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9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卫民怔了一下,说:“我不明白你要说什么。因为工作需要,我倒是和一些宗教人士有接触,但好多人只是见面认识,我记不清他们的法号。”
  宁俊琦“哦”了一声:“记不清了?”说到这里,她从旁边的挎包里拿出一个小录音机,放到了茶几上。
  嘴角挂上一抹冷笑,宁俊琦按下了播放键。
  很快,录音机里传出了声音:“施主,从你提供的生辰八字来看,这是一个火天大有卦。大有卦象征着大的收获,收获不仅指物质,也包括精神层面,此卦象非常吉利。施主要占卜姻缘,那么这就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卦象,这二人的爱情会非常幸福,婚姻生活也会非常美满。当然了,收获是勤劳的结果,需要用一定的付出才能换来胜利的果实,空等是等不来的。不过不用担心,追求幸福的过程不会有太多的波折,只要付出适当的努力,就能修成正果。”

  “啪”的一声,宁俊琦按下录音机停止键,转头看着父亲。
  李卫民显得很是疑惑:“琦琦,这是什么?你让我听这个什么意思?”
  宁俊琦冷笑着连连摇头:“四年前,同样的生辰八字,同样是了缘测卦,可结果却是水底捞月,今天怎么就成火天大有了呢?不妨向李书记透个底,了缘亲口承认,他和一个姓李的施主很熟很熟。”
  “哎,出家人怎么可以不守信用呢?”李了卫叹了口气,缓缓的说,“四年前,我向你说过,你俩姓氏不合,“楚、宁”就是“不宁”,不能白头偕老,这其实是我杜撰的。我担心你出什么事,也担心你要找人求证“不合”一说,就连着两日在附近盯着。那天我见你坐出租出去,就开着辆普通牌照汽车跟着,见你去了雁云山方向,便意识到你肯定要去核实卦象。正好我和住持了缘熟识,便给他打电话,要他帮着用卦象劝解你,并向他说了你的样貌和衣着。他一开始不同意,后来听说是为你好,才勉强答应下来。”

  “哦,果然是圈套,果然是圈套。”宁俊琦连连摇头,哭诉着,“李书记,今天还好是别人代我去的,如果是我的话,怕又要是水底捞月卦象了吧?”
  “你没去?了缘并没和你说什么?”李卫民急道。
  “我能去吗?李书记,你说我能去吗?”宁俊琦连连质问,“你为什么要这样?”
  “琦琦,听我说。”李卫民蹲下来,扶着女儿双肩,“我完全是为你好。”

  “为我好?那你说的具体些,让我心服口服,可以吗?”宁俊琦紧盯着父亲。
  “你们是……你们是绝不能在一起的。”李卫民是咬牙说出来的。
  “为什么?为什么?”宁俊琦大哭起来,抓住了父亲衣袖,“到底是为什么呀?”
  李卫民给出了答复:“因为……因为不吉利。”
  “不吉利,不吉利?”宁俊琦猛烈的摇着父亲胳膊,“那可是火天大有啊。”
  下午五点,中央党校“厅处级干部研修班”结束了对晋北省安平县考察,即将赶往下一个目的地。
  楚天齐的党校生涯满打满算还剩六天了。
  中央党校学员要走,市、县领导可着了急。

  好不容易来了这么多厅处级领导,来了这么多党的优秀后备干部,新河市与安平县都非常重视,都想着与这些可能的未来部级以上高官提前接触。可是午餐的时候,带队杨教授以“下午还要考察”为由,要求大家滴酒不沾,接待部门只得做罢,把希望寄托在了晚宴上。
  为了表示对这次考察的重视,安平县自是几乎所有常委都亲自配同,新河市也派出主管副市长到场。并且市委书记还专门驱车赶来,要参加下午晚宴,用不了半小时就到了。
  各种特色吃食已经准备就绪,市委书记也马上到位,可首都来的客人却要走了,怎不令县领导焦急?即使不考虑与未来高官提前接触,可市委书记交待的任务没有完成,还放了市委书记的鸽子,这可如何交待?
  安平县领导急的抓耳挠腮,费起了嘴皮子,就差给杨教授跪下了。可杨教授根本就不开这个面儿,再次声明给学员十五分钟上厕所时间后,就把头扭向一边,给了县领导一个后背。
  楚天齐刚从厕所出来,手机响了。

  看到上面的号码,楚天齐就是一楞,便快速转到一边,按下了绿色接听键:“卫华叔叔好,您找我……”
  对方直接打断了楚天齐:“你马上回到首都。”
  “您有什么事?我得和杨教授去请假,不知他能否批准。”楚天齐有些迟疑。
  “这你别管,你只需做好回首都的准备就好。”对方语气不容置疑,“对了,千万拿上那把长命锁,你有这么一把锁呢吧。”
  “我有,可是您怎么知道我……”话到半截,楚天齐停了下来,因为对方早已挂断了。
  卫华叔叔让回,那必须得回,可是杨教授能同意吗?迟疑着,楚天齐走向杨教授。他发现杨教授正取出手机,放到了耳边,于是他停了下来。
  只见杨教授连连点头,放下电话后,便冲着楚天齐招手。
  楚天齐赶忙快步走了过去。
  还没听楚天齐张口,杨教授便先说了话:“楚天齐,马上回首都,先从这儿坐车到省城,再从省城坐飞机到*。我让安平县派车送你,到省城机场后,直接用身份证取票,在首都机场下飞机后,从A出口出去,那里有专人等你。”
  “好的。”楚天齐答的非常爽快。
  “杨主任,让我车去送。”安平县长接了话。

  “我不是什么主任,就是一教书匠。”杨教授冷冰冰的回了一句。
  县长冲着杨教授龇了龇牙,拿出手机拨打起来。电话一通,他就说道:“马上开车过来,送一位领导去省城。”
  挂断电话,县长马上又笑容满面:“杨主任,车我已经安排好了。您看现在也到了饭点,大家还是吃点便饭再走吧,否则也显得我们安平太失礼节了。”
  “这个……”杨教授抬手看了看表,“还不晚,才五点半,七点应该赶到了,到了地方再吃。”
  “主任,反正到哪都得吃饭。再说了,正常时间是七点多,但现在高速上正是车流高峰,要是一堵车的话,没准就得九、十点了。如果让领导们饿了肚子,那就更是我们的罪过了。”县长说到这里,把头转向楚天齐,“楚市长,您说呢?”
  本来正想着回首都的事,不想一只“球”到了面前,楚天齐也只得接一下:“确实是,这个点儿正堵车,多走一、两小时很正常,只有去省城的高速还好一些。”
  杨教授沉吟了一下:“好吧。那我可说好,一切从简,不能满桌山珍海味、好酒好菜。否则,可别怪我当场离席,不给你们面子。”
  “从简,从简,都是家常便饭、土菜、烧酒。”县长脸上乐开了花。
  “跟大家说一下,吃了饭再走,大家要……”杨教授走向中巴车前,向众人讲起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刹车声响过,一辆黑色“帕萨特”汽车停了下来。

  日期:2018-01-0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