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8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夜渊,生日快乐,和你相遇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小七夜是你给我最好的礼物。我没爱过别人,我只爱过你一个。但是……仅限于这个时候的我……】
  薄夜渊将小夜灯交给雷克,从罗马柱里首先拿出一件叠放整齐的大衣……
  这是,在医院里他穿过的大衣!
  衣服洗干净了、熨烫整齐,贴着张字条:薄夜渊,今晚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遇见你了,你喜欢她吗?我既害怕你喜欢她,又怕你不喜欢她……

  薄夜渊的眼睛红了,想起躲在他衣柜里,那个生涩发抖的黎七羽。他以为她是假装的,狠狠凶她!羞辱她!
  回想起在医院里那几天,他做的每件事都混蛋……每个表情都欠揍。
  她伤痕累累、消瘦苍白,他却没有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把她抱紧怀里。
  她说的对,他不被她信任,她不敢回到他身边是因为他从来没给过她依靠感——
  衣服口袋里掉落出来个戒指盒,他像七旬的老人,慢动作驼背捡起来。
  大拇指推开盖,阳光射的钻戒灿烂地流转。
  那颗5.2177克拉的心形戒指……
  薄夜渊肩头重重地颤住,他重病躺在病床看到的小护士不是别人,是她,他亲手把戒指塞进她的指间!
  薄夜渊眼角划过滚烫,像一团火落在大地,生出悔恨的荆棘。
  她去看他了,她根本舍不得他死!
  她连去看望他都偷偷的,不让他知道,也不肯承认!
  薄夜渊喉头剧烈地哽咽,攥住戒指,这迟来的真相只让他从没有如此痛恨过他自己……
  薄夜渊慢慢从空心的罗马柱里拿出东西,每一样都是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小七夜的纪念相册,在书页有宝宝刚出生的照片,那是黎七羽和小七夜唯一的合照,她虚弱地躺在蕾一丝繁复的床裙,魇丽的脸陷落着大靠枕,生产后的她还在昏睡。
  而在枕边,小七夜被襁褓裹着,闭着小眼睛依偎着妈妈……
  这张照片是在黎七羽还没醒来之前拍的,她清醒以后,小七夜被抱走了。
  一张张翻开,小家伙随着眉眼长开,越来越像薄夜渊……
  他的小型复刻版,和怀表里他小时候的样子如出一辙!
  【我以前告诉你我失忆的话,并不全面,我其实患有解离症……】
  薄夜渊耳边回响着小夜灯里黎七羽的话,【这种病简而言之,一种人格残杀症,在喷泉池里有我的病历,你看了知道了。以前的黎七羽也爱过你,可她也爱过北堂枫,爱过盛十年……她们是我,又都不是我。我现在身体里又潜藏出新的人格,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这个人格消失了,下个人格会不会喜欢你,你们会不会在一起?只是想想,我觉得嫉妒得发疯了……】
  一摞的病历单夹在册子里,洋洋洒洒是医生的诊断笔迹,还有一些她从书籍、报纸里剪裁下来的解离症资料,完整地解析这种病的症状、发作病例。
  【原来爱情那么自私,狭隘到我无法容忍另一个我去被你爱。所以当时我才会吃梦游七羽的醋,才会那么伤心难过。薄夜渊,未来也许我会再也不见,像从前消失的那些黎七羽一样,不复存在。这短短两年不到的时光,只有你,是我活着的唯一见证……】
  薄夜渊手指颤抖地翻着资料,泪水大颗大颗咽在纸张。

  他视线模糊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字在他的眼皮跳跃,他无法认真去看,只觉得心肺闷到要炸裂开了!
  【我只要一想到,你从来也不在乎我是谁,甚至根本不知道我这个人格存在过,你只要黎七羽这个人,管她是怎样的灵魂你都接受,我难受得悲哀。太害怕这一天会到来,薄夜渊,如果我不告诉你,你能区分我们吗?】
  薄夜渊攥紧了手指,如果他无法区分,当初为什么不会爱“失忆前”的她……
  诊断书,医生批注的字,像针刺进他的身体:
  病人情绪激动反复,深深自我厌弃,她感到被这个世界抛弃,不被需要……从而在潜意识里扼杀本我人格……在恋情受到创伤,亲情遭到遗弃,让她倍感绝望……
  薄夜渊身体重重震栗,从来没想到黎七羽的病重到这种地步,她一直在承受着精神压力。

  而他呢?在她病重的时候,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黎七羽,你这么贱,也配有人爱?】【黎家为什么你偏偏不讨喜,都是你活该的!】【像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不配活着……】
  在黎七羽最惨最痛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拯救她出水火,他只会更重地踹她一脚。
  薄夜渊晃着要站不稳,雷克扶着他:“少爷……没事吧?”
  “解离症……我要这个病的所有资料。”

  “我马召集医生。”
  薄夜渊将诊断书递给他,他头疼得厉害,眼睛也胀痛得一直冒着泪雾,别说字,连人影都看不清:“研究她的病情,她……病到了哪一步。”
  薄夜渊害怕得站不稳,靠着喷泉池坐下,狠狠往脸一擦,满手都是泪水。
  罗马柱里除了一本日记,还有几件纪念礼物——
  薄夜渊全都拿出来,抱在胸前。
  【不过,我应该不用太担心,知道你爱我以后,我的病好像得到控制了,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发作。我想它还有个名字叫缺爱病,有人爱着才行啊……】黎七羽轻笑起来,【真幸运在我彻底消失以前,知道薄夜渊你这么爱我。我会好好珍惜你的,这一次,我们把所有误会都解开,过去的我做的错事,你也原谅我好不好?】

  豪华直升机已在喷泉池降落,薄夜渊是被扶着去的,好像在沙场负了重伤的战士,他双腿废掉的麻木,都不会好好走路了。
  一身的冷汗,每一个细胞都在剧痛。
  飞机开往北堂山庄,他抱着所有“爱的证据”,沉重得灵魂难以负荷。
  曾以为知道黎七羽爱他的那一刻,他会幸福得天;可现在他后悔了,宁愿黎七羽从来没爱过他,他一个人好好地爱她疼她够了。

  【录音的时间不多了,最后我提到叶之璐,你最不想听的话题。当初在美国我虽然调换她替我代一孕,可注射的精孑我也做了手脚,换了薄野薰的。】
  薄夜渊短发都是冷汗,面容异地青白。
  如果这些惊喜放在生日夜,他会高兴得发疯,因为她在他面前,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他做错的事一件件跪着还完。而不是现在,他无力得恐慌。
  他们有孩子,小七夜,而宝宝生死未卜,他还错杀了薄夫人。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让他来到这个世界,薄夜渊我请求你,不要赶他走,好好带着他长大,给我为过错弥补的机会好吗?我每次想到这个孩子,都很窒息,是我不负责的任性,让他出生在这个没有人爱他的世界。我从小被所有人厌弃,太知道这种感受,如果你不能爱小天赐,也别伤害他……真希望小七夜救出来那天,我们一家四口永远在一起……】
  “黎七羽……只要你回到我身边,你想要我怎样都答应你……”薄夜渊低哑的嗓音磨砺,痛得泣血,“你想养谁养谁,你想揍谁揍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