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89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25 12:56:00
  第171章:报应终有时
  也是该着横窝疯狗活到头了,那几个混子跟着横窝疯狗走了一会,就吐的吐,呕的呕,都没个人样了,各自和横窝疯狗打了个招呼,就各回各家了。
  这下可趁了小兄弟几个的心,但横窝疯狗身上有沙喷子啊!也没敢乱动,一直悄悄的跟着他,这厮大概是因为没找到琴姐,竟然一奔直往朱思雨家中去了。
  楚震东立即拦住了兄弟几个,没有跟的太近,朱思雨现在可是城西老大,她的家附近,可不是随便靠近的,谁知道有没有暗钉子,何况,快刀老五和快刀老六也都是朱思雨的入幕之宾,这两个家伙,可是相当棘手的,如果被发现了,那必定打草惊蛇,不但这次杀不了横窝疯狗,下次再想杀他,只怕就更难了。
  另外,楚震东也盘算着,朱思雨也是个女人啊!谁他妈能受得了横窝疯狗这种变态,之前对横窝疯狗假以颜色,那是因为她还没得势,现在她在城西的地位已经稳固了,只怕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任由横窝疯狗胡来了,很有可能,会将他赶出来。
  当下楚震东就带着小兄弟几个潜伏在距离朱思雨家几十步的墙角阴暗处,悄悄监视着,朱思雨家是个深巷子,又没有后门,如果横窝疯狗要是出来,必定会落入兄弟几个眼中。
  怎么说呢?只能说楚震东的头脑,越来越厉害了!他所猜想的,和实际情况的出入,相差很小!
  横窝疯狗到了朱思雨家门前,抬手砰砰砸门,里面立即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来:“谁啊!”
  横窝疯狗直着嗓子喊道:“我!”
  随即门一开,快刀老五精赤着身子,问道:“喝这么多,怎么了?”

  横窝疯狗随手将快刀老五推开,走进了里屋,一眼看去,好家伙,一张大床上,还有三个人呢!全都光溜溜的,谁呢?快刀老六、朱思雨和大老鳖,快刀老六躺着,朱思雨骑在快刀老六身上,还在动着呢,根本就没有停止的意思,大老鳖这帽子绿的,都泛油光了,却一点也不在意,在旁边摸弄着朱思雨的身体,就这还有一个快刀老五去开门了。
  横窝疯狗要是正常人,估计也就上去了,可他不行啊!直接拉过椅子,往旁边一坐,就在那看。
  朱思雨现在成了老大,每天都过着十分纵欲的生活,一见到横窝疯狗来了,顿时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一丝不悦来,楚震东完全猜中了朱思雨的心理,之前为了夺权上位,朱思雨还迁就点横窝疯狗,现在却不一样了,当下就停止了动作,但仍旧没下来,就骑在快刀老六的身上,皱着眉头问道:“你来干什么?”
  横窝疯狗却因为喝了不少酒,而且因为本身定位就不清楚,大剌剌的说道:“我就看看,你们继续!等你们完事了我再来。”
  朱思雨面色一沉,尖声叫道:“出去!”
  横窝疯狗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快刀老五已经一把将他提了起来,直接拖到了门口,将横窝疯狗一推,就推了出去,砰的一声,又将门关上了。

  这下横窝疯狗不痛快了,可他也不敢惹快刀老五啊!何况朱思雨现在是他老大,虽然行为放荡,可权势还是有的,当下嘴里嘟囔道:“操!利用完老子了,就将老子一脚踢开,女人都他妈靠不住!”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又转身出了巷子。
  一出巷子口,就被小兄弟几个盯上了,横窝疯狗又乱骂了一通,估计也实在没啥去处了,就转身向自己在城西的落脚点走去。
  小兄弟几个就一直跟着,伺机下手,可一直也没找到好机会,愣是跟着横窝疯狗到了城西的居民区。
  这落脚点,实际上就是以前骡子等人的集合点,藏在民居区的中间,里面的巷子四通八达,逃跑起来十分方便,而且这家伙身上还有沙喷子,所以楚震东立即对王建军说道:“你绕到他前面去,走对面回来,别让他看到脸,到面前了,一举击垮他,别给他时间掏枪。”
  王朗急忙说道:“我去吧!我一刀直接就可以把他挂了。”
  楚震东一摇头,双目泛起一阵阵的阴狠,冷声道:“我从来没有这么憎恨过一个人,所以,绝不能让他死的这么痛快,你去的话,他就没命了,得让他活着,一刀一刀剐了他!”

