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508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他妈偷袭!有种和老子打一场!”疯狗狂叫着,显然刚才让他很丢脸。
  “你以为杀人还会正面和你打?一个保镖连自己都保不住,还不如碰头死了,有本事你来偷袭我试试。”我冷冷地说道。
  疯狗还想闹,被杨老板瞪了眼,拦住了,我越发觉得这杨老板荫险。
  邬总的办公室很大,很豪华,一个红木大书架上,满满的书,更是让办公室多出几丝文化底蕴。
  踩着光亮如新的红木地板,看着古色古香的楠木办公桌,特别是金丝楠木做成的座榻,上面的垫子都看着就奢华昂贵。
  不过,猴子好像没在意,眼睛在房间里仔细查看。
  杨老板没跟进来,邬总摆手示意我坐下,我坐到邬总旁边,还没说话,猴子却先开口说:“老大,我想检查下这办公室。”
  邬总一愣,笑笑说:“应该没事,老杨,带人都检查过了,何况能进这个办公室的,很少。”

  “我不信任杨老板,直觉告诉我,他很危险,我不会和他的人一起行动,我觉得还是我的人检查下比较好。”我毫不避讳地说道。
  听着我的话,邬总脸色有些难看,不过,想了想说:“那检查吧,不过,老杨是我的人,他公司的幕后老总就是我,应该不会害我。”
  猴子没说话,从兜里掏出个黑色的小手柄,小手柄上有个白色的按钮,侧面有六个小灯环绕着一个孔。
  举起这个小手柄,按动按钮,小灯发出一圈很强的光,猴子让那灯光,照射到窗户上方的墙角,然后慢慢移动脚步,灯光慢慢随着脚步的移动而移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猴子举着那个小手柄,走到窗户对面上方的墙角,慢慢向下移动,当灯光照到那红木书架上时,亮亮的灯光不再随着猴子的脚步移动,猴子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低声说:“找到了,有摄像头,放的真隐蔽,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书上的符号呢。”
  邬总听着猴子的话,走过去,我也跟了过去,看到那本书皮上,真的有个黑色的小孔。邬总脸色一下变的难看起来,刚想发作。
  我抢先说:“达叔,别打草惊蛇。现在就算把杨老板喊进来,他也能推脱,这么隐蔽没找到,情有可原。”
  “根本就是他放的!”邬总有些气急,声音不觉大了。
  我摆摆手,说:“不急,我再找找,看看有没有别的摄像头。”
  猴子拿着小手柄,又找了一番,还检查了办公桌上的电话,以及电脑,甚至把邬总的手机都查了一番,没再发现什么。

  邬总搬了把椅子,准备把藏着摄像头的书拿下,却被我拦下:“叔。让猴子来处理。”
  猴子没说话,站在椅子上,把那本书拿出来,打开书,原来里面是空的,黑色小巧的摄像头,很是新颖,显然放进去没多久,七八层是老杨放的,猴子做了手脚,又把书,放回原地。
  “怎么不拿下来?”邬总问道。
  “不用拿下来,这样,他们会以为摄像头自然损坏,就算来检查,也不会发现什么。”猴子低声说道,我心里忽地想到以前在洗浴中心,我那些视频被猴子做手脚,这猴子好像本领大的很,连视频都能修改,他会打架留下把柄,还让人家告到部队?结果部队把这种津英开除?恰巧遇到我,就来给我当保镖?我的运气也太好些了吧。

  “呵呵,小磊,还真有你的,有这么能干的兄弟,来喝点茶,叔给你说点事。”
  邬总缓和了下来,神情不再激动,坐到金丝楠木坐榻上,倒了杯茶,笑笑又自嘲地说:“呵呵,没想到跟了我十几年的人,都会出卖我,现在儿子也死了,女儿吓得不敢出门,叔是不是很失败?来,喝茶。”
  我坐下来,接过邬总递过来的茶,只是端着没喝。
  “喝吧,是好茶,放心,这茶水是我亲自煮的。对了,你兄弟刚才那个小手柄是什么?老杨好像都没有。”

  我喝了口茶,真的不错,口齿留香。
  猴子伸手掏出那个小手柄,递给邬总说:“这是spyfinder,反偷拍的小仪器,国外很普通。”
  别说邬叔,我都第一次见,这猴子肯定不少事瞒着我,唉,谁都有秘密,只要是兄弟就行。
  邬总看了看反偷拍小仪器,叹了口气,说:“磊子,你可别怪叔心狠,想想请你们来,叔就感觉愧疚。”
  我听着一愣,不过,没说话,安静地看着邬总,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邬总放下那小仪器,端起茶喝了一口,才接着说:“叔真没想到这个老杨,会背叛,幸亏你是金总的表弟,叔遇到了你,要不然咱们全都会被该死的杨联升给害了。”
  就知道老杨没安好心,没想到还想要我们的命,真该死。
  我心里想着,却还是沉默不语。
  邬总接着说:“叔也不瞒你了,事情是这样子的。叔不但在咱市有商场和地产公司,在西边的苹果市,也有几个大商场。唉,没想到广源市的司马景南看中叔的商场。广源市的司马景南,听说过没?”
  “没,我一直在镇上。咱们市的名人我都不清楚,哪知道广源市的人物?”我把茶杯放下,倒也记住司马景南的名字,显然邬总很重视这人。
  “他是个狠人,表面上是慈善家,可地底下就是个无耻的土匪,看中我在苹果市的商场,找人传话,要我三百万卖给他,简直就是明抢。”
  邬总说着,就来了气,声音大了起来,喝了口茶,才缓和了一下,接着说:“我没同意,他就派人威胁,后来,我儿子不明不白出了车祸,我就怀疑是他暗中动手,说实话,我也想找人报复,可没想到,一打听,才知道这司马景南三个儿子全都是土匪,还和南越,服啊汗,那边有联系,真的惹不起。唉,我想想还有妻子女儿,最终我窝囊了,没敢报复。”

  说到这儿,邬总好像想起了什么,“嘭”拳头砸在茶几上,脸色发红,说:“现在想来,当时还做对了,要真的去报复,这该死的杨联升,绝对把我给卖了。这个该死的东西,忘了当年,我怎么花钱把他救下来的?”
  我看着气愤的邬总,很想说:叔,别跑题,直接说我们的事。可看着眼睛都有些发红的邬总,没好意思开口。安静听也就是了,总会说起来的。
  “来,喝茶,叔刚才有些生气。”邬总端起茶壶,给我又倒了一杯,我忙接过来。
  看着邬总这么快恢复过来,我心里一阵佩服,邬总情绪控制真强。
  “简单说吧,苹果市几个大商场的股份,是在倩倩名下,要想卖掉,必须让倩倩出面,我害怕他们对倩倩出手。”
  “叔,我听杨老板说过,只要过了七天,就算任务完成,是不是这七天内您就会把苹果市那几个大商场卖掉?”我心里豁然开朗,忍不住问了出来。
  “不错,这个月二十五号,苹果市本地的几位大老板,和我达成协议,签订转让合同。”
  “那苹果市的大老板,不害怕司马景南报复要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