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57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不知道下一刻,自己的命运将会怎么样,但是此刻看着熟睡中的妞妞,她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
  第二天一早,有人在不同的地方发现有人上吊自杀了。莲儿不止一次问过自己,要是没有妞妞,自己会不会也已经早就死了。
  此后自杀事件在宫里到处上演,人们已经麻木了。到出宫的这一天,午门里聚集了不到百人的队伍,有太监,有宫女,周围是拿着枪的侍卫,谁也没想到溥仪竟然出现了。

  人群在张谦和的一声号令下,纷纷跪倒在他的脚下,溥仪振振有词的说道:
  “朕感念你等之忠心,而天佑好生之德,你等幼小离家,与高堂离别之苦,今朕开恩典,准你等回籍与家人团聚,共享天伦之乐。”
  人群山呼:“谢主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等莲儿抬起头时,再想看一眼服侍的小主子时,四周的侍卫已经围了上来,午门打开,她们被生生的轰了出去。
  走出午门,外面停满了各式马车,见午门关上,外面的人一下子围了上去,见到宫女,抱起来就向马车里塞,嘴里叫道:“宫里已经把你卖给我们了。”

  太监们一哄而散,宫女们一抢而空。莲儿抱着妞妞,躲在一边,吓得瑟瑟发抖。
  这时,有俩个人走到她们身边,问道:“你是莲儿姑娘吧?”莲儿抱紧妞妞,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来人说道:“是张谦和,张大总管让我们再此等候,接你们去他的府邸。”说着两人架起她们,塞进了一辆马车。
  这时,惊人的一幕上演了,小武带了一群乞丐,把所有的马车全都围堵住了。
  小武走出人群,大声叫道:“你们不知道这里归谁管吗?”
  所有人纷纷下车,其中领头地说道:“小武哥,您这不是挡我们财路吗?”
  小武双手叉腰,吐口痰,叫道:“每辆车,我们都必须检查,让她们统统下车,快点!”

  其中有人见小武是个孩子,走出人群,叫道:“瞎了你的狗眼,没看见这是谁的车吗,这可是八大胡同里最有名的聚文斋的马车。识相的快点把路给我让开!”
  小武叫道:“Ji院就Ji院,不管叫什么名,都还是窑子。”
  来人见他不识闲,挥拳就打,小武左躲右闪,来人连边都摸不着,周围的乞丐一起起哄,来人也胆怯了。
  这时,那个领头的出来,拿出几块银元,放到他的手里,小武颠了颠,放到了口袋,叫道:“还是这位爷有见识。”
  领头的以为可以走了,招呼着大伙上车,但是,小武挥舞着手里棍棒,大叫道:“谢大爷的赏赐!”后面也齐声呼应。
  领头的见来势不妙,问道:“小武哥,还有什么事吗?”
  小武叫道:“下车,查人!”
  领头的问道:“你要找什么人?”
  小武说:“ 这就与你无关了。”
  小武再次挥舞棍棒,大叫:“把人全都给我赶下来。”乞丐众人像黄蜂一样扑了上去。
  一会功夫,刚被塞进车里的宫女又都齐刷刷站了出来。人群中让出了一条道,铁拐李拄着拐杖走了过来,像阅兵一般从她们身前走过,又消失在人群中。
  日期:2017-12-30 10:22:07
  68 命运多舛
  原来,张谦和就怕万一出事,接人的马车里有一层暗匣,才躲过了丐帮的搜捕。
  莲儿母女被张谦和绑架到了他在宫外的府院里。
  莲儿醒来时,看见自己被关在一间屋子里,窗门都被反锁在了外面,妞妞也不知去向。
  她慌张地拍打着窗门,大叫:“来人啊,开门啊!”
  这时,张谦和正搂着妞妞在厅堂里玩耍,枣花梨木圆桌上,摆满了好吃的水果。
  张谦和拿着一颗葡萄往妞妞嘴里喂,哄道:“妞妞,好吃吗?”妞妞把玩着手里的布娃娃,点点头。

  下人来报:“莲儿姑娘醒了,正在闹腾呢。”
  张谦和放下手里的葡萄,抱起妞妞,说道:“走,我们去见你额娘。”绕过长廊,妞妞就听到了,莲儿的哭喊声,闹着要额娘。
  张谦和放下妞妞,看着她跑了过去。
  莲儿听到了妞妞的叫声,更加哭的伤心欲绝了,大叫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带我们来这里,你们想干什么啊?”

