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4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答应你了!”与这个心爱的男人结婚,这二十年来的每天夜里,杜平都在做着相同的梦。只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她已经背着他出卖了自己。杜平难以想象,如果让贺静远知道自己与向德志还有一腿,他会不会很受伤?
  贺静远知道杜平与向德志老婆周喜凤的同学关系,因此才让她多多接近向家打探消息。但贺静远并不知道,在这之前,杜平就已经和向德志有了苟且之事。而向德志当听说贺静远是杜平小时候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哥哥时,也就叮嘱她多和贺静远联系一下,目的也是打探消息。
  这两个辽东省手握大权的男人并不知道,他们的隐俬全部掌握在这个女人的手里,杜平一方面拥有着他们两个人的爱护,另一方面又在寻找着他们的秘密,以博得这个两男人的信任。在潜意里,杜平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双面间谍。
  第725章
  杜平自然不是喜欢向德志,她爱的是贺静远。只是为了报负周喜凤的自以为是和骄傲。她不想看到老同学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势和自己交往,更不想听到周喜凤在自己的面前暗示他的老公,辽东的常务副省长是多么的厉害,借以讽刺杜平的单身。杜平表面上不当回事,可心里却早有计划。好吧,你说你的老公好,那么我就抢下你的老公,我要让你的老公成为我裙下的君子,我看你还有什么牛的!

  向德志对爱情很单一,也不是那种愛色的男子,不过他对杜平一直都有好感却是真的。但这种好感他多年以来都隐藏得很深。也许是杜平身上的那种大家风范以及对他的关怀和理解深深地吸引了他。杜平天是利用到了这点,聪明地用了个小手段就让向德志爬上了她的床。这个女人的确很厉害!
  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混下去了,可是当贺静远调来辽东以后,杜平心中的期待又升起来了。她好像找到了在辽东混下去的目标,那就是借助贺静远的手打败向德志,打败周喜凤,他要让周喜凤明白自己并不比她差。她所强的也只是拥有一个好男人而已,如果没有向德志,你周喜凤什么也不是!
  女人的嫉妒与报复力量是令人吃惊的,从小就要强的杜平正好证明了这一点。也许说出来有些匪夷所思,可她确实这么做了。只是为了报复周喜凤才抢了她的老公,这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另外,她对贺静远的爱也是从少女的懵懂时代就开始的,这个比自己大了十几岁的大哥哥,当年共同生活在大院里,由于双方的父母都因工作太忙。贺静远就像父亲一样照顾着她。随着她年纪的增涨,情窦初开后就发现自己深深地爱上了贺静远。
  可是当贺静远谈婚论嫁的时候,她还是个小丫头片子,她亲眼看着贺静远拉着别的女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而她也只能一个人哭泣。后来她在报考志愿时为了离开北江省,便来到了辽东。
  可她却无法抹去对贺静远的爱,以至让她至今未婚。然而也许是老天爷也想可怜她,就在她心灰意冷,宁愿与老同学共同享用一个老公以报复她的时候。贺静远突然又出现在辽东省,并且已经丧偶。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杜平真的觉得天亮了,她主动出现在贺静远面前,并且表达了自己对她长达二十多年的爱意。听到这些以后的贺静远热泪盈眶,两人当晚紧紧拥抱在一起从那以后,在贺静远看来,杜平成为了他放在向家的眼线;而向德志也是这么看的,他丝毫没怀疑杜平跟着她只是因为要报复周喜凤。只是这两个男人都不知道的是,杜平分别与他们潜意识中看成对手的人发生了关系。

  也正是因为这点,杜平才担心贺静远知道了这一切,他还会要自己吗?所以在向德志没倒下去以前,她才不会和她结婚。这也让她希望向德志快点倒下,接下来也就发生了她对调查组的种种暗示,并且用她的方式提供了一系列线索。只是她没有想到,张清扬已经看出了她的不同寻常。
  “调查组的进展怎么样了?”两人在温情了好一会儿以后,贺静远才问起了正事。
  “按照我们计划中的路子在前进。远哥,你这个侄儿还真是不简单,比我想象中要聪明能干!”回忆着张清扬沉稳的表现,杜平赞不决口。
  “是啊,我当初第一次在京城的刘老那见到他时,他还只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而已,没想到这才八年的时间,他成长得这么快,发展态势都快赶上我了!”提起张清扬的级别,贺静远也真有些失落。
  想想当初见张清扬时,他就已经是副部级干部,本以为那时候调到京城可以得到升迁。但“新京帮”的势力过于强大,虽然有刘远山做阵,这几年贺静远仍然没有向前踏进一步。这不等刘远山成为中组部长以后,又拿出一条有关他的新的发展方案。那就是先把他平调到辽东省,辽东的一、二把手全都快到年纪了,那样他在辽东让正好可以打开局面。可人家张清扬这几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要不是年纪尚小,估计都可以成为副部级的高官了。他贺静远心中又怎么能舒服?这才想利用调查组的机会,在辽东有所作为,争取抢到位子。

  “辽东,真的要有大事?”杜平攀着贺静远的肩问道。
  “是啊,我是知道这小子能力的,只是来了这么久他迟迟没有动手,这让我很想不通……”贺静远不解地说着。
  “是啊,这几天我跟在他的身边,发现每走一步他都很谨慎,而且就连我都无法摸清他的真实想法,这个孩子太厉害了!”
  “呵呵,很有刘老的遗风啊,只怕和部长相比都不会太差。”贺静远微笑着点头,然后问道:“你明天是不是还要回去?”

  “嗯,老向说了,让我紧盯着他们,这是我的任务!”杜平娇媚地厥了下红唇,眼神中飘出说不清的媚意。
  “老向还说什么了?”贺静远嘴上在问着。男人往往是这样,再怎么高级别的干部,他也是很感性的。
  “讨厌!”杜平推了一下他的手,但并没有坚持,而是说:“看得出来老向很担心,他好像有意让周喜刚出来顶罪了……”
  “想得不错,只是啊……这么大的事情已经查起来,省里的领导不受牵连有些难!”
  “嗯……”杜平打了个哈欠,缩在他的怀里说:“睡吧,明天一早我还要赶回新河。”

  “嘿嘿,不能就这么轻绕你吧?”贺静远一脸的坏笑,“我们快有一个月没做了,这不又行了。”
  杜平小手摸下去,害羞地说:“你属什么的啊!”心里却在想,贺静远的年纪比向德志还要大两岁,可为什么身体保养得这么好?看来一定是周喜凤那个小狐狸把向德志吸干了来不及她多想,贺静远已经压了上来,轻声道:“怎么也要做三次……”
  一听这话,杜平差点晕厥过去,不过心中却被爱意添满。小手也轻轻搂着他的腰闭上眼睛配合着,口中吟有声。
  早上九点钟的时候,杜平不顾一夜的劳累,准时出现在房门口,当张清扬推开门瞧见她满脸春风以及略带疲惫的眼神后,立刻了然在胸了。张清扬不说阅人无数吧,身边的红颜也不算少,她太了解杜平那脸上的春意与光彩是如何造成的了。
  而杜平也从张清扬的目光中解读出来他什么都明白似的,双颊不由得羞红,娇声道:“张司,我们出发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