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5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依然抱住了我,她的脸贴在我的胸口。我享受这短暂的安宁,李依然松开了我,说:“董宁,你替我杀了人,我又欠了你,怎么办?”
  “那有怎么样?”
  “我不想欠你。”
  我对李依然笑笑,说:“依然。其实有些话我早就想说了,李国明是李国明,你是你,虽然你是他的女儿,但是他做过的事跟你没关系,不用你替他偿还,你并不欠我什么。知道吗?”
  李依然笑笑,说:“知道了。”
  山上麻美带李依然走了,门关上,屋里面只剩下我和小王,手上的血有些干涸,却听到李依然的心声。

  这种感觉很奇妙,好像我们在用另一种语言交谈。但没有人知道。
  李依然在说:“董宁,我怀的是女孩,你,喜欢吗?”
  喜欢,当然喜欢。
  可是,大概李依然走远了,我们不在一条线上。
  巨大的喜悦包围了我,我有了女儿,可是我又杀了人,在同一天内,新生和死亡,好似轮回,我心复杂。
  先去了厕所洗了手,然后给齐语兰打了电话。
  已经很晚了,可齐语兰的手机依旧开着机,很抱歉打扰她,可除了她我没别的办法,其实曾茂才也是好选择,我相信这件事情告诉他,他一定帮我安排妥当的,可是,我心里更倾向于齐语兰一些,因为她代表的是国家。
  我有罪,我愿意承受,而不是让曾茂才,他会替我隐瞒。
  过了一会,电话通了。
  “董宁,这么晚了。一定有事发生了,对吧。”
  不用猜测,这是丨警丨察的直觉。

  我沉默着。
  齐语兰说:“董宁,你在听吗?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我来想办法,如果你遇到危险,不方便说话。就嗯一声。”
  我开了口,我说:“齐警官,我很好,我很安全,可是...”
  齐语兰说:“别着急,你慢慢说。”
  我说:“我杀了人。”
  齐语兰没有惊讶,语速与之前一致。杀人似乎在她眼中不是什么大事。

  “董宁,你现在就在杀人现场吗?在哪里告诉我,还有刚才杀人过程中有没有目击证人,你要把一切都详细的告诉我,不要有隐瞒,还有,不要随意走动。你找一个地方坐下,不搞乱现场。”
  大概七分钟,齐语兰到场,还有三个人同齐语兰一起来的,刚刚在电话中,我已经告诉了齐语兰整个过程。
  人到场之后,便有条不紊的开始处理。
  齐语兰说:“走,我送你回家。”
  我一愣,说:“我不需要在这里吗?”

  齐语兰摇摇头,说:“你不需要,他们是专业的,会处理好一切的。”
  下楼,上了齐语兰的车,齐语兰说:“你去哪里?”
  这就有点尴尬了。我不想回白子惠那里,我一身血腥。
  齐语兰笑笑,说:“董宁,你不需要太着急决定,这是你的第一次,心里多少受到了影响,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给你建议,回家洗个热水澡,或者喝酒,或者**,尽情放纵。”
  我问道:“会忘记吗?”

  齐语兰笑了笑,说:“并不会,当你清醒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还记得死者的那张脸,并且他妈的无比清晰。”
  坐在沙发上,白子惠给我端过来一杯热水,现在已经很晚了,可我一点睡意都没有,人是精神的,身体却很疲惫。
  水递了过来,拿在手里,很热乎,可我的手是冷的,心也是冷的,这水的热暖不了我。
  白子惠坐在一边,不出声。
  她一定看出来了。我遇到了事,没有喋喋不休,没有问个不停。
  我放下了水杯,对白子惠一笑,说:“你怎么还没睡?”
  心里清楚,我这个笑一定很难看。
  白子惠对我笑笑,说:“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睡,我知道你一定遇到了什么事,你不用着急跟我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在这里陪你。”
  我抓住白子惠的手,她的手挺暖,跟她的话一样,将我一点点从噩梦中拉回现实。
  “白子惠,我做了很坏的事。”
  我觉得说出来能好一些。
  白子惠说:“我不是一个善于安慰别人的人,我也无法感同身受,我只看到你纠结和难受,却无法体会你的痛苦,董宁,你需要说出来,而不是憋在心里。”

  说的真够坦诚的。
  那好吧,我说了。
  “我杀了人,就在刚才。”
  白子惠错愕了一下。杀人,是遥不可及的事,白子惠的生活只有工作,虽然谈判的时候恨不得跟对方生死战,可那只是心里想想的事。

  “情况具体是怎么回事,我认识很好的律师,我们可以用正当防卫进行辩护,我现在就给律师打电话,咨询一下。”
  第一时间,白子惠没有想别的,想的是怎么样为我脱罪。
  我笑了笑,说:“解决了,放心吧,有人帮我。”
  小王不是一般人,他是黑户,在法律上他已经死了,这事自然是不能声张的,就算小王所属的势力也会闭紧嘴巴,当没事发生,如果查,那也可以,乐子就大了,小王这些年隐瞒身份,做了什么事,都摆出来看看吧,绝对上不了台面。
  我很放心齐语兰处理这事,唯一需要警惕的是小王所属势力会不会报复我。
  “既然解决了,就不要多想,就跟我谈合同一样,成与不成。生活都要继续。”
  道理我都懂,可是事情真发生在自己身上又是一个样,我真的杀了人,真的让一个人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不多想。
  “不早了,睡吧。”

  我点了点头。找出来一瓶酒,洋酒,度数不低,我喝了半杯,酒香在嘴里面炸开,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睡个安稳觉。
  拉开被子,脱掉衣服,躺下,床很舒适,可总觉得硌得慌,不是身体。而是心里。
  床头灯被白子惠关掉,一下子的黑暗将我包围,眼前出现了小王的脸,在黑暗中笑着,眼神肆无忌惮。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只是人心里有鬼。
  闭上眼睛。小王还在。

  过了一会,白子惠问我,“睡着了吗?”
  我说:“没有。”
  白子惠说:“睡不着吧。”
  “嗯!”
  手被白子惠握住,她担心我,我感激她做的一切,但是人在这个时候只能靠自己调节。
  “对了,子惠,今天的事还没跟你说,陆氏集团和临海集团要买一块地,这事你知道吗?”
  白子惠想了想,说:“这事我知道,说是要建新的办公大楼和工厂。”
  “这块地有什么玄机?”

  白子惠坐了起来,说:“我不懂。”
  我也坐了起来,把争地这件事说了一遍,尤其是王承泽的态度,他可以为了这块地放弃白子惠,放弃跟陆家联手的机会。
  日期:2017-01-1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