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58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有点纳闷,鸣翠怎么会同意把静心留下呢?再着说,回国找个地方养就行了,就美国的好吗?
  我并不是打抱不平,只是感觉静心在这里一天,就有一天的危险。
  “林姐,关于静心的事,还是在这里养一段时间再定吧!”我只能用这种话推脱掉。
  吕大安偷偷告诉我,林辉这个女人怎么不像以前那样了。
  我对胖子说,先不要声张,估计林辉着急了,她想急于验证静心到底是不是她的孩子。
  “靠!太他妈八卦了!太复杂了!简直就是一部小说啊!”吕大安发着牢骚。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胖子问我是不是发情了,让我去找林辉泄泄火去。
  哎,这胖子根本都不懂我心思,我想的更多的是如果静心是林辉的孩子,我该怎么办?那可是鸣翠最不想知道的事实。
  “咚-咚”,房门被人轻轻的敲了两声,“雨仓,我有点事找你,你能出来一下吗?”
  我听出是林辉的声音来,这样晚了,她找我有啥事?
  胖子早就进入梦乡,我推开门,只见林辉穿了一件很短的睡裙站在我门口。
  我连忙把门关住 ,“林姐,有啥急事吗?”
  “呵呵,没急事,就不能说会儿话了!”说完林辉就朝她的房间走去。

  我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女人要干啥呀,弄的这样神神秘秘的。
  “呵呵,你还愣着干嘛,来我房间喝点红酒!”林辉回头招呼我。
  我随即就跟了过去。心想管她能咋地了,喝点酒睡觉更舒服。
  到了林辉房间,我有点不自在了,特别是她那明晃晃的大腿太刺眼。

  “来喝一杯!”林辉递给我一杯酒,我看了看她,特别是她那高耸的山峰中,峰回路转,让我心荡起来。
  “我今天说的那些话,你别介意啊,我感觉还是鸣翠考虑周全,在国内或许能找到为静心养伤的好地方,还方便些!”林辉说着话,轻轻的坐在我身边。
  我没想到她找我竟是这些事,以为静心又出什么事了呢。
  “林姐,我没多想,鸣姐那边都给静心找好了!”我对林辉这样说,就是让她打消这个念头。
  我想得抓紧走了,否则林辉就要实施她的下一步计划,与静心进行DNA配对,这要是配上对,我这不是白来一趟吗,怎么向鸣翠交待呢。
  林辉又把头靠向了我的肩膀,她轻轻的靠近我,对着我耳朵小声说道,“雨仓,能吻我一下吗?”
  我一时不所措,紧张的手心额头直冒汗。

  林辉的这一举动彻底把我男性的荷尔蒙激发出来,当时我就紧张血液上涌,但内心中我不断提醒自己,要忍住!要稳住!
  “林姐,你很漂亮!”我紧张的只能用这话回复她了。这时我听到吕大安出来上卫生间的声音。这小子还故意在客厅里咳嗽两声,我想这是在提醒我呢!
  “林姐,我得回去休息了……”说着我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但林辉却对我说,她不想与静心做DNA鉴定了,让我放心就是。
  我回头冲她点点头,然后推开门就回房间了。

  一进屋,吕大安就笑着对我说,“大仓,你小子趁我熟睡之际,与女人偷情,也不想着哥们,真没良心!”
  “靠!傻B,林姐找我谈事去了!”我没好气的对吕胖子说。
  “哎呀,可别圆了,大半夜的有啥好说的!”吕大安这小子真是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和你解释不清,你现在去问林姐去!”我对吕胖子没好气的说道。
  我对吕大安说,估计林辉不想做DNA鉴定,也有她的打算,她不想因为静心,与鸣翠的关系弄掰。
  吕大安认为,林辉就是做了,如果不是她的孩子,她也难受。
  细想想这胖子说的话也对,林辉与鸣翠同样都是女人,她不可能不面对这样的打击。
  我和吕大安说着话也就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的手机突然想个不停。看来鸣翠来电话了。
  我一看手机号是臧琳的,于是就把电话接通了。
  “大仓,不好了!咱们的店失火了!”听到臧琳说失火了,我腾得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打开台灯,就问臧琳小虹没啥事吧。
  臧琳说小虹受伤了,正送医院治疗呢。
  我心想了,坏了,肯定有人在使坏!
  吕大安也听到我打电话声音了,就起来问我怎么回事,我说店里被人烧了,而且小虹也被烧伤了。
  吕大安连忙问到底怎么回事,我告诉吕大安这把火来的很蹊跷,而且半夜点的火,监控设置都烧坏了。
  “我靠!让小琳报案啊!”吕大安催促我说。

  我没好气对吕大安说,“报了!但又能查出什么来!”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不仅烧毁我的店,而且也把我们今晚休息时间烧没了。
  远在美国,但心里着急,真想立即飞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吕大安劝我不要着急了,事已至此,先让臧琳把店关了,等丨警丨察查完了再说。
  我想只能这样了,这样远,我回去也查不出什么问题来。
  我仰天长叹:怎么倒霉的总是我呀!

  得知我的店被火烧的消息,林辉也很同情,她问我什么时候回国,我无奈的摇摇头,“我要看静心的恢复程度,她现在还正在恢复期,也不能说走就走。”
  林辉点点头,“雨仓,你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我看好你!”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心想再怎么看好我,反正闹心事已经发生了,就是我回国也一时半会解决不这些问题。
  我最担心的是小虹烧伤,她是做模特出身的,如果烧身面积过大,我对不起人家啊。
  吕大安对我说,他听臧婉说了,小虹烧伤面积不大,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必竟是烧伤,那可是不可逆转的伤痕。
  鸣翠打来电话,一再安慰我,不要让我太过担心,她已经找人帮我修复店面了。

  对于鸣翠的帮助,我很感谢,但我最想知道的,什么时候能把那个纵火的人抓到,以解心头之恨。
  静心恢复的也很快,从以前吃流食,到现在已经能进食了,枯瘦如柴的身体也逐渐丰满起来,现在自己已经能下地活动了。
  每次我和吕大安去看静心时,静心都一再表示感谢,她说如果不是我和吕大安,自己可能就不会有今天。
  我笑着对静心的说,最为感谢的应该是鸣翠两个同学,还有那些为静心精心治疗的医生团队。
  静心胃口大好后,很想吃国内的菜,于是我和吕大安就不停的给静心做些她喜欢吃的菜,但麻辣烫可不能让她吃,医生说了,刺激性食品现在绝对不能吃,因为静心的胃肠功能刚刚恢复。
  日期:2017-01-24 09: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