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226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月,你要是真为妈妈好的话,就不要和子寒闹茅盾。”蔡舒雅眼里含着泪光,白明月的自责,只会让她更加羞愧。她又不能说出真相,只好用这种方式,让她幸福。
  “妈,我不可能再嫁他了……”白明月咬牙,突然伸手去摘无名指上的戒指。
  杨若兮大惊,急忙拦住她。
  蔡舒雅更是着急不已,情急之下,她不禁大声训斥,“你敢!明月,已经订下的婚事,怎么能说反悔就反悔。你要真这么做的话,就是想逼死我。”
  这话说的十分重,连杨若兮都惊呆了,看着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白明月更是觉得诛心,蔡舒雅连逼死她这种话都说得出口,她还能说什么。
  “你听到没有?你要是想逼死我的话,不妨就试试。”蔡舒雅狠了狠心,几乎是逼迫她。
  她欠明月的已经太多太多了,更不能让她因为自己的原因,失去属于她的幸福。
  白明月呆呆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杨若兮替她重将戒指戴好,不禁叹气,“明月,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想清楚之后再做决定吧。”
  蔡舒雅感激的看着杨若兮,庆幸白明月能有这样的朋友陪着她。
  她不忍心再看到白明月这副样子,“小杨,你陪着明月,劝劝她。我、我出去给你们拿点吃的过来。”
  “好的,伯母。”杨若兮点点头。
  白明月见蔡舒雅出去,再也撑不住,软软的靠着杨若兮,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杨若兮知道,她需要静一静。什么也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说,抱着她,陪着她一起沉默。
  等她愿意说话了,她自然会说。既然是闺蜜,不会连这点理解都没有。
  蔡舒雅走出房间,她擦了擦眼泪,让自己平静下来。正要去前面拿点吃的,然而突然想到上官映雪,她一直盼着再见一面的亲生骨肉,她心里不由得热切起来。
  “子寒哥,想起当初,别人谈起我们联姻的事情,谁不觉得我们很般配?”上官映雪有些激动的望着墨子寒,“你对白明月的妈妈并不客气,说明你根本不爱她对不对?”

  墨子寒皱眉,他因为白明月而心情不好,正找个地方想要静一静,没想到上官映雪会跟着过来。
  “与你无关。”墨子寒面色冷淡,不欲和她多谈,正要走开,上官映雪怎么肯放过这个机会,一把拉住了他。
  “子寒哥,别对我这么残忍。”上官映雪含泪看他,心酸不已,“想想我们当初感情有多好,让我重新回到你身边,我一定比白明月更适合你……”
  “住口。”墨子寒听不下去,毫不客气的挥开她的手,直接背过身走开:“别再胡说八道。”
  “子寒哥!”上官映雪哪里肯放弃,想到墨潇然残了腿,还把她关在房间肆意打骂,各种虐待。而墨子寒却和白明月订婚,她就难以忍受,几乎崩溃。

  她从墨子寒身后,紧紧抱住他的腰不放。
  “子寒哥,你知道的,我早就想和墨潇然离婚。他还虐待我,只要我拿出证据,证明他虐待我,法院一定会很快判我和他离婚的……”
  上官映雪抱得很紧,几乎就像濒临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死死的抓着他不放。墨子寒费了好大劲,才用力掰开她的手,毫不客气的将她推开。
  “够了!”墨子寒终于动怒,“上官映雪,别考验我耐性。”
  他眼里嫌恶与厌弃不言而喻。
  上官映雪呆住,眼泪无可抑制的落下来,拼命的摇头,犹不放弃,“子寒哥,我可以改嫁……”
  “呵。”墨子寒冷笑一声,“那是你的自由,但我娶的妻子,绝不可能是你。”

  他没再给她留半分情面,冷冷拒绝之后,决然离去。
  上官映雪泪水汹涌而出,身体瑟瑟发抖,始终不愿相信,墨子寒竟能对自己如此绝情。或许,她是更不愿意相信,自己再没有机会重新获得幸福。
  “子寒哥,别走,你听我说……”上官映雪还想去追。
  一声冷笑从身后传来,上官映雪如遭电击,僵硬转身。
  墨潇然坐着轮椅,就在她身后不远处。见她看过来,讥诮一笑,看她就像看垃圾,毫不稀罕。

  他早就看出来,墨子寒已经不在乎这个女人了。偏偏这个这个女人还不死心,依然自作多情。
  戏看完了,完全不出他的意料,只不过墨子寒比他想象中的更绝情。
  墨潇然转动轮椅,径自离开。
  上官映雪浑身发冷,羞愤至极。难怪墨潇然见她有意避开而无动于衷。他是故意的,他早就料到她会来找墨子寒,故意想要看她的笑话。
  就在上官映雪万分悲愤之时,蔡舒雅终于找到了她。见她流泪,不禁心疼万分。

  “孩子,你、你没事吧?”蔡舒雅急忙伸手,想去扶她。
  上官映雪见是她,难掩心中的嫌恶,毫不客气的打开她的手。
  “你不要碰我。”上官映雪后退一步,抹了一把眼泪,冷漠的说道。
  蔡舒雅想起她和宣柔心母女情深的情形,又看她这样对自己,又是羡慕又是难过,讪讪的收回手,无比怜爱的看着她。
  “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啊。”蔡舒雅十分心疼,柔声问她。
  上官映雪冷笑一声,毫不领情,“关你什么事。”

  蔡舒雅僵住,呆呆的望着她,一脸受伤。
  上官映雪见她这样,不禁皱眉。白明月的妈妈和她根本不熟,怎么会对她这么关心?
  然而,她转念一想,不由得盯着蔡舒雅,恨恨的说道:“你要真好心,就别让白明月抢走我爱的男人。你知道吗?我本来就打算离婚嫁给墨子寒,她却抢走了他。本来嫁给墨子寒的应该是我才对。”
  蔡舒雅惊住,“可、可你已经结婚了……”
  “你没听到吗?我要离婚,我要离婚。”

  上官映雪歇斯底里的叫道,一想到这个,她就揪心不已,眼泪急急而下,“我一定要离婚,你知不知道我过的什么日子,那个男人虐待我,我一定要离婚……”
  蔡舒雅听到虐待二字,想到白国强对她的虐待,不由得变了脸色,如遭雷击。
  自己经历过被虐待的不幸婚姻,如今连女儿也过上了这种生活,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怎么会,你明明过得很好,上官家不是……”蔡舒雅难以相信,急忙问她。
  “很好。”上官映雪怒急反笑,“我只有嫁给墨子寒才会过得很好,而你女儿却抢走了他。”

  她说完,一时激愤之下,用力推开蔡舒雅。蔡舒雅被她推得摔倒在地,好不容易爬起来的时候,上官映雪已经头也不回的跑了。
  蔡舒雅正要去追,温兰走了过来,她正送完了几位熟识的亲眷。此刻才有时间分身过来。
  “咦,亲家母,你这是要去哪里?”温兰诧异的问她。
  “我、我出来走走。”蔡舒雅脚步生生顿住。
  温兰不由分说的拉住她,万分歉意的说道:“亲家母,我不知道你们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听说你受了不少委屈,我代子寒向你道歉。”
  “没有的事。”蔡舒雅羞愧不已,“您说哪里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