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4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话通了。大舅妈说:“子惠妈妈啊!我回去想了想,那件事情我觉得还是不要弄了,就是假自杀的事,我想了想,实在太极端了,子惠的性子烈,如果真被逼坏了,那后果不堪设想啊!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不会,子惠还是挺在意你的,好好,你吃饭了吗?噢,多吃点,那挂了啊!”
  挂完电话。大舅妈心虚的看着我们,白子惠笑笑,说:“大舅妈,你做的很好,今天就到这里吧。”
  大舅妈说:“那其他的照片。”
  白子惠说:“会被销毁的。”
  大舅妈看着我们,自艾自怜的说:“我知道你们手里肯定还留着,说是销毁。只是安慰我的话,哎,我也知道之前把你们得罪狠了,也是怪我,以后我会收敛一点,只是求求你们,千万不要把这事跟明浩和他爸说,给我留点尊严。”
  白子惠压住了火,大舅妈为了自己,给白子惠妈妈乱出主意,作为儿女,自然气到爆炸,不过,白子惠还是分得清的,她知道自己的话,妈妈不会听,大舅妈可以迎合,自然能影响到,还是彻底解决这事比较好。
  白子惠说:“大舅妈,你放心,我们不会说的。前提是你真的收敛。”
  大舅妈低下她那高贵的头,她现在也不牛气哄哄了,变得跟小绵羊一样,她说:“我会改的,其实这事也不怪我,明浩他爸爸实在太不像话,不怕你笑话,他都很久没有碰我了,我知道他外边有人,可是没想到他越老越疯狂,我心里气不过,我也找了人。”
  大舅妈真是挺敢说的,跟我们小辈说这些干什么,不觉得磕碜吗?

  听了一会大舅妈唠叨,这事就算结束了,总的来说还不错,解决了大舅妈这个麻烦,白子惠的妈妈虽然极力反对我和白子惠的事,但大舅妈和三舅妈左膀右臂除去,白子惠妈妈便没多少的战斗力,起码没有人给她出阴招了。
  现在来看,陆家除了陆老爷子都没有什么战斗之力,陆景辉和陆明浩父子被我的视频威胁,想轻易的搞风搞雨已是不可能,大舅妈和三舅妈已经攻克,没有威胁,只剩下陆老爷子,但这个是最困难的。因为陆老爷子现在需要一个强援,王承泽是,我不是,这是最根本最核心的问题,单单靠威胁恐吓,绝对谈不了,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跟大舅妈分开之后。白子惠便联系了她爸,告诉她爸最近多关注关注白子惠的妈妈,虽然大舅妈打了电话,可还是不放心,现在白子惠的妈妈不是很稳定,颇有些铤而走险的味道,我心里也盘算着。要一劳永逸的解决掉这个问题,可缺少一个好机会。
  转眼,又是一天,这天,柳笙通知我,曾茂才要见我,时间是下午,朋友就需要多走动,尤其是能帮得上的朋友,有来有往,才是正常的交流方式。
  到了曾茂才那里,依旧是柳笙带我进门,进了曾茂才的房间,屋中檀香。飘飘渺渺,还挺好闻的。
  “兄弟,坐。”曾茂才脸上带着热情,就算许久不见,也不觉得生分。
  我坐了下来,便是一杯茶递过。
  “曾哥,你找我?”
  曾茂才点点头,说:“柳笙应该已经告诉你了吧。”
  我说:“我知道,就是跟着曾哥你出去应酬应酬对吧。”
  曾茂才喝了一口茶,润润嗓,说:“对的,不过需要兄弟你帮点忙,不管遇到什么人,你都多加留意一下,我需要你的直觉,看看这个人对我有没有敌意,有什么歪心思没有。”

  终于到了用我的时候,曾茂才之前帮我大概就是为了现在吧,参加这样的场合,一定不是随便聊聊天,找个乐子,而是谈生意,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聊一聊,便聊到感兴趣的地方,没准便谈成一笔生意。
  有了我,曾茂才可以知道对方的喜好,加上曾茂才本来就会识人,综合我的感觉,曾茂才一定可以获得更多的信息,得到更多的利益。
  这事,我必须答应。
  我笑笑,说:“曾哥,没问题。”
  曾茂才也没多说,没告诉我哪个人是特别需要注意的。只是笑笑拍了拍我的肩膀。
  宴会是晚上,花灯璀璨,车水马龙。
  我跟曾茂才一起下了车,不过曾茂才接了一个电话,我避嫌,就先往里面进,可是刚到门口,便被拦下来了。
  “先生,这是私人宴会,请出示你的请柬。”
  我说:“我是跟人一起来的,曾茂才。”
  门口接待说:“抱歉,没有请柬你进不去。”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真的是跟人一起来的,他肯定能带我进去。”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衣服可以穿贵的,但身份不是花钱便能得来的,董宁,好巧,不过,这个地方,不是谁想来就来的。”
  笑意盈盈的脸,是王承泽。
  我最讨厌的一种人,便是王承泽这种人,他看起来人很好,脸上带着微笑,那笑容好像精心练习过,非常的合理,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如果不了解,你会觉得他是特别友善的人,但是实际上,他让人气炸了肺。

  他说的这段话,讽刺我是下等人,来不了这个地方。
  这倒是挺符合他的性格的,内心是骄傲的,看不起任何人,最爱的是自己,大概,只有白子惠让他满意,因为他们是一类人。
  我笑笑,这个时候不能愤怒。虽然心里是有气的,但一怒便落了下乘。
  “王总,你的意思是我不配进去吗?”
  王承泽笑笑,说:“我的普通话很标准,显然你也不是聋子,我觉得你应该明白了,如果不明白那就是装疯卖傻。不过,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随口一说,我先进去了,好心奉劝你一句,别挡在这里,好狗不挡路。”
  王承泽说得越过分,我反而越平静。
  很奇怪是不是,但仔细想想王承泽的表现,能品味出来很多的东西。
  王承泽算是胆大妄为,头一次见白子惠的时候便出言不逊,可是之后对我的态度还尚可,因为我跟他没有根本的冲突,更重要的是王承泽不在意我。
  可是现在。不一样,王承泽主动找我,讽刺我,不仅仅说明了我们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还说明,他开始在意我了,他把我当成对手,当成敌人,我应该感觉荣幸。
  所以,我不能在意,越在意便越着相。
  不能让王承泽得意。
  我笑笑,说:“王总,你请,谢谢你的关心。”

  王承泽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收拢,他从西服里拿出来了请柬,递了过去,迎客看了一眼,放王承泽进去,并对我说:“这位先生,我真的不想为难你,但你没有请柬,我真的不能让你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