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3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向德志心事重重地来到门前,好像思考了一会儿才敲门。门很快就被小保姆秀秀拉开了。如果不加班开会,向德志是不会参加什么应酬的,他会准时回到家里。当然,除非有一些推不掉的酒会,他才会和小凤勾通说自己晚回来。向省长怕老婆的事情在省委大院里是传遍了的。
  当然,人们在嘴上只会说向省长很疼老婆,对周喜凤又会说:“你家向省长对你真好……”说这话时,表情上还要流露出羡慕的神色。大家都知道周喜凤心气高,是一位很骄傲的女人。要想和她交往,放低姿态让她觉得你不如她就行了。和她交往的人,自然都有一些目的,比如调整一下工作啊,分个大点的房子啊,反正这些小事在常务副省长夫人的眼里也不算大事,也就两句话解决了。
  向德志虽然多次劝过她不要理这些小人,离她们远点。可是一想到那些人巴结自己的表情,以及帮她们办完事以后听着那些舒服的感谢话,周喜凤就无法远离这些人。
  而且对向德志也有办法,她得意洋洋地说:“别以为我是借着你的光,我怎么说也是商务厅堂堂的副厅长,这点事还办不了吗?”
  向德志无话可说,也就懒得管她了。反正是一些小事,还不算违反大的原则,向德志后来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保姆秀秀接下向德志的西装,又帮他拿好拖鞋,转身就要去泡茶。多年以来,向德志已经养成了一些改不变的生活习惯,秀秀劳记在心。

  “秀秀,阿姨回来了吗?”
  “嗯,在煲汤呢,他说要亲自给您煲骨头汤。”秀秀含笑回答。
  向德志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然后笑道:“她煲的汤能喝吗?”随后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对秀秀摆了个嘘的手势,说:“别告诉你阿姨啊……”
  秀秀咯咯地笑,掩嘴说道:“向叔叔,您真不知道享福,阿姨下班回家还没歇着呢!”
  “哟……那是我错啦,呵呵,你这小丫头,就知道帮她批评我!”向德志拿起茶杯大笑。
  秀秀走到一旁拿过《辽东晚报》交给他,下班后喝茶看报是向德志二十年来养成的。秀秀接着说:“就是您不对嘛!”
  “呵呵……”向德志宽厚地笑笑,摆摆手说:“去吧,帮帮她,要不然她又喊着不知道材料放哪里了!”一想到自己那个娇生惯养老婆下厨,向德志就有些啼笑皆非,以前每次她要下厨,厨房可都像被洗劫了似的。
  “是谁刚才说我坏话了!嗯?”周喜凤走出厨房,站在向德志面前双手掐腰。
  秀秀含着笑,假装什么也没看见似的,悄悄溜进了厨房,然后可爱地回头对向德志摆了个俏皮脸。
  “哟,老婆大人回来了,呵呵……”向德志抬头笑,傻傻的样子。
  “老向,你少装,我问你,我煲的汤就那么难喝吗?”
  “是吗?是谁说的啊!我可没这么说,我特别爱喝老婆大人煲的汤!”向德志一脸笑意,“老婆,辛苦了,一会儿就偿偿你的手艺!”

  “哼!”周喜凤白了他一眼,坐在了他的身边。别看周喜凤都四十岁了,可身材保持得很苗条,皮肤雪白没有一点老化的影子,
  “老婆啊,汤什么时候能好?我可是饿啦!”向德志补救地说道,身子向她身边靠了靠。今天可是有要紧事和她商量的,必须哄得开开心心。
  “去,一身汗味,也不知道洗澡,离我远点……”周喜凤表面上用力地推他,可是头却靠在了他的肩上,说:“老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我右眼皮总跳,会不会出什么事?我可听说辽东来了个调查组?”
  向德志撫摸着她乌黑的秀发,说:“没事,反正我们又没贪污,怕什么?”
  周喜凤又往他的身边缩了缩,说:“可我听说了,是来查汽车……那个事的。”
  向德志的心跳了跳,看来她什么都知道了,但是他身为男人,不想让她担心,便摸着她的俏脸说:“没事,不用担心,这事也怪不得你。如果真查起来,也是新河的责任。”
  “可……”

  “小凤,”向德志不让她说话,拍了拍她的脸:“你放心吧,我想好了怎么办。这件事你也是受害者,既使真的牵出你来,你也不会有问题的。”
  “可……可我担心喜刚他……”
  “别说了,有事吃完饭再说……”向德志本想现在就讲出心中的计划,可是忍了忍没说。他知道如果自己现在讲出来,今天的晚饭肯定就吃不好了。
  “好吧,那先吃饭……”周喜凤的脸色苍白起来。
  望着老婆虚弱的样子,向德志的心软成了水。归根结底,是不是也怪自己对她太过纵容了呢?如果当初对她管得严点,也许她也不会如此胆大吃饭的时候,向德志谈笑风声,一个劲儿地说今天的汤煲得真好喝。而周喜凤也努力不流露出失落的神色,在一旁陪着笑。吃完饭以后,向德志继续看报纸,秀秀进厨房去洗碗。

  第720章
  周喜凤走过来抢走向德志的报纸,摔在一旁说:“以后定条规矩,回家以后先打扫完个人卫生以后再看报!一身汗味,快去洗澡!”
  “是是……”向德志答应着,她明白老婆让自己去洗澡。那就说明今天晚上有活动,自己又要努力了!
  “想了?”向德志伸手捏着她的小腰。
  “去去……”周喜凤装作什么也不懂似的,推开了他。
  向德志去洗澡,心情很激动,其实他不久前在捏着杜平的小腰时,就有那种感觉了。杜平和周喜凤,这对老同学没想到都被自己……想到这点,向德志不由得有些得意,这两个女人的美丽那是各有特色啊,杜平很丰满,周喜凤很娇小,正好添补了向德志对女人所有的想法。
  而外面,洗完碗的秀秀走到客厅,当发现向叔叔在洗澡时,就聪明地告诉周喜凤没什么事自己要回房睡觉了。周喜凤自然答应了。秀秀很聪明,他知道每次叔叔晚上洗澡,那自己最好早些睡觉。
  与此同时的京城,在荣华夜宴顶层的神秘大包厢里,刘志发正在和那位青年男子聊天。
  刘志发不停地喝着酒,自从被旅游局的领导警告让他少惹事以后,这阵子他就借酒消愁。
  面前的男子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良久后才说:“你就这样对付他?你就这样能不输吗?”
  刘志发抬头看着面前的男子,冷笑道:“我不会认输的!”

  男子摇摇头,问道:“听说他……去辽东了?”
  “嗯,去辽东了。”
  “刘系会不会有大动作?”男子警惕地问道。
  “不好说啊,现在的刘系力量很大。不过,他力量再大,上头也不允许他家胡来吧?辽东发展势头那么好,他们能怎么样?”刘志发不屑地说道:“老大,你好像比我还关心他啊?”

  男子微微一笑,说:“关心他的人又岂止我自己?”
  “他就那么大的能耐?”
  “你不是领教过了吗?”男子反问道。
  刘志发的脸青一阵,红一阵的,不满地说:“这两次是被他抽了空子!”
  男子道:“不是被抽了空子,要我看……这两次全怪你,你这两次出手都太愚蠢!不但时机不对,而且方向更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