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219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宣柔心气得身体直抖,颤着手指着上官景辰追去的方向,“你、你说让我包容一点的小姑娘,看看,看看她多有手段,你儿子都被迷得找不着北了。”
  白明月不欲多停留片刻,一心想要离开这里,她只顾着走路,也没有看人。路过喷泉池边的时候,有身上散发着强烈的香奈尔五号香水味的女人擦着她肩膀走了过来。
  没等她回过神来,那女人忽然哎呀一声,身子一歪,用力撞了她一下。
  白明月措不及防,被这猛地一撞之下,脚下一个没站稳,直接掉进了喷泉池。
  她猛地站起身,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浑身都湿透了,头发和衣服都在往下滴嗒滴嗒的滴着水。
  附近的宾客都惊住,愕然的看着一身狼狈的她。
  白明月紧紧的盯着那个故作惊慌,眼里的报复和得意却掩都掩不住的叶美美。
  “叶美美,真是好不久不见了。”白明月打了个寒颤,盯着对方,一字一句的道。
  她就那么漠然的站在水池中,一时也没想爬上来,冰冷的池水,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白明月突然就觉得自己很可笑,为了墨子寒,她勉强出席这种场合,应付一群她根本不认识的人。
  最终,她不但更加不快乐,好像也没有给墨子寒,带来什么好处——真是得不偿失啊。
  “呀,抱歉,白助理,怎么是你啊?”叶美美仿佛这才认出她来,惊慌的道:“我刚才走路的时候不小心,差点摔了,没想到撞到了你,害得你掉进了水池,真是对不起。”
  白明月捋了捋湿透的鬓发,看着一袭黑色低胸晚礼服的打扮的叶美美,倏地冷笑一声。
  “叶美美,我最近才听说,你离开了寒芒影视,签了别的公司。”
  “是呀,真遗憾,以后,我们都不会有什么机会打交道了。”叶美美说着,偏头看向旁边正朝她过来的中年男子,露出一个娇媚万分表情,甜甜的叫了一声杨总。
  白明月感觉脚下被冰冷的池水泡着,有些受不住了,这才强撑着费劲的爬了上去。
  在叶美美称做杨总的那个男人过来之前,白明月凑近她,用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笑着提醒了她一句。
  “叶美美,我没兴趣跟你过不去,你也别来招惹我。别人离开寒芒影视,我或许拿她会没办法,但你不同,你在我这儿,可还有别的把柄,忘了吗?”
  叶美美脸色刷的白了,她猛地扭过头,狠狠的看着她,眼里不无恨意。
  她确实忘了,都过了这么久,她早就不记得,自己还有一段录音的把柄在她那里。

  “那又能怎么样?”叶美美不甘心的道:“我现在已经离开了寒芒影视,你就算拿出这个证据,我现在的公司不但不会拿我怎么样,还会想尽办法替我摆平这事,你省省吧。”
  “那就试试看。”白明月见那男人已经近前,轻声笑着,丢下这句话径直转身。
  她浑身**的样子,吸引了不少人或惊异、或奇怪的表情,不禁苦笑。
  “明月,你……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上官景辰追了过来,看到她这副样子,大吃一惊。
  急忙脱下自己的外套,作势就要给她披上。

  白明月往后退了一步,无奈,却很坚决的摇头:“景辰,抱歉,我知道这样或许会伤害到你,但我真的不想再惹麻烦了,请你和我保持距离吧。”
  上官景辰无言以对,手僵在半空,许久才颓然收回。
  “明月,对不起。”
  这时,墨子寒走了过来,许久不见她回去,又正和几个投资人谈到合作的事情抽不开身。寻了个空让苏哲去找她,没想到却听到宣柔心为难她的事情,只好匆忙跑出来找她。

  墨子寒看她一身是水,不禁皱眉。他什么也没有问,直接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揽着她,向上官景辰郑重点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
  上官景辰眼神和他一碰,无声点头,两个男人彼此心照不宣。
  白明月靠着车窗,衣服湿嗒嗒的,贴在身上,十分难受。车里空调温度开得很高,她脸颊顿时被暖气熏得通红。
  墨子寒带她出来时,见她冻得脸色发白,一直抖个不停。
  吩咐司机:“把暖气调高一点。”

  司机照办之后,他仔细看着白明月,直到她不再冷的发抖才放心。
  自己却热的受不住,扯了衬衣上的扣子,松开了领口透着气。
  “还冷吗?”他紧张的看着白明月,问。
  白明月摇了摇头,刻意忽视这些。脸对着车窗外,半垂着眼睫,一言不发。
  墨子寒见她上车之后,一句话也没有对他说过。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墨子寒有些不解。然而,看到她头发湿成一缕缕的贴在脸颊两侧时,眼里顿时闪过一丝冷芒。

  “谁把你衣服弄湿的?”他扣着她的腰,用力将她抱到怀里,低声问她。
  “没,不小心掉进水池弄湿的。”白明月不欲多说,叶美美如今不是寒芒的艺人。同行是冤家,她现在所在的娱乐公司和墨子寒的寒芒影视自然就是竞争对手。
  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给墨子寒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何况,说到底,墨子寒也是因为她的关系,才逼得叶美美不得不转投其他公司旗下。
  就当是欠她的吧,白明月不愿再多作纠缠。

  “宴会上,上官景辰的母亲是不是对你……”墨子寒心情十分复杂,说到底,宣柔心是白明月的生母,当着白明月的面提起他,总是让他觉得不知道该以哪种心情说起才好。
  “宴会上的事情,我不想再提。”白明月神情恹恹的,抬眸看着他,眼里带着几分恳求:“你别再问,也别再提好吗?”
  墨子寒心下一软,他点点头,没再说话。
  白明月推了推他,“这样太热了。”
  说着,她坐开了一些,挨着车壁靠着,再次将脸转向车窗外看着什么,没再说话。
  暖气开得很足,墨子寒确实很热。然而心里的温度,却骤然冷却了几分。
  白明月在有意疏远他,他想起在晚宴上,无意中听到几位公司董事的太太在打听他们的事情。
  “听说寒芒影视集团总裁墨子寒今天是带着未婚妻出席宴,怎么都没听说他们什么时候订的婚,结婚的日子有没有定呢?”
  “那谁知道,不过我看十有**这位墨总只是嘴上说说的,连个正式的订婚典礼都没有,明显就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以后不好反悔嘛……”
  墨子寒那时才知道,对于这件事情,他有多么的轻率和不慎重。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白明月一定听到了很多不好听的话,所以才能他心生怨气。
  墨子寒心想,她一定是生气了。
  然而想归想,他没哄过人,明知道她不开心,却不知道该怎么哄她才好。
  日期:2018-01-01 18: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