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4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霸气的对话,说的陆老爷子嘴角直抖,王承泽察觉陆老爷子异状,问陆老爷子有没有事,陆老爷子摆了摆手,说自己没事。
  曾茂才依旧微笑面对,陆老爷子缓了一会,说:“曾老板。你是个商人,这么做绝对不太好吧,有利可图的事情才可以做,没利可图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好,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真的不好。”
  其实陆老爷子说的话是事实,曾茂才帮我确实没什么好处,表面上来看,但是曾茂才心里不是这么衡量的,他认为我的潜力很大,可以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从今天带我来便可以看出,平时我这个位置是柳笙的,柳笙又是助理又是秘书,还是一个大美女,对生意有诸多帮助。
  陆老爷子想象不到,我还有别的能力,这话我说过,但是他不信,非要跟我对立,那么,互相伤害吧,其实,我是不愿意看到今天这个结果的,跟白子惠的亲人们对立,可是,现实所逼,没办法。
  曾茂才说:“这个就不用陆老操心了,陆老只需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会全力以赴做这件事。”
  陆老爷子点了点头。说:“好吧!我能跟董宁说几句话吗?”
  曾茂才笑笑,说:“可以。”
  曾茂才走到了一边,王承泽也是,留了一个小小的空间给我和陆老爷子。
  “董宁,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陆老爷子带着训斥对我说,不过在我看来。他有些着急,没了平常心。

  看来,我把他惹生气了。
  我摇了摇头,说:“陆老爷子,我不懂你的意思。”
  陆老爷子说:“我是说,你非要搞得这么大,非要对立,这样值得吗?”
  我抬头望了望头上的水晶灯,想了好几秒,我说:“陆老爷子,你知道吗?我头一次进这种地方,真的豪华。在这里呼吸,都感觉跟其他人不一样,在你看来,我应该是幸运的,应该知足对不对,可我也有野心啊!可我也有尊严啊!也有想要追求的幸福!”
  “在我看来。一切都值得,因为她是白子惠,因为我爱她,她也爱我,就算爱情不能当饭吃,可是爱情能让人昏了头,我不知道我们感情能到多久,但到多久算多久,那是我们的事,由我们开始,只能由我们结束,谁也别想从中破坏。”

  “所以,值得,很值得,我愿意用生命去捍卫,不知道这个答案,你满不满意。”
  陆老爷子笑了,说:“年轻人。我也年轻过,也有过冲动,不过冲过之后又有什么,只是空虚,这个世界,钱和利益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人拥有的感情,你和子惠现在确实很好,以后呢,你能保证一直爱她吗?她能保证一直爱你吗?”
  我说:“老爷子,你说这个就没意思了,我刚才也说了。我不确定这段感情是否能一直继续,但是人为的破坏,我不接受。”
  陆老爷子说:“我是子惠的姥爷,因为你的关系,子惠跟家里闹得不愉快,如果你爱子惠,就离开她。”
  这种话竟然也能说得出口,我服。
  我说:“陆老爷子,你应该知道子惠是什么样,她很不喜欢被人威胁,我并不觉得你的提议有多好。”
  陆老爷子说:“陆家是她的家,仗着子惠对你的爱,你就为所欲为吗?逼着她跟陆家决裂吗?”
  我笑了笑,说:“老爷子,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不是我逼子惠,而是你们逼她,就不能让她自己选择吗?错的是你们才对啊!”
  陆老爷子冷笑一声。说:“看来我说什么都没用了,看来我上次说的话你也忘记了,你不怕我伤害子惠吗?”
  用白子惠的安危来威胁我,不错。
  我又笑了,我说:“老爷子,你这话可就说错了。难道你现在就没伤害白子惠,难道你现在一切都为了她好?不把她当亲人的那个人是你,伤她最深的那个人也是你,其实我不想这么跟老爷子你这么说话的,但是竟然做出那样的事,咱就别打着亲情的旗号了。当**还要立牌坊,恶心。”
  这话我说的挺重的,尤其是对一位老者说,还是白子惠的姥爷,确实不妥,可是我真的有点被恶心到了。很多人都是这样,借着亲人这个身份对你指手画脚。
  陆老爷子指着我,手抖个不停,他说:“董宁,你还真是敢说啊!”

  我说:“陆老爷子,我希望你能对白子惠好点,你是她的亲姥爷啊!她已经够苦的了,小时候受欺负,不被重视,长大了变成赚钱机器,她很聪明,不过也很傻。她还以为自己的姥爷很好很好,站在自己这一边,哪知道,放长线钓大鱼,要她牺牲自己幸福,为陆家打一辈子工。我其实并不反对这样做,但是做这些之前,可不可以给白子惠一个选择的机会。”
  陆老爷子阴沉着脸,这时候,有位穿着晚礼服的女士走了过来,她看起来四十多岁了,身材保持的不错,还很苗条。
  “曾老板,陆老,真巧,你们都在。”
  曾茂才笑笑,向我和陆老爷子走来,聚在一起,他说:“燕总,你好,你还是这么漂亮,光彩照人。”
  燕总掩着嘴笑,说:“曾老板,你还是这么风趣,你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我真是佩服,谁也想不到你有今天的成就,眼光真好。”
  燕总说完,看向了我。说:“这位是?”
  曾茂才笑笑,说:“董宁,我兄弟。”
  燕总笑了笑,对我伸出了手,“你好。”
  我握了握,说:“你好。燕总。”
  燕总笑着跟曾茂才说:“一看就年轻有为。”

  说完,又问王承泽的来历,王承泽报了名号,“王承泽,临海集团。”
  燕总说:“你们年轻人真是了不得,年纪轻轻便掌管公司,前途不可限量。”
  王承泽笑笑,说:“我可比不了董宁,董宁是临海集团和陆氏集团合资公司的总经理。”
  燕总错愕了一下,王承泽这话看似奉承我,实际上是说我就是下属公司的总经理,其中的意味,显而易见。
  曾茂才笑笑,说:“董宁就是想出去闯闯,积累积累经验。”
  燕总笑了笑,说:“原来说这样。”
  这个燕总也是场面人,发现这里面的不对劲,便没有继续话题,而是说:“曾老板,陆老,不知道最近那块地你们有没有兴趣。”
  陆老爷子说:“当然有兴趣了,那是我们集团发展战略重心。”
  曾茂才说:“巧了,我也想要那块地,不过,是为我兄弟董宁个人购买。”
  这就有点扯了,曾茂才为我买一块地?怎么可能。
  我呆住了,其他人也呆住了,尤其是陆老爷子和王承泽。

  燕总笑了笑,说:“曾老板,你没开玩笑吧。”
  曾茂才笑笑,说:“我没开玩笑,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开玩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