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9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先生不会来救你,整个滨城都知道,叶小姐才是他的未婚妻。】男人拿着刑具夹住她的手,阴沉地笑道,【别忘了是他把你送过来的。】
  黎七羽眼瞳慢慢地回过神,仿佛这才看清眼前的人,明白她的处境。
  她的眼神一片死灰,淡漠地闭眼,没有再吭一声疼。
  雷克看着这残忍的受刑场面,眼眶也发红了,他真的没想到把黎七羽交换过去,会是这样的场面!她遭受过这么多折磨,却一个字没说!
  【你永远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当年盛公子抛弃你,选择了百伊。现在薄帝也抛弃了你,选择了别的女人。】黎母抬起拐杖尖锐的一端,狠狠捅在黎七羽的肩。
  黎七羽痛得嘴唇颤抖:【所有的事都是你做的……是你们抓了叶之璐,栽赃我?】
  【是又怎么样,没人会相信你。】黎母狠声说,【当年不也连你自己到最后都怀疑是你杀的人?】
  薄夜渊跪在屏幕前,像一尊石雕。
  她无数次说,薄夜渊不是我……我没有抓叶之璐,都不是我做的……有人陷害我!
  可他没有信过她,一次也没有。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他指责她为什么这么恶毒。
  【为什么……那么恨我……既然那么讨厌我,当年……不该把我生出来啊……】黎七羽绝望痛苦,被遗弃地破碎。在那个废旧的工厂,她眼角疯狂地落着泪,每一滴泪,都像毒液渗进薄夜渊的骨子里。
  他想起她在小夜灯里说,从来没有人爱过她,所有她才会一次次杀死自己的人格。她说她患的病又叫缺爱症,需要有人爱她才可以治愈……
  薄夜渊痛得全身都在颤抖,她说得轻描淡写,他却从来没有领会过她的每个字,都是她伤口沥血而出。

  【薄夜渊,我希望薄老夫人、薄野薰都能回来,希望有很多家人爱你……你不会懂没有人爱的感受……】
  她温柔抱着他,低声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不理解。
  只觉得这女人任性,她想要怎样他得怎样……
  他在心里怪她戏弄他,让他召开宴会丢进脸面的时候,她想的是有更多人爱他。
  到此,薄夜渊发现他从来没有真正地了解过黎七羽的内心,她伪装在坚强下温柔的心。被这个世界所有的人残忍对待,也没有改变她的善意。
  暴雨,黎七羽被拖去了墓地。
  她的身体被折磨到了极致,腿骨打断了,她痛得昏死过去像永远都不会清醒。
  薄夜渊眼神发空,她遭受的折磨都在鞭打他的灵魂。
  “黎七羽……”他嘶哑地叫她,希望能够时光逆流,他现在回到她身边,在她最痛的时候把她抱在怀里……
  大雨浇透着她浑身是血的身体,她被扔在公墓前,铁链缠绕着她的身体,当钉子穿过她的肩骨钉在墓碑的时候,她痛得醒来,模糊地呻一吟。
  黎母狠狠地说着侮辱的话,黎七羽的精神接近崩溃,高烧让她胡言乱语……
  【不是我……我没有杀人……】

  薄夜渊手掌贴着她的脸,眼泪跟她一起落下。黎七羽不是你,凶手不是你,恶毒的不是你……最可怜的才是你。
  【薄夜渊……我好痛啊……】
  薄夜渊痛得抽搐,肩膀剧烈颤抖不止,大脑像是无数根线在拉扯着,愠愠胀胀。
  他舍不得她痛一点点,她平时蹭了点皮,他都觉得剐心地疼,想起她肩被穿透的伤,她浑身大大小小的伤痕……
  黎七羽悠长的睫毛滴着粘稠的血,苍白地呼吸。他好像已经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的羸弱。

  他伸手去抚摸她的脸,她的流血的肩骨,她折断在地的腿……她浑身每一处伤,脆弱得像濒死的鸟。
  【是不是我真的那么差劲……所有人都讨厌我……我真的很失败……薄夜渊……对不起……】
  我爱你……黎七羽,我爱你!
  薄夜渊一遍遍地喊着,她再也听不见。
  错的是他,她是他最爱的女人,但他竟然让她如此卑怜地被人欺负……

  黎母狂笑着,鞭子打在她身,嘲笑着她的呓语:【差劲的当然是你,所有人都讨厌你……算你跪着道歉,那个薄少爷也不会要你,他身边的叶小姐你好一万倍!】
  薄夜渊每根神经剧烈扯痛,恨!之!入!骨!
  拳头狂乱地砸在地,一拳落在屏幕黎母张狂的脸,震出了裂纹。
  “少爷,别看了。”雷克伸手去关。
  “闭嘴——你他妈~的闭嘴——你敢动一下试试?”

  雷克抹了一把泪,身体被掀出去,狠狠砸在地。
  薄夜渊可怖的拳头狠戾地砸在他身、头,尽情地发泄着愠怒:“我让你把她亲手交给北堂枫,我要你照顾好她——你是这样照顾她的——”
  雷克不敢还手,黎七羽的遭遇令人发指。
  那样残忍的折磨别说是她一个女孩,算是刚强的男人也受不了。他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
  薄夜渊做了一个很痛的梦,梦见黎七羽被穿透肩骨钉在石碑,一直哭着叫他的名字,他去救她,却变成了北堂枫。
  他眼睁睁看着北堂枫抱着她在鲜血淋漓……
  公墓里开始大爆炸,火光满天。

  大雨浇不熄狂烧的火焰,北堂枫抱着黎七羽跌倒在地,深深刀口的腹部流着血,他说着薄夜渊想要说的话,做着应该是他去做的事。
  薄夜渊痛得快无法呼吸……
  醒来后,薄夜渊头发蓬乱,双眼充血,得知一切不是噩梦而是事实,他痛得更难过。
  啊!啊!!啊!!!!!
  起居室里所有的家具,沦为废墟。
  他疯狂地砸,谁也劝不住他,他想杀人,可该怪谁?该杀的是他自己,该死的只有他!
  他拿出手枪,气得浑身颤抖拿不稳,想去找黎母,她已经死了,那些欺负过黎七羽的保镖都死了,所有坏人北堂枫都已经处理干净。
  差他一个,薄夜渊,他是伤黎七羽最重的人,只剩下他好端端地活着。
  薄夜渊真想一枪崩了自己,可是活着死了难,他这样死了结束痛苦,太便宜了他自己。
  薄夜渊带血的手攥着手枪,狠狠地砸自己的头。
  头里像有千万的血蚁在啃噬他,痛得要挖出来……
  佣人在门口听到剧烈的动静,没有一个敢进来,保镖长冒死打开门,一枚子丨弹丨飞了过来。
  雷克昨天被走到颅内出血,差点脑瘫。
  已经被送到医院急救,肋骨断了四根……

  如果不是保镖长及时制止,雷克已经被揍死了。
  薄夜渊揍到手骨脱臼,攥着手枪靠着床尾坐着,不知道是碰到了幻影仪的键,黎七羽的虚影在他面前出现。
  她刚刚洗过澡,从浴室里走出来,揉着蓬松的长发,嘴角带着笑。
  【不要不开心了,我喜欢看你笑起来的样子……】
  【你总是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你,我很认真的想了这个问题,因为番茄和西红柿,樱桃和车厘子,我喜欢的人和你。】
  日期:2018-01-01 18: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