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8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么多可以让他开心到爆炸的消息,都不能缓解他的泪水。

  闭眼,他的脑海满是黎七羽绝望的小脸……
  那个骄傲满满的女人,是怎么被他一点点挫掉锐气,像扒光了的刺猬,浑身都是淋漓的伤口。
  她说过,他从来都不了解她……
  他以为了解得够多了,却像个瞎子,看着她在他面前遭受悲痛而无动于衷。更甚至他做了什么,他才是那个一手导致她人格分裂的罪魁祸首。
  【曾经的黎七羽爱过你,是你没有珍惜,薄夜渊,我为你死过一次,这辈子绝不会爱你,为你死第二次!】

  直升飞机下,喷泉池和十字架的教堂渐渐远了,整个世界在他的脑海恍惚。
  【我从出生没有人爱我,所有人都讨厌我、不要我……包括你!我是恶毒,想要报复所有伤害过我的人……】
  薄夜渊按着太阳穴,眼泪滚烫地滴淌。
  她一点也不恶毒,恶毒的是这个伤害她的世界。她没有舍得让叶之璐怀他的孩子,她那时候喜欢他的,她有好多次给了他机会,想要跟他在一起,他一次也没有把握。
  薄夜渊痛得浑身的经脉纠结,痛得哭出声,像负重伤的野兽。
  雷克眼睛模糊,心口也是震荡不止……
  一直到最后,黎七羽也没有说出她被交换叶之璐的真相,她隐瞒于此,是保他?
  “少爷……”雷克提起勇气,却看着薄夜渊悲痛欲绝的样子不知道该怎么说,在这时候提到黎七羽的悲惨,只会让他更无望地痛苦。
  保镖长戴着飞行头盔坐在飞机副驾驶,凝了声问:“确定北堂少爷已经走了?”

  北堂山庄。
  年老的佣人们一字排开跪在空地,说北堂枫昨晚连夜走了,他只带走了一些体己的佣人,精锐的保镖也第一时间撤走了,现在还留在北堂庄园的人,都是年迈的、或者准备辞职回家的,他们被留下来收拾庄园,然后动身离开,回自己老家。
  佣人们头顶着枪,一个个摇头哀求,没有人知道少主去了什么地方……他们,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下人。
  皇家私人飞机降落在撒旦城前的空地……
  薄夜渊走下飞机,眼眶猩红的,像吸血鬼滴出了血泪。
  “少爷,整个撒旦城我们已经派人搜索了……”雷克按着蓝牙耳机道,“都走了。”
  除了一些大样的家具都盖了防尘罩,贵重物品全部搬空。
  佣人们忙碌着,将大部分东西收拾归纳放进盒子里,其余都遮罩子,显然是要留空这座城堡,一幅未来几十年都可能不会再住人的样子。
  保镖长审问了年老的管家,拿着物件过来道:“少爷,人真的走了,这是北堂先生走之前……派人转交给你的。”

  北堂枫,有东西转交给他?
  薄夜渊眼神更是猩红,接过牛皮纸袋,目光投向城堡……
  他率领大部队进撒旦城,已经早有他的保镖占领这里,像一条条猎犬四处搜找。
  如果北堂枫没有走,薄夜渊的人怎么可能肆意闯入,整个北堂庄园都失去防守。
  薄夜渊从踏进这片领地时,已经知道来晚了……
  北堂枫昨晚悄悄地带着黎七羽走了!雷克今早才截获消息!
  牛皮袋里是一份录像盘,薄夜渊砰地一脚踹开起居室的门,佣人说,这是黎七羽住的房间,奢华的帷幕垂落而下,房间里似乎残留着她的味道。

