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
第428节

作者: 旺财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知道这不是好事,但韩露却没有多说什么,赵小宁很优秀,有这么多人喜欢也正常。要问她怕吗?
  正如赵小宁讲的,他都敢一个人闯到楚家单枪匹马把她抢回来,她又有什么值得好怕的呢?
  “孟哥,你那边帮我找个施工队,不需要太大,只是建造个村委会就可以。”回家的路上,赵小宁拨打了孟涛的电话,他本身就是干房地产的,找他正可以。
  “话说距离春节也没有多少时间了,尽量春节之前完工吧。”

  “行,我这就找人设计图纸,两天之内工人肯定能过去的。”孟涛一口答应下来,这事对于他来说很轻易就能完成。
  敲定下这事,赵小宁也感觉浑身轻松了一些,毕竟王鸥是一个外人,加上性格孤冷,就连他也感觉有些不舒服。
  “走媳妇,我带你去湖里玩玩。”赵小宁带着韩露向着湖边走去,湖边人不多,那些负责开船的村民们正坐在一起谈天说地,笑声阵阵很是热闹。
  来到湖边,赵小宁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了李翠花充满幽怨的眼神。不用想也知道,她肯定知道韩露的事情了。

  只是,来都来了,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小宁,村子里来大人物了,你快去瞅瞅吧。”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道吆喝声。
  “大人物?”赵小宁顿时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有什么大人物会来村子里,饶是如此,但还是道:“来了。”
  那个村民的出现太及时了,否则他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李翠花的幽怨脸。

  哎,女人太多也是闹心啊!
  王鸥是村子里的村支书,可是在赵家屯村民眼中赵小宁才是村子里的顶梁柱。别说她不在村子里,就算在村子里也没有人把她放在眼里的。
  “媳妇,咱们走。”
  “嗯。”
  韩露答应一声,和赵小宁一同离开了湖边。
  刚刚来到村头,赵小宁就发现了几辆军用吉普,而且四周还有军人在守卫着。
  本身还好奇是什么大人物,现在他一切就都明白了。应该是京城林家的人吧?也只有那位老爷子外出才会有这种阵仗。
  “小宁,我感觉你有必要和他们好好聊聊了,你应该知道豪门深似海的道理,有些事不是我们女人能决定的。”韩露是一个很精明的女人。她也知道了来者是谁。她更知道赵小宁心中有恨,她不想让赵小宁看似开心却带着恨意生活下去,她想解开他心中那个结。
  赵小宁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爷爷爷爷,表哥来了。”一块光秃秃的石头前,林依云望着赵小宁走来的方向、向着林兴邦开口。
  林兴邦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看着迎面走来的那个少年,眼中有愧疚和懊悔。

  他像是一个十分普通的老人,面容枯黄,满是皱纹,很难让人将他联想成是位开国元勋。
  “进家吧。”赵小宁淡淡的说了句。这是一位令人敬畏的老人,他为国家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在另一方面他却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赵小宁之所以让他进家主要是看在他那一个身份上,否则他断然不会让他进家的。
  林兴邦大喜,他没想到赵小宁会让他进家,其实他已经做好了软磨硬泡的打算。虽然这样,但他还是被孙女搀扶着走到赵小宁家里。
  王鸥去工地了,没有她那个外人说话也方便了很多。
  “林老,您喝水。”韩露像是一位贤淑的妻子一样给他泡了杯水。然后一个人回卧室了,她知道男人说话女人最好是不要在现场的。尤其是这种场合。
  “谢谢。”林兴邦客气的说了声,然后看向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更换频道的赵小宁:“小宁,有些话我想我们应该聊聊。”
  “你说我听。”赵小宁也冷静了下来。
  林兴邦道:“我来这边并非是想给当年的错误找理由,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奢求你原谅我,但是我希望你能原谅你的母亲,因为在这件事上她才是真正的受害人。她失去了丈夫,失去了你,甚至和我断绝了父子关系。我已经九十岁了,说不定明天就会断气。这辈子我林兴邦对得起天下人,但唯独对不起你母亲,我不想因为我而让你们母子无法相认。”
  赵小宁平静的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我们无法干预。你们豪门中亲情太廉价了,这一点我已经看透。你也别用一位父亲的身份来替她祈求我的原谅,这件事谁都没错,错的是我爸,因为他瞎了眼爱上一个不值得去爱的女人。当然了,我更是他们俩之间最大的错误,因为我压根就不该存在与这个世界上。”
  林兴邦愧疚的说:“小宁,你不应该将所有的过错强加到自己身上,真正错的是我。如果当年我没有一意孤行,你们一家三口生活的肯定会很幸福。”

  赵小宁笑着耸了耸肩:“是吗?您难道没感觉这话很搞笑吗?您会允许自己的女婿是个农民?别逗了,你比我心里都清楚,这压根就不可能。豪门深似海,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不同,看待事物的标准也不一样。您老呢也没必要旧事重提了,咱们都没必要给互相添堵。至于我妈,我还当她生我的时候因为难产死了!嗯,我敬重我妈,我不想让其她人的存在影响了我妈在我心目中圣洁的形象。”
  “表哥,你能不能不要自欺欺人?小姑妈根本就没死啊。”林依云看不下去了,虽然来时爷爷告诉她不让她开口,但就是忍不住。
  一句话点燃了赵小宁心目中的愤怒,只见他怒摔遥控器,犹如怒目金刚,愤怒的看着爷孙二人,低吼道:“你们也知道她没死啊?既然她没死为什么十六年来杳无音信?这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你们知道一个手脚粗苯的男人拉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长大成人是什么感觉吗?你们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一点,我感觉活着很多余,我就是个累赘。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那个女人,你们让我原谅她?这可能吗?”

  爷孙俩沉默了,他们无言以对,他们也感受到了赵小宁心中的悲愤。
  “小宁,我想,有些事并非你想象中那样。”韩露走了出来,打破了僵持的气氛。
  “男人说话女人滚蛋。”赵小宁没好气的喝了一声。自打修炼了神农诀,他整个人明显比普通人成熟了很多,或许在很多人看来那件事错的是林兴邦。但任何事情都得透过表面看本质,他并未怪过林兴邦,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真正让他无法原谅的是那个女人消失的举动。
  十六年杳无音信,他太佩服老爹的深情了!

  “你看看这些书信就知道了。”韩露气呼呼的放下一沓厚厚的发黄的信件,转身回到卧室,她又多了一个讨厌赵小宁的理由,这货太大男子主义了。
  “这些信你在哪里找到的?”赵小宁皱起眉头。
  “褥子底下。”韩露本想收拾下被褥去外面晒晒太阳,却看到了那些信件,虽然她知道私自偷看别人的信件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但还是看了下,因为她感觉那些信件存在了太久的时间,或许另有内情。
  赵小宁不知道这些信件的来历,因为他压根没有看到过。
  总共有十六封信,每一个信封上面都有个编号,由一排到十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