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1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微带着几分唏嘘的语气说完,徐应瞿马上便将此事推到了一边,继续问蒋东成道,“你方才说你有五个同门,这么看来,这些年,除了你之外,师父还另收了两个弟子?那两个师弟又是何人?”
  “他们?”蒋东成长舒了口气,听到徐应瞿这个问题,脸上又挂上了笑意,目光一转,朝我看了过来。
  “哈哈,师父另收的两个徒弟,一个平日以祖孙相称,不是师弟,却是师妹,名叫叶翩翩,是咱们玄学会里出了名的美女。”
  “叶翩翩?”徐应瞿摇了摇头,“这个女娃……我是知道的,且不提她,说说另外一个小师弟吧。”

  徐应瞿的反应有些奇怪,但蒋东成此时或是因为情绪激动,并未在意,只是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了,他伸出手来,指了指我,笑道。“另外一个小师弟,就在师兄身旁,哈哈。”
  徐应瞿一愣,然后顺着他的目光转过头来,盯住我之后,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他?”
  蒋东成笑着点头。“没错,就是他,师父他老人家收的最后一个关门弟子。”
  徐应瞿远没有之前对蒋东成表现的那么亲切,皱眉盯着我,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终于开口道,“王林……我知道你不叫王林,你用了隐匿相貌的法子,我能看出来,但明知道你有古怪,我却无法看出一丝端倪……你到底是谁?是被龙虎山追到这里的那个周易?”
  这老半天我都站在原地没动,逐渐也从方才的震惊之中缓了过来。只是看着眼前的徐应瞿几人。我心里却很难生出像蒋东成那样亲近的情绪。

  徐应瞿问了这么一大通,我微微思索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开口道,“我就是周易。你说的这个师门信物,我也有,但老会长他……我并没有跟他见过面,更没有拜过师。”
  徐应瞿摇了摇头,“有师门信物,自然便是同门……周易……师父虽然并未跟我说过你,但既然你拿着师门信物,此时又出现在了这里。那肯定是师父他老人家的安排。”
  他这一番话说的我有些懵,我出现在这里,是老会长的布置?
  我心里回想一下,这一路走到尸阴宗这里,是由很多原因凑成的意外结果,怎么会是老会长布置的?这怎么可能?
  不等我想明白,徐应瞿吐了口气,转过了身,朗声对所有人道,“师父他老人家苦心布置这么多年,一切都是为了今天,我等师兄弟一身艺业。甚至性命都是师父他老人家所赐,今日之事,务必要完成师父他老人家的命令!大师兄,还有几位师弟,随我进去吧!”
  说完,他转过身来。随手一挥,一道剑芒闪过,站在我身边的那几个大比优胜者,几乎同时身首分离,气绝而亡。
  然后,徐应瞿没有丝毫停留,当先走进了那方形通道,随后,其他几人也全都跟了上去。

  所有人都走进去之后,我站在那里,略微思索了一会儿,最后也咬咬牙,一起跟了上去。
  此时这天阴洞内,形势虽有大变,但我的实力却不受影响,不管老会长安排这些人来做什么事,只要别妨碍到我就行。
  当然,我不是一个不知感恩的人,老会长于我有恩,加入他们的目的与我有冲突,能退让我尽量还是会退让一些,走一步看一步便是。
  随着众人走进洞内,我昂头一看,洞里情形与我上次见到的一般无二。
  巨大的溶洞内,一具庞大的尸体漂浮在正中间,上次看到时,我只觉得这尸体巨大,并未有什么直观感受,但这次再看,我不由拿小金的身体与之对比。却发现这尸体竟是比小金的身体还要更大几分。
  迄今为止,我仅见过太岁有如此巨大的身体,但却也不能因此便判断这巨尸是太岁,还得经过其他佐证才行。
  我是第二次见到这巨尸,而那徐应瞿和蒋东成等人,却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诡奇神异的情形。一个个都愣在原地,抬头看着那巨尸以及其上的紫色植物,满脸不可置信。
  足足过了半分钟,他们才终于回过神来,还是徐应瞿率先开口,他带着些唏嘘。伸手指着那巨尸,开口道,“这应该便是师父说的天道尸了……劳烦大师兄在这里戒备,三师弟、小师弟,还有……周易,你们随我来。”
  说完,他未做停留,抬脚往那巨尸走了过去。
  我听的却是一愣,他吩咐那几个同门师兄弟自然正常,可为何对我也如此直截了当的呼来喝去?若说他是把我当自己的师弟来看也就算了,可光从他对我的称呼上,也能看出,他并未把我当成自己的师弟。

  略微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抬脚跟了上去,不管徐应瞿叫没叫我,到了这里,我都得去巨尸那边一探究竟。
  行至半途,蒋东成朝我凑了过来,笑着对我说道,“小师弟,你手里既然有方天扇,那师父安排你来这里的任务肯定跟我们是一样的,你上次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
  “任务?”我摇了摇头,“我说过我跟老会长从未曾逢面,他也从未给我安排什么任务。”
  蒋东成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狐疑又道,“这怎么可能?师父把我们师兄弟安排到这尸阴宗中,隐姓埋名,一呆就是几年,几十年,目的就是为了除掉那尸阴宗的老祖宗,而这方天扇又是除掉那老祖宗的关键,师父任务都没给你安排,直接就把方天扇交给你了?师尊她老人家可没这么糊涂……”
  我听的又是一呆,他们的目的是除掉老祖宗,这一点在我的推测范围之内。没什么奇怪的。可方天扇是除掉老祖宗的关键,这就让我费解了。
  蒋东成问的很有道理,老会长处心积虑这么多年,做事肯定要万无一失才对,可把方天扇交给我,还从未对我提过这件事……这可不就是糊涂了吗?
  我无奈的摇摇头。沉默了一下,才答道,“老会长对我有恩,此番你们若是要用到我这方天扇,或是需要我帮忙,我责无旁贷。但这件事,他老人家的确从未对我提起,更没有给我安排布置什么任务。”
  听我这么说,蒋东成脸上的狐疑总算是消失了,但依旧一副想不明白的模样,过了一会儿才又道,“除掉这老祖宗。四把方天扇必须全部用到,而且执掌方天扇之人也必须亲自出手,小师……算了,我也不叫你小师弟了,还是叫你周易吧,不管怎样。今天还是多谢你了。”
  我点点头,没再说话。
  一直以来,困扰着我的谜团有很多,比如小金,比如蛇灵,比如南宫。但这些人之中。我最捉摸不透的,还是老会长。
  小金、南宫他们,虽然有很多事情我现在还搞不明,但他们做的事,总有一些脉络可以寻觅。可老会长不同。他很早很早就介入到了我身边,但事到如今,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更别说他到底有什么目的,跟我又是什么关系了。
  尤其是这一次,当年他借口欣赏我随手送的一件普通法器,竟然是这么重要的东西。若说他当年就布下了今日的局,那他该是多么恐怖的一个人?
  更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他哪儿来的这个信心,算定我今日一定会来到这里?

  日期:2017-01-09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