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6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飞机到达上海后,鸣翠并没有来接,只是安排了一名下属来接我们,尔后我们住进了上海的酒店,第二天再坐高铁到G市。
  静心问鸣翠干什么去了,我就说鸣翠业务很多,总不能把母子相认的事告诉她,那样的话静心会很不冷静。

  我们到达G市后,鸣翠已经在酒店预订了一桌饭,看到鸣翠后,我能感觉出她很高兴,那样子就仿佛遇到了大喜事。
  “鸣姐,祝贺你双喜临门啊!”我笑着对她说。
  鸣翠看上去心情很好,“雨仓,这都多亏了你的帮助,要不任何事情都不会进展这样顺利。”
  鸣翠告诉我昨天她刚从省城回来,袁凯认母这件事还上了新闻。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我能说什么呢,人家母子相认是天经地义的事,也是人家的家事,我怎么能反对呢,但我担心鸣翠要上当受骗。
  在欢迎酒桌上,我和吕大安喝了不少酒,鸣翠也喝了不少,我想她很高兴,当然要喝酒助兴。
  第二天,我们就与鸣翠道别了,我也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
  但鸣翠还想让我多住几天,能在一起叙叙旧。
  我明白鸣翠话里话外是什么意思,我一天都不想呆了,我得马上赶回去看看我那已经装修好了的店,还有刚出院的小虹。
  鸣翠见我执意要走,也没再劝我,而是递给我一张卡,“雨仓,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来感谢你!这里面是五十万,你拿着!”
  我当时就愣住了,“鸣姐,你这是啥意思啊?”
  “呵呵,雨仓,你别多想,这是你应该得的,你陪静心去美国,当然要付出辛苦的,一码归一码,你别多想!”鸣翠笑着就硬要塞给我这张卡。
  “那我不能收!这点事不算什么!谁还没点大事小情了,朋友都是金钱关系,还怎么处啊!”说完我转身就往外走。
  静心立即追上我,“仓哥,你快拿着吧!”说完就把卡塞进我包里。我还要硬往外拿,鸣翠向我摆摆手,“你别拒绝了,这就是你的!”
  一旁吕大安也说,“人家鸣总给你的,就拿着呗!”
  ***!我怕这钱拿着不舒服,胖子根本不懂我心里咋想。
  鸣翠与静心把我和吕大安送到车站,我让鸣翠和静心抓紧回去吧,另外我单独和鸣翠说了一下自己的一些感受,特别叮嘱鸣翠,不要再静心在外面住了,回家来住,如果袁凯来时,也可以给静心找个别的住处,但最好不要袁凯知道静心的具体住址。
  鸣翠惊呀的问我,“雨仓,袁凯都认我了,他不会再那样了吧?”

  我没想到鸣翠居然这样单纯,像一个孩子。不过我还叮嘱她,在家里要把监控安装好,防止出现意外。
  另外,我刚要对静心交待了几句,吕大安催促我,火车马上就要开了,我立即与吕大安向站台走去。
  吕大安在火车骂我太不知道好歹了,现在人家袁凯与鸣翠是一家人了,再这样劝人家不好。
  我叹了一口气,但愿这个袁凯不要再整事了。
  但是袁凯能改变吗?我想他不会改变自己的。

  我也为鸣翠如此单纯而担心,说不定袁凯已经实施他的下一步计划了。
  吕大安对我说,现在他们都是母子了,再出什么事,与咱没一毛钱关系。
  话虽然这样说,但我不能让善良的鸣翠与静心受到这种凶险之人的迫害。
  我一时就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劝导鸣翠,让她提高警惕,只是把自己想到的都说给她了。

  我想袁凯下步计划,肯定要接触静心,必竟那是一母所生,现在妈也认了,他能不去认这个妹。
  如果袁凯经常去鸣翠那里,那样的话必然与静心有交集,静心可能又要危险了。
  不过静心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女孩子,她知道这次中毒来的很蹊跷,一定会加强注意。
  鸣翠已经陶醉在当母亲的幸福之中,儿女双全,事业有成,她不会想那样长远。
  我和吕大安回到省城,已是半夜时分了。

  我们两个随便找了家小吃部,吃了点饭就各自回家了。
  推开家门,我见屋里灯还亮着,臧琳穿着睡裙从卧室里出来了,“仓哥回来了。”
  她说完帮我拎着包。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我边脱衣服,边对臧琳说。
  “听说你来了,睡不着了,就想等你……”臧琳说完,脸红了。

  我本来想说那协议如何终止的事,但看到她这样说,一时都无语了。
  “孩子睡了吧?”我准备从冰箱拿出一瓶冰震的矿泉水喝。
  臧琳却说,“仓哥,茶我都给你泡好了,喝茶吧!”说完,她拿起桌上茶壶给我倒上一杯。
  我喝了一口,连说,“还是老家的水好喝啊,到美国就没喝上一壶好水。”
  说完我看了一眼臧琳,她穿着一件粉红色吊带睡衣,披散着长发,更显妩媚动人。
  我定了定神,说心里话,我都好久没接触女人了,臧琳穿这身性感睡衣,总在我眼前晃悠,让我把持不住了。
  “仓哥,店面都装修好了,小虹也出院了,你不用担心了!”臧琳也端起一杯茶喝了起来。
  “哦,对了,小虹的伤没啥事吧?”

  我想这店就是烧八遍又能咋地,最为担心的是小虹,人家是模特,金枝玉叶,这要烧伤一点,那就破相了,让我怎么补偿人家。
  “呵呵,没事的,只是屁股上有点点疤痕!”臧琳笑着对我说。
  看来火势并不大,当时听臧琳说小虹烧的很严重,我以为这下完了,没想到居然是烧到屁股了。
  原来小虹往外跑时,落下的一个窗帘杆正好打在她的屁股上,就烙了一个红印。
  我没具体问小虹的事情,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喝着茶,我感觉到臧琳在看着我,我的心里在不断的打鼓,我想打破这种长时间不见面的尴尬。
  “哥,我还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臧琳轻轻的对我说。

  “有事就说吧!”我抬起头看到臧琳脸已经红了,我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哥,那个协议我们取消吧,我想跟着你……”臧琳说完静静的看着我。
  我没想到她又要提这个协议,但说心里话,我思想也在强烈的做着斗争,难道臧琳已经把徐亮忘了?
  “还是再等孩子的爸爸吧!”我刚说完,臧琳走过来,一下搂住我的脖子,不停地亲吻着我……
  “哥,我心里早没他了,你才是孩子的爸爸!”
  我抵挡不住臧琳这种亲昵动作,她亲吻我的动作,正是我久违的感觉,当臧琳的嘴吻向我的嘴时,我感觉到她的舌头在找寻着什么东西。
  我的手不自觉的抱住臧琳的身体,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
  日期:2017-01-24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