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62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我还没问你在美国怎么样呢?”苏小慧笑着对我说。
  然后我们坐下开始边吃边聊,还别说,苏小慧找的这家小店,菜品很有味,吃起来感觉很舒服。
  我很享受这种人少的环境,既优雅,又能听到江南小曲,更重要的是穿着旗袍的江南美女作为服务员来回走着,那种旗袍是很久没见到过的服饰了。
  “雨仓,你对袁凯认鸣翠为母这事怎么看?”我正陶醉在江南美景之中,苏小慧突然问我这句话,看来她也怀疑袁凯。
  “哈哈,人家母子相认是天大喜事,我们应该祝贺!”我笑着举起酒杯与苏小慧碰了一下。
  苏小慧当时一愣,“你真这样认为?”
  我没有立即回答她,我心里在想,以她的聪明劲,这点事都看不出来,还来问我?
  “哎,苏经理,这种家务事,咱们外人还是不参与的好。”
  我无奈点燃一根烟,刚吸了一口,只见一个穿红色旗袍的姑娘过来轻声对我说,“先生,我们这里不允许吸烟。”
  我看了看她,然后把烟掐死。

  苏小慧又接着问,“我劝鸣翠了,我当然不反对他们母子相认,但这种相认让人很怀疑,这本来就是一个阴谋,但鸣翠认为我多事,很生我气!”
  原来苏小慧当时也劝过鸣翠,我回想自己与鸣翠与通电话时的情景,鸣翠不会认为我多事吧?
  “我想你也劝鸣翠了,我不知道她这样着急认儿子干什么?”苏小慧又叹了口气。
  何止苏小慧认为这是一个阴谋,地球人都知道,但鸣翠与袁凯确实是血缘至亲的母子关系,谁也阻挡不了人家相认。
  袁凯始终不承认鸣翠是他妈,他突然决定相认,很大目的就是把鸣翠的事业归自己所有,这不是最可怕的。怕就怕这小子真要下毒手,那鸣翠与静心都会有危险。
  我把想法也对苏小慧说了,她听了不住点头,其实她担心的也是这个问题。今天约我出来,问我有没有好的办法。
  我就把临走时交待鸣翠的事说了,无非就是让鸣翠做好防范工作,特别防止外人随便进入,一有什么情况选择报警。

  苏小慧说这种方法只是暂时的,还需要想一个周全之计,否则以袁凯的头脑,他如果行动时任何人都阻挡不了。
  “苏经理,亲儿子不会对自己亲生母亲下毒手吧?”我想这样说,或许也是正常的推理。
  苏小慧着急的说,“你难道还不了解袁凯吗?我在他公司这么多年,对于他的为人,即使他在外边我都能猜到他干啥!”
  我心想那既然她都猜到了,还问我干啥,苏小慧应该去G市劝劝鸣翠。
  从目前的情况看,鸣翠还一直沉浸在找到儿子的幸福之中,现在谁劝她小心提防的话,鸣翠都听不进去。

  苏小慧问我,“那怎么办呢?总不能看着鸣翠和静心被袁凯下毒手吧?!”
  苏小慧在这个江南小镇与我共谋怎样帮助鸣翠的事,说心里话,我一时也没有好的办法。我总不能去G市住在鸣翠家里,天天保护她吧。
  再者说,鸣翠现在心里一点安全防范意识也没有,她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快乐的人,儿女双全,而且事业有成。
  但苏小慧不这样认为,她认为鸣翠只是一时糊涂,可能还没看清袁凯的真实面目。我凄然一笑,等到鸣翠看到袁凯真实面目后,一切都会晚了。

  苏小慧也很无奈,她对我说:“雨仓,咱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鸣翠与静心受伤害吧?!”
  “当然不能,现在只能靠你了!”我对苏小慧说。
  苏小慧一愣,“靠我?我能做什么?”她不解的问我。
  我认为只有苏小慧离袁凯最近,而且了解袁凯的性格,当然袁凯的一举一动,鸣翠都知道,所以我让苏小慧及时向鸣翠通报袁凯的不轨动向。
  苏小慧听我这样说,一时犯愁了。她认为袁凯心机太深了,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他的怀疑,更不要说掌握他确切的动向了。
  苏小慧还有一个担忧,如果不停的向鸣翠说袁凯坏话,鸣翠会与她断交。上次就因为苏小慧说袁凯坏话,鸣翠很生气,现在还没和苏小慧沟通。
  我和苏小慧一时都犯难了,说心里话,还真想不出好的办法。
  我感叹袁凯这个局设得太深了,足以淹没任何人。
  可能任何一个挡他计划的人,都可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雨仓,你认识人多,能不能找个人去保护鸣翠呢?”苏小慧这一问话,把我问懵了,不过她这个想法我何止没想过呢,但派谁去?谁开工资?总不能认人家白白的为你工作吧。

  我告诉苏小慧,目前先和静心单线联系吧,静心现在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估计这段时间就能开始工作。
  而且静心也很聪明,她会通过这次大病,对一些事情加以考虑。
  苏小慧点点头,她很佩服我的建议,其实我们都没想到静心,只是谈的过程中,想到了她,并不是忽略静心,只是静心也是保护对象。
  与苏小慧吃完饭后,已经是半夜时间。回到家后,臧琳还在等我。我笑着问她为什么不去睡觉,她脸一红,“等你呗!”

  我知道臧琳所说的“等我”是什么含义,记得张爱玲曾经说过,要想得到女人的心,就要先从女人下面开始,看来还是有一定道理……。
  第二天一醒来,小虹就打电话告诉我,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帅哥一大早非要找我给他咨询,问我啥时能过来。
  我穿上衣服,吃了口饭,就去店里了。
  其实生意就是这样慢慢培养客户的,你对客户百分之百真诚,客户也会认可你。

  我一到店里,只见一个穿着休闲衣服的帅哥坐在那里正与小虹侃侃而谈,一见我来了,这小伙连忙起身,“请问你是林老师吧?”
  小虹连忙说,“他就是林老师!仓哥,他叫张凡凡,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
  我急忙与这个叫张凡凡的握手,从他的言谈举止看,这个小伙很开朗的,而且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心理困惑。
  我把他请进屋里,这小子一进屋就问我,“林老师,我找你好苦啊,听说你去美国刚回来。”
  “哈哈,是啊,让你们久等了,很抱谦啊!”说完递给他一张情况表格,这小子好像是以前在哪咨询过,不一会儿就填完。

  如果没猜错,他一定是去过别的咨询室,但没能解除她的困惑,才找到我的。
  我拿过表来看了一眼,其实张凡凡家庭条件很好的,还是未婚大男孩。
  还没等我开口问他,张凡凡就问我,“林老师,我现在有阴影,根本无法去除,你说怎么办呢?”
  日期:2017-01-25 08: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