  这句话一出口,就连一向杀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王朗,都忽然从心底冒起了一丝凉气。
  王建军一点头,身形迅速的潜入了巷子中,小兄弟几个则依旧躲在巷子口,横窝疯狗喝高了,又这一顿颠簸,在路边又呕了起来,等直起腰来的时候,王建军已经从对面走了出来。
  横窝疯狗根本就没在意,自从朱思雨上位之后,他的地位虽然远远比不上快刀老五和快刀老六,可那也是扶摇直上,在城西还真没人敢惹他的,所以继续歪歪倒倒的往前走着。
  两人迅速的走了个对面,王建军一声不吭,陡然一拳,啪的一声就打在了横窝疯狗的脸上,横窝疯狗原本就不是王建军的对手,又喝醉了酒,在王建军那铁锤一般的拳头下,哪里还有什么抵抗力,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后面的兄弟几个急忙蹿了出来,楚震东和许端午直接将横窝疯狗架起来就走,黑皮老六则顺手就摸走了横窝疯狗身上的沙喷子,看了看,药都没装,分明就是装在身上吓唬人的,不过一般人不懂的,如果横窝疯狗一掏枪,还真能吓腿软。
  从别的地方走,不大可能,毕竟这是城西,万一被街面上的混子们发现了,那就麻烦了,楚震东一狠心,直接就带着横窝疯狗出了城西,直奔郊区去了,虽然郊区是马蛮子的地盘,可马蛮子大部分都缩在了那废弃的爆竹厂里不露头,人烟也稀少,相对还是安全的。

  小兄弟几个将横窝疯狗一直带到了郊区一荒林子里面,楚震东解下横窝疯狗的鞋带,将横窝疯狗绑在树上,脱了他的袜子,塞住了他的嘴,才将砍刀收了起来,取出匕首,直接刺在横窝疯狗的大腿上。
  强烈的疼痛,使横窝疯狗醒了过来,一睁眼见自己被绑起来了,借着月光一看,面前站着楚震东等人,而楚震东手中的匕首,正钉在他的大腿上,顿时吓的就醒酒了,嘴巴呜呜直叫。
  楚震东也不说话,手一抬将匕首从他大腿上拔了出来,一反手就钉在了他的腮帮子上,直接刺了进去,在里面一搅一切,再一抽匕首,鲜血顺着腮帮子旁边的血洞往外冒,横窝疯狗除了呜呜乱叫,眼神中剩下的就只有恐惧了。
  他也是老江湖,一看见楚震东的眼神,就知道今夜自己算是完了,可他和楚震东之间,实在谈不上什么仇恨,实际上是他被楚震东捅过,所以他琢磨着,应该只是来抢城西地盘的,还想着能不能让自己说两句话,哪怕将自己废了再给放了,也比死了的好。
  可楚震东已经彻底红了眼,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紧接着又一刀捅在了他的胳膊上,用刀在肌肉里来回的挖动,只将横窝疯狗疼的浑身都在颤动。
  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好,报应终有时!横窝疯狗一辈子作恶多端,变态残忍,如今自己也尝试到了被别人使用近乎变态般的手段对待,也算是报应不爽,只是楚震东这般狠毒,却将他身边的几个兄弟吓的不轻。
  怎么说呢?在道上,杀人不过头点地,最大的仇也就是要个命,这般折磨人,说实话是有点歹毒了,但谁都没有阻拦,他们太熟悉楚震东了,楚震东平时沉稳干练,可一旦炸毛了,谁都拦不住。

  楚震东一刀一刀的往横窝疯狗身上捅,尽挑那捅不死人的地方,每捅一匕首,就在里面挖上几下,几下一挖,横窝疯狗就昏死了过去,然后他再给弄醒了继续捅刀子,就这样一直捅了半个多小时,横窝疯狗两条大腿上、一双手臂上,两边肋骨上,肚子上,包括脸上已经没一处好肉了。
  许端午在旁边看的直反胃,实在忍不住了,上前一伸手拦住楚震东道:“东子,够了!”
  楚震东这才眼一翻道:“疯狗,你他妈不要怨我,这是你自找的,到了阎王爷那里,直接报你东爷的名字,你东爷不怕将来下地狱。”
  说着话,又接连两刀扎在了横窝疯狗的两只眼珠子上,声音冰冷的彻骨,说道:“你他妈这双狗眼,别瞪着老子看,记住老子也没用,老子永远都比你凶!”
  横窝疯狗连叫都叫不出来,浑身上下都在抽搐,王朗直接蹿了上去,一刀砍在了他的脖子上,刀一抽,都没什么血了,随即抽搐了几下,就一命归西了,再也无法在人间作恶了。
  王朗则拉住楚震东道:“行了!你他妈疯了吗?这是人干的事吗?”

  (补24号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