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227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兰见她不似生气的样子,终于松了一口气,“明月呢?她还好吧,我这里还有点事,晚点再去看她。”
  “她没事,您不用担心她。”
  温兰不禁笑了,“亲家母,你不用这么见外,太客气了。”
  客套了几句,温兰见蔡舒雅魂不守舍,明显心不在焉,情绪不对。体谅她或许很少出席这种场合,可能有点辛苦,也没拉着她多说话,找了个借口就走开了。
  蔡舒雅不放心上官映雪,连忙继续去找她。然而墨潇然已经命人,强行带着上官映雪离开了。

  蔡舒雅失魂落魄的回到酒店房间,白明月已经平静了很多。
  杨若兮见她回来,两手空空,神情也不大对劲,不由得奇怪,“伯母,您这是怎么了?”
  “妈?”白明月也担忧的望着她。
  “我没事。”蔡舒雅勉强笑着道。
  杨若兮起身,倒了杯水递给她。蔡舒雅连连向她道谢,白明月感动的看着她,感激她对妈妈的关照。
  杨若兮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蔡舒雅又想起上官映雪的话,震惊之余,出于母亲的本能,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瞬间让她心里的情感天平偏向了上官映雪。
  她看着白明月,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她:“明月,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嫁给子寒?”

  白明月有些疑惑,不解的看着她。
  蔡舒雅犹豫了一下,不敢看她的眼睛,低着头,违心的说道:“妈仔细想了想,也许你跟他并、并不合适……”
  “伯母,您在说什么?”杨若兮惊诧万分,音量提高了几度。
  不能怪她这么失态,实在是蔡舒雅前后态度,实在相差太多。
  他们、并不合适?白明月睁大眼睛,眼泪再次落下来,难过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想要放弃是一回事,然而她和墨子寒的关系,就被这么否决了,还是让她感到难受至极。

  蔡舒雅到底愧对她,低头不敢再说什么。
  虚掩的房门被推开,墨子寒走了进来。
  “明月,我能和你妈单独说几句话吗?”
  白明月有些意外,不相信的看着他,“你想和我妈说什么?”
  墨子寒没能正面回答,“有些事说清楚,对你们都好。”他没再等白明月回应,而是直接问蔡舒雅,面色承恳:“可以吗?”
  “好、好。”蔡舒雅难以拒绝,只好点头。
  白明月还想再说,杨若兮已经劝她,“明月,你要相信墨少。”
  白明月怔住,是啊,她在担心什么呢?她和墨子寒在一起这么久,难道还能怀疑他,是那种会对她母亲做出什么过份事情的人吗?
  “杨若兮,麻烦你先带她出去。”墨子寒见她被说动,直接向杨若兮请求。

  杨若兮点点头,扶着白明月起身。白明月不放心,回头去看蔡舒雅。
  蔡舒雅见状,急忙道:“去吧,你婆婆一个人在前面忙,你去帮帮忙也好。”
  婆婆这两个字,让白明月有些不自在,最终还是点点头,和杨若兮走出房间。
  她应该相信墨子寒,不管他会对蔡舒雅说什么,他总不会伤害她的妈妈。
  墨子寒后退一步,随手反锁了门。

  “明月的身世,我早就知道。”就在蔡舒雅忐忑不安之际,墨子寒直接说出的一句话,瞬间让她犹如五雷轰顶。
  她脸色剧变,几乎没有晕厥过去。
  墨子寒没给她说话的机会,继续开口:“你把她换走,就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过上好日子。害她跟着你受了那么多苦,现在,还想破坏她的幸福,蔡女士,你到底是不是人?”
  蔡舒雅浑身僵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不会让明月离开我,之所以没把真相告诉她,是怕她一时接受不了。所以,你最好别妄想让她离开我。”

  他刚才本打算看在白明月的份上,改变对她的态度,毕竟她们母女一场。然而,就在他刚才在门口听到,她竟然有劝白明月离开他的意思,彻底让他为白明月感到寒心。
  蔡舒雅泪流满面,终于慌了神,差点没给他跪下,连连求他,“子寒……不墨少,墨少爷,我求你,求你千万别把这件事情告诉明月好不好?千万别让她知道。”
  墨子寒无动于衷,冷漠的看着她。
  蔡舒雅继续哭求:“墨少爷,我求你,我不会再和明月说这样的话,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会走,不会打扰明月的生活,我……”

  墨子寒不想再听,直接转身。蔡舒雅以为他要去告诉白明月,顿时绝望。
  “我暂时不会告诉她。”墨子寒想到白明月对宣柔心成见太深,更不确定,当真相说出去之后,宣柔心会不会接受她。因此,只能打算先隐瞒下去。
  蔡舒雅喜极而泣,感激万分,“谢谢,谢谢你……”
  “别让明月看到你这样。”墨子寒冷冷的提醒她,“我不想她再误会。还有,你自己找个借口,搬回自己之前住的地方,我会给你一笔钱。”
  他没有和她商量的意思,说完之后,直接离开。
  蔡舒雅很快离开了别墅,搬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她不敢面对白明月,更害怕她知道真相。只有离开,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白明月并不知道这些,她只知道,妈妈跟着她住在别墅并不开心,如今让她搬回原来住的小区,也不是坏事。那里虽然不是豪宅,但条件并不差。
  订婚宴之后,墨子寒看得出来,白明月明显对他冷淡起来。
  “明月,你有没有想过,蔡舒雅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在白明月又一次在他面前,对他视而不见直接走开时,墨子寒终于忍不住,一把抓住她,直接问她。

  “你胡说什么?”白明月只觉得好笑,用力挣扎,想要挣开他。
  墨子寒不放,强行将她按在沙发上坐下,一脸凝重:“我们好好谈谈。”
  “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白明月挣不开,无力的坐下。好笑的看着他,“墨子寒,你怎么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就算她不是我亲生妈妈,她也养育了我这么多年,所以,我决不允许任何伤害她。”
  “如果,她不是你亲生母亲,而且因为她,你才过了那么多年苦日子呢?”墨子寒觉得自己的忍耐,快到极限。然而又不想伤害她,只好选择这样试探。
  白明月见他说得郑重,不禁怀疑起来。小时候,她听邻居议论过几次,说她长得根本不像蔡舒雅,也不像白国强。
  然而那时候,因为白国强好赌,经常欠一身赌债还上,她们在同一个地方住不了太久,不得不经常搬家。

  于是渐渐的,她听到也少了。
  然而,想起这么多年蔡舒雅对她的关爱,又想到那天订婚宴上,她因为自己遭受的多少冷漠,白明月不忍心深究这些。
  “子寒,就算我不是她亲生的,她对我很好。日子过得再苦,也竭尽所能的对我好。所以,我很爱她。”
  墨子寒终于无话可说,白明月神情如此坚决。他还怎么说得出,宣柔心才是她亲生母亲的真相?
  白明月推开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她站起身,正要走开,忽然脚步顿住。脸上表情似哭似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