  妞妞见不到额娘,哭喊着。
  张谦和这时才慢悠悠地走了过来,说道:“莲儿姑娘,是洒家,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里面的拍打声停止了:“公公,您这是要干什么啊,我们母女并没有得罪您老人家啊!”
  张谦和奸笑道:“莲儿姑娘,看来你是误解了洒家的一片好意啊,午门外的情景,你也是看见了,洒家可是出于一片好心,想收留你们母女二人在我这小院里,总比在外面风餐露宿,朝不保夕,流浪街头,要好吧,你说呢?”

  妞妞不停地喊着要额娘,张谦和示意下人打开了房门,莲儿一个箭步冲了出来,抱起妞妞,看见一脸奸笑的张谦和,说道:“公公,既然想帮莲儿,为何却用如此手段?”
  张谦和走近前来,莲儿向后避让,说道:“洒家,也是没有办法,现在这世道变了,在宫里,洒家还算能说的上话,出了宫,洒家连个屁也不是。”
  张谦和好似委屈地说道:“洒家年纪也大了,又是个阉人,身边无儿无女,在这个偌大的京城没有一个亲人,到死的那一天连一个披麻戴孝,送葬的人都没有,你说洒家,可怜不?”说着,掏出手巾擦泪。
  莲儿的心一下子软了,问道:“公公,你说的可是真心话?”
  张谦和说道:“洒家一个阉人,离死也不远了,有必要说瞎话骗你吗?”
  张谦和上前摸摸了妞妞的小脸蛋,笑道:“打从洒家第一眼看见妞妞,心里就喜欢上这个小东西了,你要是不嫌洒家是个阉人,就留在府里。洒家认你做个干女儿,你也不用在东奔西走,挨冻受饿,妞妞也好有了容身之处,你看可好?”

  莲儿一时也不知怎么办,说道:“公公,可容我想想。”
  张谦和说道:“不急,你好好想想就是了。”
  又看着妞妞,笑道:“一天了,你也饿坏了,我让下人备好了饭菜,我们去前厅吧。”
  妞妞这时也不闹了,说道:“爷爷给我做了许多好吃的,额娘,你也去吃点吧,可好吃了。”
  张谦和笑道:“妞妞真讨人喜欢。走吧,莲儿姑娘。”莲儿将信将疑地,随着他走了。
  梁士诒人脉广,有掌管着财政大权,各界人士都给他这个财神爷的面子。

  他又找了些赞同君主立宪制的人,表面文章做的是有声有色,又找了些小报馆,给钱请他们撰写德,日、英,法列国,在施行君主立宪制上的种种好处。
  这把火现在是越烧越旺了,连一些先前还反对的人士,思想都开始动摇了。
  坐镇西郊京城保定军校练兵的大公子袁克定,每日也会找来各家中外报纸,翻阅品读,越看是越开心,大赞,梁士诒会办事。
  杨度当初请他出来,这步棋算是走对了。
  杨度这边却一直看似毫无起色,急的袁克定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定。这天,袁克定再次设宴,请的还是这二位,梁士诒,杨度。
  酒过三巡,袁克定开口了:“杨子,燕孙兄这边可是风生水起,现在舆论对我们可是大为有利啊!你说说,丐帮现在愿不愿意与我们合作?”
  杨度一直沉默不语,现在被点名了,只好说道:“大公子,你也见到了,白头翁死活不愿丐帮与我们有任何瓜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