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3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平见张清扬等人一时没话说,便上前说道:“我们是政府的,想进去瞧瞧。”
  “政府的?你就是中央的我也不让进!我只知道谁给我钱我就听谁的,妹子,别看你长得挺俊,哥哥也好这口,但是……就是不能让你们进!”
  杜平羞红了满脸,气得说不出话,狠狠地踩了地一脚。
  张清扬又向厂区里望了望,瞧了瞧四外的铁栏杆,对杜平说:“我们先走吧,进去也看不出什么来,上车绕着开一圈……”
  杜平明白张清扬的用意,点头道:“好吧。”

  “大哥,再会啊……”苏伟走在最后面,还对保安抱了一下拳。
  “哟,兄弟慢走,这烟真不错……”保安啧啧称叹,心中却在想这伙人到底是哪的,可和那些上訪的土农民不一样啊!
  厂区很大,张清扬坐在车里望着里面整齐的厂房,空荡的场地,又瞧了瞧不远处的农田,好像似有所悟地问杜平:“杜主任,新河工业园的西片区应该是最后开发征用的吧?”
  杜平这次没有推脱不知道,点头道:“是的,这事我知道,新河市报批了。在原有工业园的基础上,为了给招商引资提供方便,同时增加工业园的面积,这两年新河工业园不断地扩大近两倍,而且周围还没有被征用的土地也在计划之中,我想不出两年,周围将看不到农田的影子了。”

  “那农民怎么办?”张清扬轻描淡写地问道,却一语中的。
  “有补偿款,这些都是地方上处理的,发改委管不着……”杜平又一次从容地把问题推开。
  第722章
  张清扬点点头,不再问什么了。杜平看了眼时间,说:“张司,中午了,同志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好啊,还真是饿了……”张清扬满不在乎地说,好像刚才什么也看到一样。
  贺楚涵心想你小子还能吃得进去!当看到了汽车集团的厂房以后,她更下决心要查出个水落石出了!
  “张司,下午我们去哪?”
  “先找个地方住下吧,我想在新河住两天瞧瞧。通过今天的观察,我看到了东北老工业基地在振兴当中的一些难题以及误区,因此想深入走访,回去以后才能向上级汇报。”
  张清扬说得意正言辞,没透露出半点要查汽车集团的意思,虽然人人都知道调查组就是来查这个项目的。但久居官场的张清扬已经习惯对外不表露真实的想法,作为一名领导干部,这是常用的手断。再说他们一早过来后直接赶到了工业园,现在他联系当地干部,提出找个落角地也很正常。
  “那好吧,我给周书记打个电话,让他安排一下,我们直接到新河市委的接待宾馆,那样我们省发改委还能省顿饭钱!”
  “哈哈……”张清扬指着她大笑,“杜主任啊杜主任,你算得就是精明。”
  一旁的贺楚涵偷偷拉了下张清扬的袖子,轻声道:“让新河招待我们,好吗?”
  “这样才名正言顺,我们没必要偷偷摸的吧?”张清扬望向杜平,并不避讳她。
  杜平心中也在感叹这个年轻男子的厉害之处,点头道:“张司说得有道理,无论调查组发现什么,如果暂时不和当地取得联系,我想以后的工作不好开展……”
  贺楚涵也就不在说什么了,到现在为止她仍然没有摸清张清扬的本意。六、七年以前,贺楚涵自认很了解张清扬。但是当这次重逢以后,她发现张清扬的变化很大,他似乎没有了过去的激情,有的是和他年纪不相符的沉稳。他不再向过去那样像一支剑一样针对恶势力,现在他脑中的所想,自己是越来越摸不透了。
  而在苏伟的心中,张清扬也是越来越深不可测了,通过这段时间的亲密接触,他从张清扬的身上得到了一些官场感悟,好像潜移默化地受到了一些影响。
  “杜主任刚来过电话,他们要我们安排接待……”
  办公室里的周喜刚放下电话,对面前的周喜凤说道。一大早,周喜凤就赶来新河,为的是同弟弟谈谈现在的时局。
  “看来真的要长住了……”周喜凤忧心地说道。
  “姐,我们也不用太担心。”周喜刚缓缓说道:“我都说了今天设接风宴,他们今天铁定走不了。至于说打电话让市委出面联系接待的宾馆,也符合规距。”
  “那你先安排吧,我们一会儿再说。”周喜凤低下头,脑中盘算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以及昨夜丈夫的劝告。
  周喜刚拿出电话联系了市委秘书长,让他马上去市委专用的接待宾馆新河工业大厦等待调查组的领导,让他暂时代市委市政府接待一下。周喜刚特别在电话里叮嘱秘书长,一定安排酒店最高级别的款待。这帮京城来里的人,待慢不得啊!周喜刚说道。

  安排好一切之后,周喜刚这才问道:“姐,姐夫……怎么说,这次是不是真的很危险?”
  周喜凤点了下头,说:“他们就想来查汽车那个项目啊!这个乔龙,可是坑苦了我,喜刚,都是姐不好,是姐给你惹麻烦了!”
  周喜刚心中感动,来到姐姐的身边坐下,握着她的手说:“姐,你也不用这样,虽然这个项目我有责任,但问题不大,必竟我们没收乔龙的钱……”
  周喜凤听到这话,身体一振,低头不语。
  “姐,你放心吧,我会和乔龙谈谈的,我的话他会听的,这件事……他必须做出表率。”
  周喜凤点点头,说:“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安顿好那帮上訪的,听说这帮人越闹动静越大,你要小心啊!”

  “嗯,我下午就和乔龙说,让他拿出点钱摆平这事,在这紧要关头,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还有……”周喜凤迟疑着,不知道如何讲出昨天夜里向德志的决定。
  “姐,你是不是有事?”周喜刚看出了问题。
  周喜凤一咬牙,狠心说道:“喜刚,你姐夫说……这次恐怕凶多吉少,让你做好……自首的准备……”
  “自首?”周喜刚吃了一惊,“我又没贪污,我自首什么?”可是当他说完,好像就明白了向德志的意思。
  周喜凤痛苦地摇着头,说:“喜刚,是姐和姐夫对不住你啊,你姐夫说了,这件事可大可小,只要……”

  “姐,什么也别说了,我懂得姐夫的意思。只要他还在位子上,我就还有希望……”周喜刚通过盘算,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有所取舍了。这个责任本身就是自己的,那么他出来顶罪也无可厚非。他当初是为了发展,心中坦荡不怕查,那么等风头过了,也就还有希望。只是,周喜刚有些不放心的是既使出来顶下这个责任,调查组就不会追究省委省政府的责任了吗?要知道当初,省里的领导可是表示支持这个项目的!

  “喜刚,我现在就怕乔龙乱说话。”周喜凤无奈地说:“当初真没想到这个人是无赖!”
  周喜刚谨慎地说:“姐,这种人只知道利益,不过他应该明白,如果连命都没有了,还何来的利益?不说别的事情,就单是这一个项目,就够他挨枪子了!我现在真的很后悔,如果当初就豁出去把他拿下,也不至于发展到现在,说到底……我是有罪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