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9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县长马上对着楚天齐说:“楚市长,让我的车去送你。”
  “谢谢县长。”楚天齐赶忙表示谢意。
  “楚市长,应该是我谢你才对,你可给我们帮大忙了。”说话间,县长已经亲自打开了右后侧车门。
  “不敢当,不敢当。”楚天齐连连拱手。然后又和杨教授等人道别,才又回到了“帕萨特”旁。

  在这过程中,县长就那样一直扶着车门,样子极尽恭卑。
  楚天齐很不好意思,连连道谢。
  县长则一个劲感谢楚天齐,并督促他赶路要紧。
  坐到车上,楚天齐又和众人挥手告别。
  在汽车启动之际,县长凑近车窗:“楚市长,给您带了份土特产,就在汽车后备箱里。”
  “帕萨特”汽车冲了出去,很快便脱离了众人的视线。
  因为女儿的“无理取闹”,李卫民不再回答问题,而是甩开女儿胳膊,气呼呼的坐到了一旁。宁俊琦则哭喊着,不停质问父亲“怎么就不吉利”,渐渐的变成了呜咽和抽泣。两人的对战状态,由热战变成了冷战。
  冷战也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宁俊琦蜷伏在沙发上,就像散架了一下,身体还在随着哭泣而耸动着。
  看着女儿可怜的样子,李卫民感觉心上像扎了刀子一样,可他却还得尽量硬着心肠。但他脸上的痛苦神情,表明内心正在经历着煎熬。
  长长的深呼吸了几下,脸上表情也调整的尽量平静一些,李卫民坐到了女儿身边:“琦琦,爸爸饿了,一天都没吃饭了。”
  宁俊琦呜咽声只稍微停顿一下,又继续放出了悲声。

  往日屡试不爽的“苦肉计”,今天也失了效,李卫民只好又换了一个策略:“琦琦,你也饿了吧?爸爸去给你熬粥,你最爱吃爸爸熬的粥了。”说着话,他意欲站起身来。
  “不吃,不饿,我要绝食,饿死算了,我去找妈妈,妈妈……”宁俊琦不停的摇头,由小声哭泣变成了号啕大哭,“妈,你怎么就不管女儿了,女儿活的苦呀,女儿……”
  李卫民轻叹一声,又蹲下*身来:“琦琦,你还要绝食,要学那些革命前辈,要……”
  “对,我就要学革命前辈。”宁俊琦仰起梨花带雨的脸庞,“要同一切反动行为作斗争,要讨伐可恶的法西斯,讨伐桎梏国人几千年的封建家长制。”
  李卫民苦笑道:“你这一通大帽子扣的,简直把我描绘成了反动势力的总后台。”

