她们怎么可能回来这里,少爷你昨晚喝了太多酒,该不会是在做梦?”
  薄夜渊挥手狠狠一扫:“是梦还是现实,我不你清楚?!”

  虽然他以前想念得黎七羽发疯,也曾错把梦当现实过……
  他梦见黎七羽去了花园,他搜罗全世界的花园找她;梦见她坐在喷泉池边,他把喷泉池画下来全世界寻找;梦见她在教堂微笑,他也逛遍所有教堂。
  两年半里,薄夜渊疯狂偏执地寻找她的一切下落。
  然而,每次都是失望,没有一点她的消息。
  “昨晚我带人来时,看到少爷你一个人。小少爷失踪了,到现在还没回家。”
  “给我查,有没有人来过我不信没有记录!”薄夜渊按着隐隐作痛的腹部,她揍过他的地方都还在隐隐作疼!
  很快,雷克查到机器人里的来访记录,的确有小少爷的指纹。

  而在房间里找到了狗毛和女人的长头发……
  “少爷,监控器被人动过手脚,总闸关掉了。”雷克匪夷所思地道,难道真有女人和孩子来过,还有一条狗!?
  薄夜渊拿着女人的长头发,眼神幽暗不明地深邃:“是她的头发……”
  雷克:“……”少爷,你确定?这头发丝写了黎小姐的名字?
  “算她变成头发丝,我也认得出她!”薄夜渊咬住牙关,死寂的心脏突兀地响。

  “也许小少爷是带过女人过来,但也不一定是黎小姐……”
  雷克只是不希望少爷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可被少爷可怕的目光一叮,他怂了……
  还好薄夜渊现在满脑子是黎七羽,没有追究小少爷为什么会知道玻璃之城!雷克感觉他很快会有一阵毒打!
  “少爷,刚刚庄园那边来电话说,小少爷找到了。”保镖长报备。

  雷克惊喜:“什么时候,在哪找到的?”
  “在庄园门口,他是被送回来的。”
  薄夜渊将头发丝小心翼翼地夹进书的扉页里,抿着殷红的薄唇——这小子死定了!
  薄家庄园,薄老太一宿没睡,抱着小天赐失而复得,又亲又吻的,老泪纵横。
  整个薄家松了口气,小天赐是薄家的掌宝,出了意外所有人都不好过……
  薄夜渊踏进大厅的时候,小家伙正晃着腿,坐在餐厅里吃早饭。

  一堆佣人前呼后拥,薄老太亲自哄着……
  小天赐抱着哈皮,鼓着包子脸,满脸的不情愿。
  薄夜渊阴森地走来,所有佣人紧张,薄老太以为他又要揍人,护着小天赐在怀里,不许任何人动一下。
  小天赐瞪大黑眸,知道他做错了事,所以这么烦老夫人,也没有一个离开呢。
  见薄夜渊走来,他的小爪子紧紧抱住了薄老太,寻找庇佑。
  “少爷……”雷克开始求情。
  “夜渊,你这是干什么,孩子这么小都要被你打坏了!”薄老太怨念地道,“我活着不会让你再碰他一根手指头!”

  薄夜渊冷冷地一笑,他真要动手这里谁能拦得住他?
  放在兜里的大掌抽出来,薄夜渊的手多了一枚军衔胸针,在小天赐面前晃了一下:“想要?”
  小天赐眼睛亮了,他有军人梦,觉得当军官什么的最帅了,穿制服最帅了。
  薄夜渊阴影覆下来,军衔胸针别在小家伙的衣领边,冷淡地起身走了。
  整个餐厅都是戒备状态,还以为肯定要发生家暴事件,没想到大薄帝这样轻轻松松地走了?
  小天赐眨了眨眼,没有拷问他耶,还送了他一枚礼物?
  “小少爷,这是少爷送你的生日礼物!”雷克欣喜,少爷成熟了,终于像个父亲的样子了。

  小天赐垂下长睫,抚摸着胸针,这是小宝宝第一次收到爸爸送的礼物。小家伙心情复杂,眼底深处闪现过单纯的欣喜和困惑?
  昨晚的事好像没有发生,谁也没有提,薄夜渊走到书房长腿一靠,打开电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