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90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25 12:57:00
  第172章:大闹城南
  楚震东看了王朗一眼,直接来了一句:“如果都是像他这样的畜牲,我情愿变成一个恶魔!”
  一句话说完,伸手将横窝疯狗嘴里的袜子掏了出来,将范年的那只纽扣塞进了横窝疯狗的嘴里,直接给闭合上,转身就走,其他兄弟几个虽然都被楚震东的狠毒弄的有点不知道所措,但还是立即跟了上去,说实话,横窝疯狗的尸体,看着都渗的慌,又深更半夜的,饶是几人胆子都足够大,也不愿意留下来多看两眼。

  王朗心里有点不痛快,他一向不把人命当回事,可他是出手就奔要人命去的,砍死拉到,从来不会这样折磨人,他认为楚震东这事做的太过了,所以一路都有点生气,闷闷不乐的。
  许端午看出来了,故意落后了几步,说道:“别乱想了,你什么时候见过东子这样过,刚才那动静,简直就跟疯了一样,一定是有什么原因让他恨成这样的,你想一下刚才在烟酒店门口,横窝疯狗说过的话,上次他也不知道怎么对待琴姐的呢?”
  王朗一想,也是,一向都是自己杀性最大,今天楚震东如此反常,实在有违情理,他之所以不说原因,肯定是有什么事情难以启齿,再想到楚震东从楼上下来时,脸色变的那么难看,更是认定了这种想法,心中也就释然了。
  怎么说呢?兄弟几个都太信任楚震东了,他一向做事稳重,猛的一下变这样,就怀疑是事出有因。

  实际上,楚震东只是失控了而已,他们兄弟六个,有四个是从来不考虑任何事情的,就是摸刀砍,只有许端午能和他商议一下,他在老山算得上是铩羽而归,回到泽城又左右思量,在几个老狐狸之中周旋,精神压力已经大到无法宣泄,每一根神经,都绷的紧紧的,正好琴姐这事,一下让他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
  当时的楚震东,也还是大小伙子,在这么大的精神压力下,还能顶得住已经算不错的了,失控也是正常的,人不可能不犯错,说白了,人的一生,就是在不断的犯错改进中前进,只是当时的楚震东,还没意识到自己这个错,犯的有多大。
  这事后来兄弟几个一直都没提,都当楚震东是有原因的,直到许多年后,楚震东有一次喝大了,提起这事来,才承认自己犯错了,兄弟几个才明白过来,楚震东原来也会犯错!
  楚震东当时不但没意识到自己犯错了,还有着另外的一个想法,既然杀了,为什么不多杀几个呢?反正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一样!
  此时的楚震东,是真正的杀性大起!
  所以他带着兄弟几个奔着城南就去了,为什么去城南呢?一是从这居民区回去,距离城南近,二来,他想起了水鬼老萧那事来,想去看看,万一要是堵到了呢?
  就这一个念头,救了兄弟几个一命!
  其余兄弟见他往城南去了,几个也没问,跟着他就到了城南,上次是金牙旭偷听到的,王朗和王建军也不知道那房子的具体位置在哪,兄弟几个也不能闯进去到处问吧!所以到了城南,反而没头绪了。

  楚震东对城南烟花巷的事,一向不感兴趣,又是头一回来,根本就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只顾带头走着,在巷子里这边伸头看看,那边伸头看看,而其他兄弟几个对这里也都不懂,见楚震东带头走,只当他知道,就跟在他身后。
  这一来就闹笑话了,哥五个到处探头乱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从巷头走到巷尾,又从巷尾回到巷头,来来绕了两三趟,也没进房去,这烟花巷可是有人看场子的,当下就有混子过来问了:“怎么的?哥几个,这么多盏灯,一个都没看上?”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楚震东只好尴尬的一笑道:“我们是来找人的。”
  也是活该出事,楚震东这话刚说出口,黑皮老六由于腰带上多插了一把沙喷子,腰带就松了一扣,砍刀也插在腰带上,就有点插不住了,当啷一声,砍刀掉了下来。那个混子一看就不愿意了,他不是不认识楚震东等人,可他觉得这是他城南的地盘,大老黑等人都在屋里玩牌呢,有所依仗,顿时就喊道:“喂!你们几个意思?到我们城南点火来了,有没有问过我们黑爷?”
  王朗本来心情就不美丽,被他这么指手划脚的一说,直接就蹿上去一脚,骂道:“操!你算个JB,跟你朗爷说话,声音小点!”

