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9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者手指长命锁:“孩子,你看看,有什么特殊吗?”
  楚天齐捧起长命锁,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儿,他摇摇头,把长命锁捧到老者近前。这把长命锁他已经仔细看了多次,就是一条链子上缀着个如意形状的小物件,如意上面是四个字“长命宝贵”,还有一点小图案。
  老者用手一指如意的左下角:“你看这是什么?”

  “人,两个人。”楚天齐如实回答。
  “这个呢?”老者手指移到了如意右下角。
  “这个,这个好像是一条鱼吧。”楚天齐回答的有些含糊。
  老者点点头:“不错,这就是两个人和一条鱼,把他们放到一起的话,会组成什么呢?”

  “会组成什么?会组成……年年有余?”楚天齐试探的说。
  老者摇摇手,提示着:“组成一个字,鱼用的是谐音。”
  “两个人,双立人,鱼用的是谐音。”楚天齐嘀咕了一下,说:“徐,双人徐。”
  老者一笑:“就是“徐”字。”
  “您老人家又是谁呢?”楚天齐忽然问道。
  老者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听说过徐大壮吗?”
  “听说过,知道。您是徐老?”尽管已有预感,楚天齐还是心中一惊。
  “不错,徐大壮就是我。”老者说话时,自动施放出了无尽的威严。
  楚天齐“哦”了一声:“怪不得呢。”
  “怎么啦?”徐大壮追问。
  楚天齐道:“我在河西省玉赤县工作的时候,因为工作关系,一次偶然机会见到了您给老幺峰抗战根据地的题词,还有幸与那副题词合了影。再后来,我见到了介绍您英雄事迹与生平的报纸,就收藏了一份。等我把照片和报纸带回家后,我爸几次偷偷拿出来看,有一次我还发现他晚上在对着照片、报纸抹眼泪。当时我就觉着奇怪,怀疑他和您有关系,也以为可能是他有过类似经历,可没想到,我爸竟然是您的警卫员。还有一次,我爸头部受伤昏迷,昏迷了好几个月,一直没有醒来,可是在我读那份关于您的报纸时,他竟然醒了。您说奇怪不奇怪?”

  “你爸……哦,雄飞那可不是一般人。不但功夫了得,而且有勇有谋,更难得的是他的那份忠诚之心,要是没有他的话,恐怕现在也就没有你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信守承诺,没有暴露你的身份,也没有讲说他的过去,一直甘守清贫和落寞,雄飞才是真正的英雄。”徐大壮颇为感慨,“为了我们家,他受了太多的罪,是我们徐家的恩人,我们一定得报答他。”
  “我爸。”说到这里,楚天齐停顿一下,又接着说,“他肯定不图报答,否则最起码应该申请恢复他的从军经历,以获得一些民政上的补助,也不至于只靠种地、采药的微薄收入,养活全家老小。”
  徐大壮伸出了大拇指:“英雄,真是英雄,雄飞好样的。我老徐愧对他了,以前的时候,我好多年一直背着罪名,也没法关照他。后来好不容易恢复了名誉,又成天迎来送往折腾了好多天,刚想着要找他,我又昏迷了。不曾想,他不但照顾了卫国,还救了我大孙子,把大孙子培养成了人才。”说到这里,徐大壮唏嘘不已。过了一会儿,才又道,“听你说,他有一只脚缺了脚趾,是怎么回事?”

  楚天齐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从我记事起,他的右脚就是那样,我还正想向您请教呢。”
  “哦”,徐大壮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才又说,“你还有一个姐姐和弟弟?”
  楚天齐点头:“是。”
  “他后来成了家,再有小孩很正常,可怎么会在你上面还有个孩子呢,那时他还没结婚呀。”徐大壮很是疑惑。
  楚天齐再次摇头:“不清楚,可能……我姐的血型和他也不太符。”
  徐大壮点点头:“那就是说,大女儿也很可能不是他亲生的。对了,他跟你说过以前的朋友或是熟人没有?”
  “没有。我爸只讲村里那些事,到柳林堡之前的任何事也没讲。”说到这里,楚天齐又道,“对了,我爸在那次受伤昏迷的时候,除了喊‘首长’外,还喊了两个名字,一个是‘老高’,一个是‘王娟’。您知道这二人吗?”
  “不知道。”徐大壮摇摇头,忽又问,“你家有电话吗?”

  “有。”答过之后,楚天齐又补充道,“估计现在我爸妈都休息了,我妈睡眠不好,怕惊动。”楚天齐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想法,但他还没想好如何处理这种关系,也没想好如何跟爸妈提起,所以才找了这么一个理由。
  徐大壮略有些泄气:“那就等方便的时候,对,尽快把他接到这来,我当面问他。”然后话题一转,“孩子,你真是个好孩子,仁义、孝顺,这都是雄飞两口子教导的功劳。你看看,那么急的来看爷爷,还给爷爷带了安平的特产。安平县、玉赤县老幺峰,那都是爷爷战斗过的地方。”
  楚天齐下意识的看了眼地上的两个纸盒,心中很是惭愧,那根本不是自己专门卖的,而是安平县送给自己的土特产,是卫华叔说成自己特意孝敬老爷子的。
  “哎,孙子都这么大了,要是卫国活着的话,也到知天命的岁数了。”徐大壮眼中闪着泪花,“也不知卫国是怎么走的,看来只有问雄飞了。”
  看着对方情绪低落,楚天齐不知如何接茬,便说道:“时间不早了,您老休息吧。”
  “休息?我都睡了这么多年,早睡足了。今天看见我大孙子,更不想睡了。”说到这里,徐大壮忽道,“你累了吧?要是累了,就去休息。”
  “我不累,就是……”楚天齐在脑中搜寻着理由。
  徐大壮慈爱的说:“什么呀,有什么不能讲的?在爷爷面前,什么都可以说。”
  “我,我尿急。”楚天齐终于编出了理由。
  “哈哈哈。”徐大壮大笑起来,“不就是撒尿吗?赶紧去厕所。”说着,用右手一指。
  楚天齐看了眼厕所方向:“我,我不习惯,在屋里尿不出来。”
  “这孩子,还尿不出来。那好,那就再找个地方。”说到这里,徐大壮按了下沙发扶手上的按钮。
  很快,一个精干的小伙人走了进来,躬身道:“首长,请吩咐。”

  徐大壮一指楚天齐:“你带我大……带他去外面厕所。”
  “是。”答了一声,小伙子示意楚天齐,“请跟我来。”
  “那我先去了。”楚天齐和徐大壮打了声招呼,跟着小伙子走去。
  楚天齐现在确实也想撒尿。在从安平县出发之前上过一次厕所后,一直到现在,已经六个多小时了,再没有去过。但他所谓的“在屋里尿不出来”,纯属是瞎说了。所以要出去,主要就是想找个地方,把有些事好好的捋一捋,他现在脑子有些乱,主要是心里乱的很。

  日期:2018-01-03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