  薄夜渊在木质的地面走着,一把掀开大床的防尘罩……
  所有的床单、床裙都撤走了,他在空空的床架坐下,眼神颓然。
  雷克接通家庭影院的屏幕,小声问:“少爷,要不要打开看看?”
  薄夜渊抬手递给录像盘,这一天发生的事太多,每一桩都让他冲击力过大,他快承受不了。
  黎七羽走了,走得毫无声息,而在走之前,他知道了一切。
  如果早一天小夜灯坏了,他能留下她,可他失去了最后的资格。
  这是老天对他的惩罚?薄夜渊不认命——
  “查,给我查每一艘航班,查北堂枫去了哪?!”薄夜渊攥着手机,冷声下令。

  明知道北堂枫真要走,不可能会给他任何寻找的机会……
  屏幕亮起来,是一个废旧的工厂。
  叶之璐被绑在椅子,身后站着一排身形彪壮的男人,打开的大门有人进来了,黎七羽双手绑着绳索,面无表情地呆滞。
  薄夜渊眼神里闪过可怖,这是……
  雷克看到画面那一刻,也惊呆了,立马知道北堂少爷留下这份“礼物”是为什么。
  黎七羽浑身是伤,头发散乱,嘴角沾着血。

  那一天,她被带去跟叶之璐交换时,在薄家被打了十几棍,骨头都要折了,走起路来腿跛得厉害,摇摇晃晃的。
  两个带她来的保镖架着她的肩臂,扶着她才让她不至于摔倒。
  【薄夜渊……救我……】叶之璐迷离地哭着,带带盯着黎七羽。
  【你要的人带来了,把叶小姐还给我们。】保镖冷厉着说道,与对方交换了人质,那张绑缚的铁椅按下黎七羽,她绝望地闭眼,脸色纸一样苍白!
  【呜……】叶之璐披着保镖的外套,哭着问,【是薄帝来救我的吗……】

  【少爷在家里等你,叶小姐你不会有事的,我们走吧。】
  薄夜渊浑身像被电击,猛然意识到这是哪一天!
  他从来没有要救叶之璐,更别提拿黎七羽去换!
  那一天,他是打算放黎七羽回北堂枫身边,并命令雷克送她回去……可为什么黎七羽会被送去废旧的工厂?
  屏幕里闪过雪花,黎母坐在幽密的控制室里,拿着对讲机,脸部大面积烧伤让她显得狰狞,嘴角裂开的狂笑像绿色女巫:【北堂少爷,很意外吧?你的未婚妻落在我手里了……我一直很好,她黎七羽到底哪里好,被薄家踹掉不要的脏抹布,你怎么会捡起来当宝贝?】
  这段视频,是当初黎母直播给北堂枫的——
  【我今天倒要看看她怎么死,你也看到了,薄夜渊宁愿把她来交换别的女人,她根本一不值!】
  薄夜渊的眼底,涌起可怖的暗光,毁天灭地地十级风暴……
  墓地里的大爆炸,是黎七羽无意提了几句,但从来没说详细!

  黎七羽只是说,当初墓地爆炸,他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北堂枫救了她,他已经死了……
  薄夜渊调查过,可墓地一毁,所有证据都烟消云散了,他根本无从查起。
  加薄夫人怕牵连到她,爆炸事件结束后,她第一时间把证据销毁了。
  薄夜渊看着桌的刑具被一样样拿起来,招呼在黎七羽的身,他疯狂地站起来,想要冲进去撕碎他们!
  黎七羽消瘦的身体轻轻颤抖着,无数次痛得昏死过去,又被电醒……
  薄夜渊手按在屏幕,隔着玻璃抚摸她昏迷的脸,血液逆流。
  黎七羽,你到底背着我还受了多少苦……为什么我都不知道……
  薄夜渊的腿像被打折跪下去,冰冷的屏幕划过长长的泪。
  黎七羽忽然尖叫一声,痛得惊醒。
  她竖缩的眼瞳涣散地睁大着,轻轻呻吟了一个名字:【薄夜渊……】

  薄夜渊,她在叫他。
  薄夜渊的眼眶刺痛地酸红,他从来都没有救过她,她……叫着他的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