  那家伙被一脚踹翻在地,一骨碌翻爬起来,一边跑一边就喊了起来:“黑爷!黑爷!有人砸场子!”
  大老黑跟十几个混子正在一间民房里赌钱呢,一听外面有人砸场子,他们在这就是守着这条街的,这还了得,全都将刀棍一提,呼啦啦就蹿了出来。
  大老黑一蹿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王朗,王朗已经将刀抽出来了,追着那混子砍呢!顿时手一指王朗喊道:“CNM,王朗,你他妈发什么失心疯,跑城南撒什么野?”
  王朗直接来了一句:“去你妈的,不服来砍你朗爷!”
  大老黑本来心里对楚震东等人,是有点害怕的,毕竟楚震东等接连干了好几个大混子,在大街上兄弟六个打四十个混子的事也传的沸沸扬扬,想着讲两句场面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算了,可王朗这话一出口,等于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今晚大老黑要是不砍他,等着第二天被人骂孬种吧!
  当下大老黑就手一挥,骂道:“操!兄弟们,给我砍了他个逼养的!”

  他这一喊,楚震东几个也就直接蹿上去了,当初兄弟六个干人家四十个都没犯怂,现在兄弟五个对十多个还有啥好怕的,直接上去就干。
  这一打起来,可就热闹了,这些混子哪是兄弟五个的对手,遇上许端午的还好受点,其他几人个个都是狼,就跟一群狼蹿羊群里似的,两三个照面,那十来个混子就被放到了一半,其余的掉头就跑,包括大老黑在内,也不敢留下了。
  小兄弟几个跟上就追,王朗一边追一边骂:“CNM的大老黑,有种给老子站住,跑你妈逼啊!”
  其他兄弟几个也边追边骂,他们几个虽然本性不坏,可毕竟天天在道上混的,看也看会了不少,污言秽语不断,将大老黑等几人从城南的烟花巷,一直追到了城南的小夜市。

  这个小夜市是才时兴起来的,主要是路两边的饭馆,由于烟花巷的生意越来越好,很多嫖客出来后,都想吃点喝点,一开始只有一两家小饭馆,可生意贼好,中国人嘛,就这样,大家一看能赚钱,就一窝蜂的上了,小夜市就应运而起了。
  当时这种类型的小夜市,只有城南有,而且经营的都是城南的当地百姓,用的也是自己家的房子,也是自己家的人,加上赖皮老李也有生意头脑,并不收这个费那个费的,确实物廉价美,算是整个泽城的一大特色,时间一久,其他城区的人晚上想吃点喝点了,也都往这跑,整的一天赛过一天,规模才不小,光饭馆只怕就得有三十来家,还有卖烟酒的、推着车卖卤水花生的等等,十分热闹。
  几人一追砍到小夜市,大老黑就不跑了,不但不跑了,还一下站住了,大喊一声道:“城南的兄弟都出来,这几个逼崽子来砸我们城南的场子了。”
  他这一喊,从小夜市上呼啦啦站起来几十个,这毕竟是城南啊!城南在楚震东兄弟几个去老山的这段时间里,城南又发展了不少人,大龙的死,癞皮老李也挖了十几个来,所以说现在城南的势力,一点都不比朱思雨的城西差,由于朱思雨当上老大之后,神神秘秘的,露面很少,又是个女人,癞皮老李这段时间,甚至还有盖朱思雨一头的意思。
  小夜市这么热闹,自然就成了城南混子的集中地,一到晚上都喜欢到这鬼混,还有的饭馆本身就是一些混子家里开的,这一听说有人来城南砸场子了,那能不出来嘛!几十号人直接就蹿到了大老黑的身边,有提砍刀棍棒的,也有就拎个板凳的,还有拎着菜刀拿着锅铲子的,一起向小兄弟几个冲了过去。
  楚震东一看,操!这么多人,又没什么深仇大恨的,犯不上拼命啊!直接喊了一声:“跑!”兄弟几个掉头就跑,这一次又轮到大老黑带着一帮人跟后面边追边骂,只是这次人更多,噪杂声更大,直接将半个城南的人都吵吵了起来。
  小兄弟几个一路狂奔,竟然又跑回到烟花巷来了,大老黑带着人紧追不放,就有不少人都被吵吵醒了,小兄弟几个正跑着,前面的一处房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双方一照面,顿时就全都一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