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156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地方本来就是刘家的巢穴,那个王大可是在这里等他的,他们要拿到你的剑去取真正的不老仙丹!”
  卢岩将手在脸上一抹,露出小阚的脸来,老话说眼见为实的确不假,虽说刚才见到信物已经确定了小阚的身份,但心中仍有疙瘩,此刻一看这令我整日整夜牵肠挂肚的人就在眼前,当即横跨一步将她完全挡在我的身前。
  刘东西在后面可能有些急了,大喊道:“安哥,你干什么?让开!”

  我心说让开干嘛?让你打我媳妇啊?脚下稳稳当当一动没动。这时小阚却急道:“别让他开枪,枪一响全都得完蛋!”
  这话之前作为卢岩的时候曾经说过,但是王大可一行人在这里面开了可不止一枪,不是也没事吗?
  小阚一如往常地看出来我心里在想什么,“王大可说的,没几句真话!”
  我心下了然,更进一步确定了这人就是我媳妇,回头喊:“你别开枪,开了枪都得完蛋!”

  话一出口,自己先愣住了,之前刘东西没有选择弩箭而选择了手枪,肯定是更相信手枪在这个距离上的杀伤力。但是这里是刘家的老窝,他自己不知道不能开枪吗?
  两件事情都是小阚说的,这里面必定有一句是假话,那么就是说,她在骗我!为什么要骗我?开了枪会有什么后果?长相可以伪装,信物可以伪造,这个人,是谁?
  我再也顾不上其他,心中苦苦思索,却突然发现面前这人的裤管在轻轻弹动!就像是里面有个什么东西!
  这个位置是……尾巴?
  这短短几分钟我的心已经被摧残了无数次,卢岩或者是小阚再捯饬上几个来回恐怕也不会给我带来什么震惊的情绪。但是我真的不能接受这么一个朝夕相处这么久,刚才还跟你说过话的人长着这么一条长长地尾巴!
  一个个曾经见过的精怪形象在我脑中接踵而至,眼前小阚模样的人似乎也在向非人的形象过渡,我看到它回过来的脸逐渐拉长,皮肤上慢慢显出鳞片的轮廓……
  这个怪物是什么?卢岩去哪了?戒指怎么会在它手里,小阚怎么样了?我意识到了那些人的不测,感到自己的心绞痛着裂开,耳朵里轰声大作。我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慢慢得软倒下去。
  枪声大作,我看到眼前的军靴里刺出几根强壮的利爪弹跳而去,刘东西则大喊着向我跑来。就在我的面前,一个不知是狗还是羊的头骨静静地趴在那里,露齿而笑,似乎是在嘲弄着什么!
  地上杂乱的兽骨狠狠地扎进了我的身体,突如其来的刺痛让我瞬间清醒起来。我捂住被扎到的地方,挣扎着爬起来,周围一片黑暗,只有他们的呼喝声从几道电筒后面传来,半爬在地上,回头想看一眼是什么情况,没想到一回头眼前就是一张大口拉扯出黏涎向我脸上咬来,嗓子眼里一根管子伸伸缩缩恶心异常。
  说时迟那时快,我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手上的定光剑就已经横劈在了那张大口之上,这东西的力气非常大,我手上一股大力袭来,定光剑几乎要脱手而去。这一下也在那人面蜥蜴的脸上砍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豁口,那人面蜥蜴呼了一声,又张嘴要咬。我刚才一击神经反应太快可能有些受伤,胳膊竟然一下子没能抬起来,身体重心也没法调整,根本就无法避开。眼看着那张大口近在咫尺,左手赶忙去掏枪。

  虽然并没有放弃,但是我自己明白,这时做什么都已经晚了,想到自己就要变成那种爬来爬去的恶心骨架,卢岩和小阚却生死不知,我就恨死了这种蜥蜴。一定就是它们幻化成了卢岩的样子。我又想起刘东西说的营地里有个黑色的影子。恐怕在那时,卢岩就已经着道了!怪不得他说跟着莲花走,搞不好这些莲花就是它幻化出来的诱饵,一朵朵莲花就是通向它老巢的地标!
  心中有这股不忿的气憋着,手上动作竟然利索了很多,那张大嘴几乎已经贴到我脸上的时候,左手的枪就已经抽了出来,就在我马上要扣动扳机的时候,一根铁棍如同神兵天降,将这只人面蜥蜴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卢岩!
  我心中一喜,赶忙转头看去,站在我旁边散发着那种沉静味道的男人不是卢岩又是谁。我想叫他一声,又吃不准他是真是假,竟然愣在了那里。
  这种人面蜥蜴皮肉坚韧至极,步枪子丨弹丨都不能奈何,吃卢岩这一棍自然不会有什么大碍,此刻被卢岩一棍压住脑袋,粗壮的身体却蛇一样的挣扎起来。
  “快砍!”卢岩没有看我,冷冷地蹦出俩字。
  我这才反应过来,双手擎起定光剑照准脖子就是一阵乱砍,坚韧半透明的皮肉一点点被劈开,我如同疯了一般,拼命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这时刘东西在后面紧紧抱住我朝后拖,“好了,快走!”
  我这才清醒过来,低头看那只人面蜥蜴脑袋已经快被我砍下来了,一群小虫子似的东西从腔子里爬出来。

  周围那种悉悉索索的声响骤然变大,刘东西大喊:“跟我跑,它们来了!”
  我匆忙中一回头看到无数白色的小影子冲进了山洞,知道大事不妙,虽然脑中有诸多不解但还是紧随着刘东西跑起来!
  不知道刘东西在一片混乱的黑暗中是怎么分辨方向的,毫不迟疑地穿过洞底的无数残骨,一头扎进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口之中。
  身后的墓兽群瞬间涌了进来,几乎就在我们身后几米的地方。刘东西大喊:“快点跑,别回头!”自己却贴在岩壁上把我们让了过去。
  我看他停下来不知干什么,自己也停下脚步,却被他在肩头上狠狠搡了一把差点摔倒。卢岩紧跟在我身后推着我走,后面鲁格18的连射和五四的单发响成一团。
  不是不能开枪吗?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强调不能开枪,但是这一路上反复被提醒着,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潜意识,开枪就会出大事!
  果然,在这激烈的枪声中,有种声音在头顶传来,似乎是山石裂开的声音……

  我脚下没停,又跑了有十多步,身后的枪声戛然而止刘东西和王大可气喘吁吁地跑上来,边跑边喊:“快跑,那些玩意没完了!”
  我心说这东西怎么能跟你有完,但是却跑得说不出话来。前面的通路被跳跃的灯光照的像是在不断扭动一般,我听到头顶的声音越来越近,几乎就贴在了头皮上,周围开始有岩石碎块掉落。刚才的一阵枪声像是惊醒了沉睡万年的恶魔,而这恶魔应该有不小的起床气,此刻正循迹而来,发泄他的愤怒。
  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岔路,一条斜斜向上,另一条向下倾斜,我心道我们要去那座古宅,定然是要走向上的道路,更何况现在山洞坍塌的势头越来越猛,我已经快要被不停掉落的石头砸的神志不清了,被活埋的恐怖前景也在督促我选择向上的道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