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8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宛如黑雾幻化而出,身体飘散地移动着,如雾的手抚摸她的脸。
  黎七羽心脏紧紧绞痛,他伸手来抱她,她慌张地往后退:【你是谁?】
  【我是你唯一的男人,你连我都不认识了?该死的,黎七羽,我不准你逃离我!】他铺天盖地的逼来,【你答应过我,只画我……从今以后不许画别的男人——】
  黎七羽额头冒汗,辗转着从梦境惊喘醒来,那梦里的男人是谁?既陌生又熟悉,好几次跑到她梦里胡搅蛮缠。
  黎七羽擦着汗,是病房里那个凶神恶煞的家伙,他们见过一次的!
  可她为什么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梦见他呢——
  一道深邃温情的视线落在她脸,黎七羽转过脸,看到北堂枫坐在床边,笑着伸手抱住他:“枫……”
  北堂枫背脊微僵,抬手抚摸她的长发:“做噩梦了?”
  “唔……最近总是噩梦,睡不好。”黎七羽娇憨地说,灵动的眼眨了眨。

  北堂枫拿出一粒纽扣状的东西,告诉她,再放这在枕边,晚能安抚她的睡眠,让她进入深睡状态,不会再有噩梦了。
  “竟然还有这种东西!”黎七羽不敢置信,“有用吗?”
  “嗯,”北堂枫宠溺地说,“有我在的地方,我不许任何痛苦纠缠你,哪怕是噩梦都不行。”
  这段时间,黎七羽简直是重量级的国宝,吃喝睡全都享受着女王般的待遇。
  她说不舒服,整个山庄天下大乱,她咳一嗓子,地都要抖三抖。
  她说饿了,北堂枫要翻遍整个城市寻找她想吃的东西……保证新鲜入口。
  她说睡不好,北堂枫给她弹安眠曲,点熏香,请睡眠大师……
  每天想着法子让她舒服一点,现在连睡眠仪都研发出来了。

  黎七羽握着小小的纽扣:“枫,我觉得自己超幸福的,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因为我是最爱你的。”
  黎七羽抿了唇,她除了身体不好,不能离开庄园,被限制自由以外,哪儿都满意……
  “少主,黎小姐这两天有给你准备礼物。”端送食物进来的佣人道。
  黎七羽经提醒想起来,从枕头下拿出个画册:“我画了好多你!”

  北堂枫心念一动,长长伤疤的眼角弯起,邪性的温柔:“画了我?”
  黎七羽献宝死的打开:“在家里待着哪儿也不能去,超级无聊,我画画了。可是提起画笔什么都想不到,满脑子都是你……画你了。”
  她笑得明媚,可在打开画册那一刻,梦境里的黑雾男人仿佛萦绕而出。
  薄夜渊眼眸里燃起火星,低声地怒吼:
  【黎七羽,我不准你逃离我!你答应过我,只画我……从今以后不许画别的男人——】

  仿佛画册里的脸,都变成了薄夜渊的。
  黎七羽的手被热水烫到似的,猛地一松,画册落在床单。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会觉得一阵心虚。每次对北堂枫好,梦里那个男人要凶巴巴地出来讨伐她!
  她真的很讨厌那个凶凶的男人——
  北堂枫捡起来,凝视她的脸色问:“怎么?不舒服?”
  黎七羽摇摇头:“是最近的噩梦都好怪……我画的像不像?”
  黎七羽绘画功底本来好,何况她是用心画的,每张素描画都很传神,北堂枫的神韵都被捕捉到了。
  北堂枫眼底掠过异样的神色,自嘲地笑了起来。
  以前黎七羽眼里从未有过他,不会注意他,更不会关心他的喜怒。
  他从来没见她把他放在过眼里!
  而现在,她变了个人格,仿佛回到三年前,那个以他为全世界心的“黎七羽”。久违了,他的七羽。
  北堂枫拿着画纸,如果以前对“小七羽”只是喜欢,那对后来的其余是迷恋和深爱了。
  “枫,我画的不好么?”黎七羽担心,难道和梦里一样,她画的脸全变成了那个男人?

  北堂枫深深地亲吻她的额头:“我很喜欢。”
  黎七羽松口气,探头看了看画的内容没变,开心起来:“什么时候我才能去外面玩?你说过带我去看世界的。”
  “很快了。”北堂枫合画册,“我们马要搬家。”
  “去哪?”
  “去全世界……任何地方。”北堂枫已经准备好了手术,他们将在国外进行换心手术。
  黎七羽心脏衰竭厉害,换心成功率低到只有30%,也是说,基本她现在已经是大半个身子都埋进了墓地了。
  等手术结束,她基本要下葬立碑了……
  北堂枫是个现实主义派,他抱了希望,但同时做了最坏的准备,不会侥幸地以为帝能眷顾。
  如果手术失败,黎七羽死了,即便他手术成功,他也会陪她一起。

  但反之,如果黎七羽手术成功,他失败,他会把黎七羽送回薄家。
  可如果两人手术都成功了……他会守护在她身边,活多久保护她多久……
  两人失败那最简单,一切后事他都交给凌燃去打点。
  “七羽,我们要做一场手术,你听清楚了么?”北堂枫贴她的耳朵,像对着很深渊的另一个她说话,“你确定要永远逃避下去?”
  “枫?”
  “这是我们待在滨城的最后时间。不管手术成功和失败,我带你走。”

  薄夜渊躺在床,眼睛半睁,不管白天黑夜,小夜灯亮着温馨灯光。
  悬磁浮的小狮子在空温润地旋转着,他不时伸手抚摸,像黎七羽还在他身边。
  他照常吃喝、睡觉,哪怕每次难吃得要吐,他也必须逼自己吃下去。黎七羽不准他不吃饭,不准他自虐,而他答应过。
  他假装她还没走,还跟他在一起。

  “少爷,北堂家族的葬礼结束了,我看他们这两天在整理山庄,据说是要迁移离开滨城……”雷克皱起眉,看到少爷这样他也难受。
  私下他一直在寻找小少爷的下落,薄夫人死了,他竟也联系不通黎七羽——他还并不知道黎七羽解离症发作。
  “迁移?”薄夜渊一个月没讲过话了,喉咙磨砺着,竟连他都差点认不出那沙哑的老男子音是他的声音?
  他反应迟缓,从床坐起来。

  这一个月他差点要吃喝拉撒都在这里,乱七八糟的工作件、电脑、数据堆满,他没有出过主堡大门,已经没见过外面的阳光了。
  薄夜渊想待在这里,这个和黎七羽温暖相处过两个月时光的房间!
  不管他做什么,都有她的影子在走动……
  他索性做了一组幻影,通过监控器里黎七羽平时的动作模拟,用三维特效制作幻影的她——在房间里走动。

  假的……也什么都没有得好。
  哪怕是幻影,也让这房间显得有一丝生气。
  薄夜渊头疼欲裂撑坐起来,睡袍大咧开,烟灰缸里堆满烟蒂。一抬眸,见黎七羽的幻影在房间里走着,手里端着茶杯过来,嘴角勾着笑意。
  这其实是透射仪透出来的画面,伸手能穿透。
  黎七羽正好朝雷克走来,身体穿过雷克重叠在床边……
  薄夜渊的脸色里涌起可怖的戾气,雷克怔了下才感觉到身有光,立马移开身形:“少爷我没看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