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4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伟和贺楚涵面面相怯,不明白张清扬一下子怎么就想通了。不过贺楚涵仍然很高兴,振奋地说道:“那就这么定了!”
  “嗯,定了……”张清扬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老哥,你有什么主意?”苏伟看出来张清扬的心中肯定还有其它想法。
  “做好本职工作吧,小伙子!”张清扬老气横秋地拍了拍苏伟的肩,就像上级对下属,或者老爷子对儿子似的。

  “操,又是这幅死德行!”苏伟不满地骂了一句,每次张清扬把他当成孩子看待,他都十分的郁闷。
  “我回房间了……”贺楚涵审视了张清扬一会儿,当发现从他的脸上什么也看不出来时,也就放弃了要了解他的打算,反正该争取到的权利已经得到了,她别无所求。明天就可以单飞了,终于不用在他身边看着那个姓杜的女人卖弄風骚了!一想到杜平,贺楚涵没理由地恨得牙根发痒。
  杜平回到奉天市已经晚上九点钟了,她让司机把自己送到自家楼下,等司机走后过了五分钟,又打车离开了家门口。十分钟以后,她便出现在了银龙宾馆。
  辽东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向德志正在老房间里等着她。
  杜平没有敲门,而是直接用门卡开门,随后快速地闪身进去。向德志正穿着睡衣看电视,当见到杜平进来后,立刻迎上去。而杜平也显露出她小女人的一面来,柔軟的身躯靠在他的怀中,撒娇地说:“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赶过来累死了!”
  “小平,辛苦了……”向德志和蔼地笑笑,就像父亲一样搂着她。

  两人相拥坐在沙发上,杜平很优雅地贴在他的腿上,问道:“让我回来得这么急,有事?”
  “就是想问问你,调查组开始动作了吗?”
  “今天到奉天汽车的厂房走了一圈。”杜平趴在他的腿上蠕动着,手指轻轻撫摸着他的胸口。
  “哦,他们什么表现?”
  “表现……你能想象得出来啊,奉天汽车那个破败的样子,你说他们能什么表现?”杜平仰起脸娇媚地说道。
  向德志点点头,“说得是啊,其实……也不能怪调查组来查,只是我就怕他们把事情弄大……你也知道辽东这几年的工业改革存在着一些不足。”
  “我看,喜刚这次……躲不过去了……”杜平站起身,随后雙腿一迈直接盘坐在他的腿上,就如观音坐莲一般。
  “我知道喜刚躲不过去了,就是担心其它人……会不会躲得过去……”向德志叹息一声。

  “其它人,你是说小凤也牵扯进去了?”杜平有些惊讶地问道。
  “那到是没有,我相信小凤。可是……当初这个项目,省里可是点明表扬了啊,我现在就是摸不透调查组想把动静搞得多大……”
  “这我也不清楚,这位姓张的小朋友……比我想象中精明得多……”杜平实话实说道。
  “哦?”向德志低下头,注意到当杜平提到张清扬时,眼睛闪过一丝光茫,说:“怎么了,喜欢这位小弟弟了?”

  “去你的,别没正经了!”杜平推了他一下,然后又伏在他的胸口说:“你不着急回去吗?那我们……”说到最后,声音软了,身体更软,小手向下探向了他那软棉棉的所在,私毫没有雄起的征召。杜平的表情有些热烈而迷離,似乎情动。
  “唉……”向德志失落地叹息一声,摇摇头说:“恐怕今天是没福享啦,昨天……刚交了公粮……”
  “哦,那就改天吧……”杜平的眼神略过一丝不快,起身道:“那我先走了。”
  “小平,对不起。”向德志拉起她的手,“有句话我想了好久,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总跟着我这么一个老头子,还是早点……”
  “不许说!再说我就生气了!”杜平俏眼圆睁,扭身就离开了。
  向德志摇摇头,很觉得对不起这个女人。其实他又怎么知道杜平接近他并委身于他的直实目的?这个女人把他们夫妻二人全骗了。杜平走出房间以后偷偷地笑,每次和向德志勾搭一会儿,她都觉得索取了周喜凤的幸福似的。
  杜平并没有闲着,离开银龙宾馆以后,就拨通了辽东省委副书记贺静远的电话。
  “远哥,方便吗?我们见一面?”
  “小平,你回来了?你……过来吧,我等你!”贺静远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声音颇为激动。

  “嗯,我一会儿就到老地方了,当面向你汇报一下调查组的动向。”杜平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与向德志偷偷约会的方式一样,她和贺静远也有一处秘密的根据地。
  坐在出租车里,杜平有些困倦地闭上眼睛,刚才在向德志那里身体的欲望没有得到发泄,心里总感觉有些别扭。虽然他不喜欢向德志,但她必竟四十岁了,那种感觉来了如果无法渲泄也很难受。在生理的需求方面,虽然她没有结过婚,但一直都没苦了自己。如果一个女人没有性,那会老得更快,杜平清楚地明白这一点。
  虽然在向德志那里得不到满足,但是马上就要在贺静远那里得到满足了。贺静远的老婆去世好几年了,在身体方面保养得很好,很能让她满足。一想到这事,她的身体不由得潮湿了杜平刚进门,就被一双大手急切地搂入了怀中,接着便是那带着浓厚烟草味道的吻。这个男人的吻是那么的直接和火熱,直烧得杜平全身颤抖,脸上的春意更显。
  等贺静远吻够了,才松开嘴静静地审视着杜平这张粉红俏脸的媚脸,她那眼神中飘乎的无限意味令他心驰神往。贺静远长长地叹息一声,拉着杜平坐在沙发上。而杜平更像是一位小女人似的靠在他的胸口,头更像是小狗一般一下一下地拱着。

  “天色不早了,我们去休息吧……”贺静远双手一用力就把她抱在了怀里,男性的征服气息完全散发出来。
  杜平明白他的用意,小手轻轻推了一下,声音娇媚地说:“我先去洗澡。”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喜欢这最原使的汗味……”贺静远说。
  “讨厌,赶回来得这么急,一身汗,太脏了……”杜平推开贺静远,急忙逃进了浴室。其实到不是赶回来得急,而是那方面的需求很急。

  刚洗过澡后,纯净而自然的女人芬芳扑鼻而来。今晚的杜平十分火熱,直接扑在了沙发上早已等不急的贺静远身上,一个长长的湿吻差点让贺静远喘不气来。
  良久之后,杜平蜷缩起来。她如温顺的小猫一般,娇懒地倚靠在贺静远的臂弯里。眼眸儿半睁半闭,面色潮紅,似是在体味那强烈而愉悦的快感余韵。
  贺静远吻了吻她湿热的耳轮,说:“小平,我们都老大不小了,是不是找个时间把婚事办了?”
  一听到婚事,杜平的身体就是一惊。不是她不想,这二十多年来她每一天都在爱着这个男人。只是如果现在和他结婚,那么自己的全盘计划不就落空了?那时候周喜凤、向德志又会如何的看待自己?或者在向德志的心里,自己岂不成了荡婦?
  “远哥,不是我不想,等辽东的事平息下去吧,现在我们没有时间想其它的,你说对吗?”杜平的小手顽皮地在贺静远的胸口画着圈,
  贺静远叹息一声,点头道:“你的意思就是答应我了,对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