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57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据林辉说,丨警丨察已经对她所住的房屋进行监测,但过去几天了,丨警丨察那边也没查出什么原因,也没有找到是谁来到别墅安装的。
  这些破事我不愿多想,静心治疗的事是大事。
  还好,新搬的这个住处离医院不太远,我可以随时去了解静心的病情。
  这天我正要去医院,我接到臧琳的电话,她告诉我,这段时间很多顾客都抱怨,认为我不在,有些疑难问题,臧琳很难应付,她问我回国具体的时间。
  哎,也难为臧琳,平时的工作她都能应付过来,但人有千面,总会碰到一些刁难的顾客,臧琳只能往我身上推,说我去美国深造了,很快就会回来。
  为了防止顾客流失,我让臧琳不要与顾客预约的时间太准确,如果回不来,就会给人造成失约的问题。
  从臧琳的电话中,我能听出,她很希望我早点回去,但现在静心的病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治好,我不能半途把静心扔在美国自己回去。

  我也没告诉臧琳,那个曾经让她怀孕的男人。
  现在臧琳一定反悔不该把孩子生下来,我也知道她也在试图与我把那纸协议毁掉。
  我来到医院,隔着窗子我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静心,奇迹真的发生了,只见静心已经睁开眼,不过插在嘴上的呼吸机挡住我的视线,我不知道静心在想什么。
  我兴冲冲地找到那些治疗的医生,连笔划带说,反正这帮美国医生都跟着我过来了看静心。
  鸣翠那个男同学恰巧来到医院,他听说静心睁眼了,笑了笑,说是前几天就睁了,只不过我没看到。

  “不知道静心什么时候能胖起来,瘦成这样,还能站立吗?”我问鸣翠男同学和林辉。
  没想到我问这话还真是问对了,他告诉我,现在静心正在逐步恢复,如果没意外的话,这次治疗是成功的。
  至于静心能否恢复到以前的模样,他也心里没底。医生们也都认为,静心长期卧床,估计站立能力会受到影响。
  我听他们这样说,更加担心了,静心要是站不起来,那可是一辈子瘫痪在床。

  鸣翠男同学告诉我,能治好就很成幸了,不要奢求太多。
  我现在真是痛恨那个给静心下毒的人,如果知道他是谁,千刀万剐了他!
  林辉对静心的治疗顺利,也很高兴,她邀请我和吕大安去了酒吧喝酒庆祝。
  其实我根本没心情去喝酒,现在也不是定论的时候,不过林辉盛情难却,不去又不好。吕大安偷笑着说,会不会影响我与林辉的单独相处,我真想一脚把胖子踹回国去。
  我就不谈论美国的酒吧好与坏了,反正那种若明若暗的灯光,加上嘈杂的音乐声,让人不自觉就兴奋起来。

  林辉告诉我们,她平时心情不好时就会来到这里放松一下自己。我有点奇怪,今天应该是高兴的日子,那她为什么来这里呢?
  静心的治疗总算结束了,剩下就只能靠身体自我恢复,补助药物也很正常。
  我担心静心身体真的一时难以恢复过来,不过听说静心头部可以自己转动,这令我十分欣慰,只要头能动,身体其他部分就会慢慢恢复过来。
  我把这些情况告诉了鸣翠,她听了也很高兴,并让我拍几张相片给她传过来。
  我和鸣翠商量,如果静心能动了,就可以回国休养了,总在这里也不是长法。
  鸣翠同意了我的建议,她说等我回国后,将把这些治疗清单作为证据,再次请求公丨安丨部门进行侦查,一定要查出个水落石出。
  我更为担心静心如果回国后,会不会有人再次谋害她。
  如果那个谋害她的人是袁凯,那这小子可真是丧尽天良了,连自己的妹妹都能下手,可想而知他能对谁不狠呢。
  为了以防万一,我和吕大安轮流去医院照顾静心,虽然有专门医生和护士,我想就是在一旁看着静心也放心。
  静心瘦弱的身体在慢慢恢复,有天我进入病房时,静心冲我微笑着,那是来自一种发自内心的微笑。

  我趴在静心耳边,问她想吃什么,静心用手指轻轻的在我手机上画着,我不知道她要什么,只是感觉到一个圆,我赶紧让大安去买个汉堡过来,但让医生给制止了,他们说现在静心还没到吃那东西的时候。
  过了半个月,我和吕大安商量准备择机回国,吕大安说现在回去,静心根本就不能走动。我也知道这个情况,但我总感觉一双眼睛在盯着静心,让我很是不安。
  吕大安认为我想太多了,谁还会跑到美国来谋害静心,我对胖子说,袁凯的能量很大,不要认为他在国内厉害,他国外也有很多客户与生意。
  静心可以拄拐杖下地了,我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不过静心说话还有难度,看来真正恢复到位还需要一定时间。
  鸣翠的男同学带着专家要返回纽约了,临走时他嘱咐我,如果静心回国后,不要住在城市里,要选择一个安静的,氧气充足的地方养身体,这样恢复的能快些。
  我不能枉下定论,他们这样安排,肯定有其特殊想法,看来静心要到深山老林里去养了。吕大安说这不是要让静心成仙吗。
  林辉认为医生只所以这样安排,是有深层次考虑的,毕竟那些金属元素沉积在身体内很长时间,用药物不可能百分之百排除,这就需要一种自然环境,自我排毒。
  “大仓,到时咱们店关门吧,你带着静心去吧,等养好伤,你们可就成为千古佳话了!”吕大安调侃我。
  我和林辉商量,现在静心所用的药物国内是否能买到?林辉明白我将要做回国的打算,她笑着说,这些药会定期往国内邮的,还是抓紧先找地方为好,静心回去后直接就能去了。
  静心终于能完整说话了,我和吕大安都很高兴,总算治疗成功了,这可是从死神中把静心拉回来。
  静心刚开始,并不知道是在美国,后来她才渐渐明白自己已经在美国医院治疗了。
  “仓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静心说话还显得有气无力。

  我笑着对静心说,“好好养病,你应该感谢你妈。”我想没有鸣翠,就不会有静心的今天。
  静心点点头,我正要再和静心说会儿话,医生过来催我们快点离开,因为你探视病人的时间到了。
  我和吕大安回去后,林辉问我静心恢复怎么样,我说多亏了她,要不静心不会恢复的这样快。
  林辉笑了笑,而是问我打算什么时候回国。

  看来林辉这是要赶我们走啊,我对林辉说,回国的时间由鸣翠定。
  林辉听我说鸣翠,好像有点不高兴了,她说已经和鸣翠沟通过来,准备带静心去美国的国家公园呆一段时间,那样或许能养好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