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0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候车室里泾渭分明,107团的新兵像孔雀一般骄傲,因为他们穿的是没有挂任何标示的07式沙漠迷彩服,而其他新兵,穿的是青瓜皮,丑到极点的纯绿色老式作训服,看着更像是入狱,而不是入伍。
  李牧知道,这是最后一批穿青瓜皮入役的新兵了,明年冬季征兵改成秋季征兵,所有入役新兵都会身着07式迷彩服,更好看。
  寒风潇潇,火车站周边有山,有些雾气,在白炽灯的灯光下,灰蒙蒙一片。从有蜘蛛网的窗户往外看,也是一片灰蒙蒙。
  家长们都聚拢在候车室门外,候车室门没有关,但是拉上隔离线,家长们不得进入,只能在门外相互挤着看自家孩子,心神不宁,不时的到小卖部买点水买点吃的,一个小时之内送过来两三趟,只怕孩子渴了饿了,再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站前的空地上停满了车,豪车就有二三十辆,另一侧,有大量的摩托车,全都是家长开过来的。也许只有这个时候,这些家长才第一次站在公平的位置上——你小孩当兵了,我小孩也当兵,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说不定,我小孩的部队比你小孩的部队更好。
  新兵们都还嘻皮笑脸,完全还没意识到,这一去,至少两年没法和爹妈见面。
  火车站办公室就在候车室里面的隔间里,可以说掌控着所有新兵命运的李牧和李啾啾,和其他几位带兵干部在里面抽烟吹牛。军衔最高的是武警中校,他要了三十多名新兵,全部都带到河北去。

  武警中校是个很爽朗的西北汉子,指着李牧说,“小李团长,跟你们比,我们武警就是后娘养的。你那二十个兵,我是看着直流口水。”
  李牧道,“你们内卫部队是要多舒服有多舒服,比机动师都是要舒服的,待遇也好。前些年,我们到某地驻训,住的机动师营房,单人床,专属柜桶,一个班一个房间,那环境是比宾馆都要好的。我们呢,牛大队,我们用的还是架子床,上下铺,一个排房住进去一个排。”
  牛大队哈哈大笑,“这个不能这样来比较。武警部队有地方政府支持,毕竟是双重管理。性质上也不一样,你们野战部队啊,随时是准备拉出去,山脚野外一钻,是哪里都能过的。武警部队是没有这个的。”
  说得是没错,陆军机动部队,就单兵来说,背包一打,上车就走,营房里的一切,都是可以扔下的。天为被地为床,枪在手,那是要走遍天下的。

  空军某后勤部队的上尉一直含笑不语。
  牛大队也没打算放过他,指着他说,“要说舒服,他们空军后勤的那才叫舒服。义务兵的津贴都比咱们的高。”
  空军上尉呵呵笑,不回话,因为这是事实。相对来说,海军的待遇最好,其次是空军,最差的是陆军,陆军之中最差的是野战部队基层连队的义务兵,那叫一个惨,去年月津贴才三百零二块,去年底提的,六百零二。
  伙食标准,也是陆军野战部队的最低。
  吃得最差,拿得最少,干得最累,可以说是往死里折腾的,但有一点,是海空军甚至武警都不上的,论玩命,军中同僚也都会承认,陆军大头兵最敢玩命。接受的训练不一样。
  牛大队同样也是清楚的,陆军大头兵接受的是一枪毙敌式的训练,武警部队像丨警丨察多一些,你不能上去就直接开枪怼了嫌疑人。说白了,武警部队一定程度上是执法不对。
  陆军野战部队执法?
  执个哪门子发,宪法?
  要动枪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不忘死里训我的兵,仗,是要打输的。
  说起来,陆军军官在海空军军官面前,多少是有一些天然的自卑感的,但是李牧没有。他堂堂二十六岁少校副团长,只有别人看着他产生自卑的份。
  接兵干部在聊天打屁,候车室里的新兵蛋子们闻着烟味强忍着烟瘾,有低声交谈来转移注意力。
  一些没心没肺的,小零食就吃了起来,嘿嘿地笑着。情感敏感点的,已经开始坐着不说话,第一件事就是把爹妈赶走,看不见就不会想,就不会鼻子发酸,就不会哭。
  哭,那么多人看着,多丢人。
  107团的二十名新兵背靠背坐了两排,背包就放在脚下。睡觉用的被子打成背包,直接放在脏兮兮的地面上,新兵们有好一阵子是想不通的。一些人还幻想着,可能到了部队还会给发新的吧,脏了就脏了。
  他们根本不知道,现在他们领到的所有一切属于陆军的财务,被子衣服背包绳迷彩胶鞋,都将陪伴着他们至少两年的时间。
  至于脏不脏,以后搞野战化的时候,他们再回想起今天,是会觉得现在的自己是多么的爱干净。
  “九儿,抽根烟去?”慕容明晓憋不住了,小心地看了一眼办公室那边,低声对顾九说。
  顾九也看过去,犹豫着说:“不好吧。”

  “你看那边。”慕容明晓下巴抬了抬,对面有几个新兵偷偷躲到角落猛抽香烟,“咱们抓紧点时间,到了部队可就不能抽了。”
  顾九还在犹豫。
  慕容明晓拿出烟来,给顾九打了个眼色,就起身走到办公室看不到的角落那里去。顾九没办法,只得跟着过去。
  分了烟,两人就大口抽起来。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内幕消息,跟我说说。”慕容明晓低声问。
  顾九说,“没有什么内幕消息啊。”
  “你还装,在武装部的时候,娃娃脸营长喊你去谈了好几分钟,你小子肯定知道什么。”慕容明晓瞪着顾九。

  “真没什么。”顾九说,犹豫了一下,说,“就是咱们二十个人,真正能到作战部队的,可能只有一半人。”
  “嗯?”慕容明晓顿时就毛都炸起来了。
  顾九说,“具体我真不知道,娃娃脸营长当时和团长聊天的时候,就说了那么一嘴。你别跟别人说。”
  “我傻啊跟别人说。”慕容明晓沉吟着,“知道也没办法,现在咱们是砧板上的肉,人家想怎么剁怎么剁。”
  “反正都是9527部队,去哪都一样。”顾九说。
  慕容明晓鄙视了顾九一眼,“拜托你多学学常识。作战部队和后勤部队能一样吗?我可不想去后勤混吃等死。我一亲戚在后勤干了七八年,你知道他回来之后什么样吗,他-妈-的-啤酒肚都出来了。”

  “这么夸张?”顾九瞪大眼睛,也是有些紧张了,不由的看向办公室的方向。
  慕容明晓说,“一点也不夸张。我跟你说,有机会,你要向团长表态,坚决要求去作战部队,顺便帮我也说一下。团长看重你,你要是表态,团长肯定答应。”
  顾九低着头,声音很低,说,“团长不是看重我,是同情我。”
  一下子,慕容明晓就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只能拍着顾九的肩膀,好半天,他说:“九儿,以后我的津贴都给你,寄回家,算我借你的,你努力干,留队有工资了再还我。”
  顾九抬起头看着慕容明晓,好一阵子,才缓缓点了点头。
  以他们的关系,慕容明晓要帮助顾九,那是早就会做的事情。但是顾九性子比较硬,分得很清楚,坚决不会接受钱财。这也许是顾九最后的底气了——我穷,但我有骨气!
  日期:2017-01-11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