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03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杨家此时对自家的诅咒已经麻木,再也没有想过如何去解决,只是听天由命,反正只要有那个昴日星君的法相真身传承下去,总要有一个人是要活着的,至于祖上当年从杨奉贤开始的风云际会,一开始还有人说,后来慢慢的说的人都少了,就连杨家人也都只是知道杨家祖上是出过大人物的,官拜虎威将军!
  杨更臣十九岁那一年忽然得了一场怪病,高烧不止,命都要没了,母亲赵氏急的死去活来,但是父亲杨大磐却丝毫都不慌张,只是在家里默默的抽着旱烟袋。甚至连母亲催促父亲杨大磐去找先生杨大磐也是磨磨唧唧。最后气的母亲赵氏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挨千刀的,家里就这么一颗独苗苗哟,命都快没了你却一点都不上慌的?”
  “急个卵蛋,死不了。”杨大磐不耐烦的骂道。
  母亲赵氏见骂杨大磐没有用,自己跑出去找先生来看,先生下了药扎了针,但是就是不见好,眼见着杨更臣只有进的气儿没有出的气儿了,父亲杨大磐还是自顾自的在牛棚里摆置他的那几头骡马,气的赵氏都想一把砒霜把他的那些骡马牛犊全部弄死,指着杨大磐的鼻子骂道:“孩子没了,你就让骡子以后给你养老送终吧!”
  用母亲赵氏的话来说,父亲杨大磐平日里虽然懒散,但是那几日的态度颇为反常,平日里对杨更臣那也是相当的疼爱的,那几天好像生病要死的不是他的儿子一样。
  几天后,杨大磐摆了酒,让赵氏陪他喝几杯,赵氏对杨大磐是相当的恼怒,骂道:“儿子都没了,你还有心喝酒?你说要不是你的软蛋早早的就不行了,还能多生两个孩子,谁家没有几个娃娃的?现在更臣要是出了事儿,你说咱们俩还能咋办?”

  平日里赵氏要是骂杨大磐软蛋,杨大磐能气的离家几个月,赵氏生下杨更臣一年后,杨大磐忽然就不行了,胯下的那玩意儿不管怎么摆置就是抬不起头,那时候赵氏年轻,也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为此没少想办法,不管是偏方还是晚上吹拉弹唱都不能让那活儿有一点反应。赵氏那些年的日子过的那叫一个煎熬,但是那个年代的女的就算是如此也就认了,硬是苦苦的熬过了那热烈的年头,年轻的时候一开始不可避免的在晚上按耐不住却无计可施的时候说杨大磐两句,每次一说杨大磐总是离家几个月才归,后来逐渐的赵氏也认了命,可是这时候杨更臣忽然病成这样还无药可救,她心里能不苦?

  这一次杨大磐一点都不恼,赵氏不陪他喝,他自顾自的喝了起来,不一会儿,竟然自己把自己给灌醉了,灌醉了之后的杨大磐满脸通红的拉住赵氏的手道:“老婆子啊,这些年,委屈你了。”
  一辈子倔强的杨大磐忽然说了这句话,赵氏心里一疼,竟然也坐着抹起眼泪来了。
  “杨家的女人都苦。”杨大磐说了一句。
  “说啥苦不苦的,一辈子就这么过来了。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受,赶紧找先生把更臣给治好就行。”赵氏说道。
  “更臣的病,就我能治好。”杨大磐道。
  “牛棚里的牛犊子可是你吹母牛生出来的?”赵氏白了他一眼道。
  只见杨大磐从脖子里扯下一个金鸡的吊坠道:“去拿着,给孩子带上,明早一定好。要是好不了,你大耳瓜子抽我。”
  “能成吗?”赵氏疑惑的问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杨大磐笑着说道。
  ——杨更臣戴上那个金鸡吊坠之后,果然,第二天烧就退了,只是身子要虚弱的多,吃了几日流食之后就在无大碍。
  儿子痊愈之后,赵氏心情大好,甚至再一次燃起了当年年轻时候对杨大磐的崇拜,可是自从儿子痊愈之后,杨大磐是性情大变,平日里喜欢去田地里转悠的他闭户不出,不再和赵氏同床而眠,而是住在了偏房之中,还买了些上等的柏木,请了几个工匠在家里打起了棺材。
  对于杨大磐这些举动,赵氏没少骂他,但是骂也没用,杨大磐像是着了邪一样。
  直到这一年的大年三十,已经两个月没有跟赵氏一起同床的杨大磐悄悄的摸上了床,抱住赵氏说道:“孩儿他娘,我该走了,家里的地契啥的都放在床底下的箱子里,坟地我也看好了,就跟咱爹埋一块儿。”
  赵氏虽然平日里嘴巴厉害,但是心是极软,杨大磐今晚能回屋叫自己一声孩儿他娘,她的气其实就消了一大半了,眼见着杨大磐又说出这么不吉利的话,她气的背过身子道:“要死死外面去。”
  “你啊,别生气,我要走了,娃虽然也不小了,但是总归是娃,我有几件事总是要跟你交代一下的,我知道这半年你感觉我着邪了,其实不是,咱们老杨家是有诅咒的,当年我也是高烧不退,吃药不管事儿,我爹把那金鸡给了我,我好了,爹就走了。我听爹说,爹的命,也是爷爷这么给的。我知道你胆子小,所以这事儿这么多年来,我都没告诉你。”杨大磐道。
  赵氏被吓了一跳,不过她还是掐住了杨大磐骂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没胡说,外面说了,咱们杨家不仅只能生独苗,而且代代是寡妇,我年纪轻轻的就不行了,你一直想是我在外面玩女人得了脏病了,其实哪能呢?咱们杨家从祖上杨奉贤开始。就有了这个诅咒。”杨大磐缓缓的对赵氏说了她从未听过的话。
  杨家的男子,生子之后就要失阳,不能行房中之事。
  杨家孩子之中,只能靠金鸡活下一人。
  孩子高烧不退,其实就是在提醒自己的爹,该拿命来换命了。
  这就是杨家代代都出寡妇的原因。
  “让更臣晚几年要孩子,这样还能多活几年。”杨大磐说道。
  听闻了这些的赵氏吓的痛哭流涕抱住杨大磐道:“你说的真的假的,要是真的,这可咋办啊!”
  杨大磐笑道:“急啥呢,快了。八代,我这都是第五代了。”
  第二日,杨大磐就死了,死在了大年初一,一直在家里放到初七才下葬,用的就是他那口自己找人打的棺材。
  这时候,赵氏才知道这半年以来杨大磐为何这么反常,他这是知道自己要死了,一天天的给自己算着呢。
  那她当时逼着杨大磐救杨更臣,岂不是自己逼死了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