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46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服务员告诉她是1118后,哪个女人一看是自己走错了门,连声说对不起便关门走了。
  牛大茂问随着秦书凯来的张达明,说,老张,这个女人是不是很神经啊,不过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有点面熟。
  张达明说,我老了,对女人什么没有兴趣,我没仔细看,但侧面和身影有点像普安大会堂的经理,最近准备提拔为大运河文化馆的老总。
  这时,从外面进来的赵晨阳说,就是她,我刚才出去打电话碰到她还跟她打了个招呼,这个女人很是不简单啊。
  张达明就说,如果是她,前段时间不是公示了准备提拔她吗,后来怎么没下文了?
  牛大茂说,你是组织部的副部长,难道不知道,还要问我们?

  张达明说,我是兼着组织部的副部长,但是不参与分工,再说这些人和我也没有关系,所以哪有时间过问啊。
  牛大茂说,张部长,我听说有人署名投诉她,说她明目张胆包二爷,结果这事就搁浅了,但我相信她日后还会提拔的,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张达明说,她包二爷是个人的私生活,我认为与个人的成长进步无关,如果涉及到工作和经济方面的事情,那才是最重要的。如今这年头,有点成就的男女那个人不包?被人告发,只能说她自己的命不好,可能是伺候哪位领导不到位吧,不过,说不定这个也是暂时的。
  牛大茂对张达明说,张部长,你这个观点我不赞同,她能包,就要舍得花钱,这钱哪里来?难道她会拿自己的薪水给二爷付费吗?她与二爷去旅游去度假难道不是用变相的方式公费报销吗?许多大型工程不是都让类似这样的二爷“中标”独揽了吗?
  张达明说,那倒也是,许多女老总特别是国营企业的女老总包二爷是个不争的事实,她们这种行为与洗钱和承包工程有很大的联系。我认识一些女老总,她们在情感方面都很寂寞,不找男人怎么行啊!特别是长期在外做生意的,没有个伴会影响工作的积极性,虽然有的没有明确包与不包,但实际上就是这样的关系。我了解一位女老总,她在全国几个大城市都有男朋友。还有位女老总,跟老公的感情不好,公司的全部工程几乎是通过她的二爷转包出去的,她自己用来美容的孢子粉她都敢拿去找财务报销,这年头,女老总包个二爷很正常啊,牛大茂不要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牛大茂说,自己做生意发财的女强人如果包二爷,可能没有引起那么大的民愤,不涉及官员的**,估计也没人去查她们,如果是国营企业的女老板,那就引人注目了,最后的结果是有人关照就能逃出法律的制裁,上头没人罩着就要坐班房。我就不知道这些女人为什么爱好这一味,家里有男人还出去包,几千年的中国传统美德都让这些人蹂躏得体无完肤了。
  张达明说,在那光芒四射的位置上,女强人都有攀比心理,能包就证明自己有实力,能包也是一种权力的象征,能包就是一种能力和水平,能包就说明自己在床上有很强的战斗力。现在有的女强人在一起,不是谈论企业的管理,公司的运作,不是谈论如何解决员工提出的权益问题,如何正确抵御金融危机,而更多的是议论美容、养生,更可笑的是居然还有人议论谁的二爷酷、有型、听话,谁换得快。我认识一位50多岁的女董事长,包了个比她年轻20多岁的小伙子,前段时间又换了一位健身教练,换二爷就像换衣服一样随便,在这些女老总的面前,包二爷简直跟演电影一样!

  赵晨阳笑着说,我在开发区的时候和老板们接触很多,她们说,带个男人出去做生意,是这些女老总的“必需品”,如果我是国营企业的老总我也包,反正不包白不包,包了也是白包。再说,行政事业单位改革后,有许多原来的事业单位并入这些国资委管辖的投资公司,这些老总知道政府为了整合资源,企业迟早都要拍卖,何不利用手中的权力捞一把?现在,做国营企业的老总,亏本的是没水平,赚钱的是低水平,半死不活才是高水平啊!所以说,包男人玩男人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是一种时尚。

  张达明说,这话说得有水平,切中要害,其实这些老总包不包与我有何相干?反正包二奶亦好,包二爷亦好,我认为这是一种非正常现象,大家也只能是茶余饭后谈论一下消遣消遣,仅此而已,难道我们说说就能阻止这些人的丑恶行经吗?
  秦书凯一直没有说话,而是想到了自己和金市长的关系,自己和这个金市长是不是包与被包的关系呢,可是自己并没有从金市长那儿获得什么工程,他们两人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交易,每次都是身体的需要,这样一想,秦书凯的心里就有点释然。
  后来,周德东来了,酒席开始。
  因为是给李峰接风,也是意味着很多工程的开始,所以李峰成为大家关注的重点,一直喝到很晚才结束,结束后,秦书凯和李峰到了包间,其他几个人就自己去开心去了。
  李峰向秦书凯汇报了红河现在的情况,以前他们接手的工程,新的开发区一把手徐大忠还是让他们继续做下去,估计洪老板一个公司还要做几年,但是新的工程徐大忠也找了自己人在做。
  秦书凯就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公司,这样也很正常,不过徐大忠能够继续把工程给你们做下去,不为难你们,说明这个人虽然脾气有点暴躁,还是懂官场规矩的。
  李峰说,红河现在的政局很是不安定,那个董县长和一把手书记张东健之间很是不和谐,两人似乎都有后台,所以有恃无恐,加上董县长是红河本地人,所以现在张东健也是很无奈,常委会议上经常有议题无法通过。
  秦书凯说,张东健爱耍小聪明,其实官场需要的稳,依靠小聪明也许一时能够达到某种目的,长期下来那是不行的,如果这个张东健和董县长斗下去,也许不久这个县委书记他就做不下去了,也就从红河滚出来了。
  后来,就谈到了李峰要到盐化工园区的事情,秦书凯做了一番交代。
  结束后,秦书凯想着自己有段时间没跟金市长联系了,正好趁着今晚有空,准备到金市长那边,谈点事情。
  秦书凯先到了那儿,金市长还没有到约会的房间里来,于是很着急的给金市长打了一个电话说,人在哪儿?我早就到了。
  话里的含义谁都知道,到这儿等你的身体很久了,赶紧回来吧。

  金市长接到电话后,就往约会的地方赶,进入小区,急急上了一处单元楼,打开门看见了一双男人的鞋,扫视大厅,却没有看到人。于是换了鞋,仔细的听,听到套间内的卫生间里有花洒的水声。
  日期:2018-01-03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