  “打倒反动派。”宁俊琦猛的站起来,举着拳头喊起来,“打倒封建家长制。”
  “琦琦,别这么闹了,要是让别人听到,多丢面子。”李卫民下意识的看了看窗外。
  宁俊琦抹了把眼泪:“我不怕,我只知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反正我现在也被整得没有了幸福可言,活着也没太大意思。打倒法西斯,打倒……”
  “琦琦,你怎么能……”喊喝到中途,李卫民口气一软,“你坐下来,听我说,行不行?”
  “打倒……好啊。”宁俊琦停止呼喊,坐到了沙发上,“你说吧,我听着呢。”
  “你先听我说,别着急抢话好不好?”在得到对方点头应允后,李卫民接着说,“你*妈妈走的早,咱俩一直相依为命。在爸的心里,你是最重的,比我自己的生命都重要。我知道,和同龄的孩子比,你缺少了一份母性的关爱,所以我……”
  宁俊琦插了话:“现在我不听这些,只想让你给我个准确答案,我和他在一起为什么就不吉利?”
  “真的不吉利,这是千真万确的,爸爸绝对不会害你。”李卫民说的信誓旦旦,“如果有办法的话,我情愿拿出心来让你看。”
  宁俊琦紧紧盯着父亲:“怎么就不吉利了?这里有了缘的现场录音,我俩那是火天大有,是大吉大利。你让我俩四年多没有来往,按说这个波折也够大了;我俩到现在一直还等着对方,这个努力也不小吧?”
  “什么火天大有,大吉大利?那就是迷信,是骗人的。”李卫民的话很生硬。
  “迷信?骗人?我真是开眼了,堂堂正厅级书记说话竟然出尔反尔。如果没有以前的事情,我倒可以把你这当做纯粹的唯物主义,可四年前你亲口说出我俩姓氏不合,还伙同老住持炮制出了所谓的‘水底捞月’。同样的事物,怎么一会儿是你进攻的法宝,一会儿就变成糟粕了呢?”宁俊琦冷冷的道,“李书记,我现在对你的人品深表质疑。”
  “你……你们在一起那就是乱……要乱套。”李卫民点指女儿,手指在微微颤抖。
  “叮呤呤”,一阵铃声响了起来。
  宁俊琦先看看父亲,然后从挎包里拿出了手机。迟楞一下,接通了电话,尽量语气平静的说:“二姨……啊……好……马上回首都。”说话间,她站起身来,抄起衣服和挎包向门口奔去。
  这是怎么了?要去首都?
  李卫民正在纳闷时,就见女儿又从门外返了回来。
  宁俊琦一边快速上楼,一边对着手机道:“我知道……拿上……马上回首都。”

  将近晚上十点,楚天齐出现在首都机场第二航站楼。
  从离开安平县算起,在路上共奔波了四个多小时,这还是高速没怎么堵车,机票时间也恰到好处,否则最少还得多花一、两个小时。
  楚天齐一边走出A接机口,一边在前面人群寻找可能接自己的专人。目光扫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写着“楚天齐”的纸牌或是气球,也没发现熟悉的面孔。
  是杨教授弄错了,还是卫华叔派来的人弄错了?不会是卫华叔安排有误吧?不可能。心中正想着各种可能,手机忽然响了。

  楚天齐拿出手机,扫了一眼屏幕,迅速按下接听键:“卫……”
  “看右前方。”手机里传出一个声音。
  楚天齐疑惑的向前看去,就见候机的人群里,有一人正挥舞着手臂。
  “看见没?”手机里再次传出声音。
  “看见了。”楚天齐看到,刚才挥舞手臂的人正把手机放在耳边。但他回答的有些迟疑,那个人戴着头盔,根本看不到对方的神情。
  那人收起了手机,楚天齐手机里也没了声响。他缓缓向前走去,想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人。
  离着还有十多米,那人转身走去。看到背影还有走路的姿势,楚天齐才觉得很熟,便快步追了上去。
  前面那人也加快了脚步,径直来到车场,拉开一辆越野车车门,坐了上去。

  楚天齐随后就到,坐到了后排座椅上。
  摘掉头盔,那人回过头来,果然是卫华叔。
  卫华叔一笑:“坐好了,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楚天齐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你是他非常相见的人,你也应该很想见到他。”说完,卫华叔转回头去。
  “突突”,启动声过后,越野车驶出停车位,向机场快速路冲去。
  看着驾驶位上的背影,楚天齐疑惑又起:今天怎么是卫华叔亲自开车?又为什么会戴着头盔?而现在却又为何向自己示出真容?
  说起与这位卫华叔的渊源,那还是四年多以前的事。那时楚天齐正在首都特训,刚训时间不长,也就是两周多左右,卫华叔是在特训教官的引领下找来的。当时正好是冬天,两人又是在室外见的面,卫华叔戴着个线织的帽子,还戴着副大墨镜。在特训教官离开后,卫华叔向楚天齐做了自我介绍,但介绍的很简单,只让楚天齐称呼他卫华叔,姓名全称、工作单位统统没说。
  日期:2018-01-02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