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2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死了么?
  我感觉到了他们心头的痛苦,却并没有多作安慰,而是笑了笑,然后说道:“大家都将手伸出来,拉着彼此,最后拉住我。”
  我说的语气很平静,态度却不容置疑。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绝望的囚犯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相信我。
  他们无人可信,如果一意孤行,只有死亡一途。
  所以几乎是在一瞬之间,他们都各自伸出了手,抓住了旁边的人,最后四五人伸出手,搭到了我伸出来的左手。
  在这一刻,我们是一体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轩辕野举起来的右手,在那一瞬间陡然落下,没有任何的犹豫。
  这是一个杀伐果断的家伙,没有太多的犹豫与踌躇。
  对于他来说,死了的敌人,才是让他放心的对手,至于公平较技这种事情,从来都不会存在于一个王者的身上。
  一将功成万骨枯,胜利才是他想要的最终结果,至于过程,他不在乎。
  蓬……
  弓手们训练有素,在手落下来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松开了弓弦,半空中那种松弦的声音,嗡的一下,宛如低沉的雷鸣,而下一秒,箭雨如幕,遮蔽了整个天空。
  而轩辕野身边的黑甲军,在同一时刻,纷纷高举长枪,怒声吼道:“风、风、风……”
  一时之间,壮志凌云,气势如虹,直冲云霄之上。
  然而还没有等第一支箭羽落下,原本待在那儿的一众囚犯,包括我,都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无踪。
  密密麻麻的箭羽,纷纷落下,一小部分落在了那三句披甲人的尸体之上,发出了“哆、哆”的声音,而大多数的羽箭,则落在了其余的黑土地上面。
  那土地仿佛凭空长出了许多的庄稼。
  人呢?
  轩辕野和众人都有点儿惊讶,四处张望,最后找到了目标。
  施展了地遁术的我,停驻在了几百米之外的一个小山岗上,这个小山岗是汉城建城时挖了那沟渠时填的土,有五六米高,能够对周遭的情况有一个大概的观察效果。
  地遁术并不是什么厉害的手段,但是带着这么多的人一起施展,对我而言,还是第一次。
  倘若不是有聚血蛊小红的支撑,我未必能够办得到。
  对于空间陡然走移,龙云等一众人等都是诧异无比,毕竟在此之前,他们都已经在坐以待毙,唯有等死了,没想到居然还能够活下来。

  我不管这些人惊奇的目光,松开了手,然后说道:“你们且在这里稍等,我去去就来。”
  足尖一点,我跳向前方,然后凭空消失了去。
  下一秒,我出现在了原来的地方,足尖点在了深深扎入土地的箭羽之上,然后抬头看着轩辕野,一字一句地说道:“交出安和她的孩子,然后带着你的人,滚出华族去,我可以考虑饶你一死……”
  啊?
  我说得郑重其事,然而这话儿落到了对方的耳中,却在几秒钟之后,引发出了无数的轰然大笑来。
  有人甚至笑得很夸张,前仰后翻,眼泪都要迸了出来。
  对于不少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笑话。
  一边有上千人的兵马,长兵如林,人强马壮,高手无数,而另外一边,只有……一人。
  一人饮酒醉?
  这是笑话。
  然而在这些人里面,却还是有几人没有笑。
  其中一人,便是轩辕野。
  他眯着眼睛,打量着我,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我们可以和解的,你觉得呢?”
  我说对,我已经开出了条件,你照做,你活着。
  轩辕野并没有了一开始的狂傲,而是认真地说道:“你的条件太苛刻了,明知道我不会答应的,不如我们换一个?”
  我说什么?
  轩辕野说安跟圣王去了你们的世界,就算是我愿意,我也交不出来,至于华族,他们已然成为了我的子民,又如何能够割舍呢?不如这样,你带着那些人离去,我保证不做阻拦,你看如何?
  他说这话儿的时候,显得十分客气,甚至还有几分商量的意思。
  听到这话儿,我没有说什么,旁边那年少气盛的金乌鸦就忍不住了,大声喊道:“轩辕族长,平日里看你英明神武,气吞万里,今天怎么就怂了呢?那家伙不过一人,我们兵马掠过,他不过是一滩血肉而已,怕个甚?”
  其余人纷纷出言,说对啊,对啊,怕个毛啊?
  轩辕野城府很深,被人当面讥讽,也不在意,而是顺水推舟,说道:“哦,既然如此,还请各位施展身手,若是拿下,我必有重赏。”
  那金乌鸦大大咧咧地说道:“要啥重赏?这么着吧,我帮你处理了那人,那安妹子,回头你让她陪我玩上三天,你看如何?”

  轩辕野的脸上不悲不喜,平静说道:“好啊,没问题。”
  听到这话儿,金乌鸦脸上一阵狂喜,然后猛然一拍身下的火云乌骓马,朝着我这儿猛然杀来。
  我不确定小佛爷到底给了金乌鸦什么样的好处,让他最终选择背叛了当初的盟誓,甚至还乐意跳出来当一个急先锋。
  但是当他提着金瓜长棒,骑着火云乌骓马冲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对于人心的掌握,小佛爷远比我要强得太多,完全就不是我所能够比拟的。
  那火云乌骓马的四脚之下,踏着一大团火光,转瞬即至。

  金乌鸦手中的金瓜长棒,在最前面的那里,有一个大西瓜一般的金属凸起,上面有雷光摇曳,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了学校保安用的高压电棒。
  金乌鸦猛然一戳,而我却再一次地凭空消失。
  他连人带马,撞进了那被羽箭钉满的土地里,金瓜长棒猛然一戳,然后朝着周围划了一个大圈,将雷光弄得四处摇曳。
  但空了。
  轰……

  那些落在地上的羽箭被这个雷光一带,立刻化作了一片火海,而在金乌鸦的身后半空中,浮现出了一个身影来。
  那人便是我。
  一剑斩。
  我并没有因为金乌鸦的年纪而轻视他,而且这位看上去虽然像个少年,但如果对方真的是金乌一族的话,存在于世的时间,绝对要比我强上无数倍。
  我不能大意,所以一上来就直接使用出了杀招。
  止戈剑挥出去的那一刹那,我的身后,有两个彼此交迭、青蒙蒙的虚影出现,那是一剑神王。
  我一出手,就用了最狠的招。
  铛!
  然而我这边出其不意,金乌鸦却也并非等闲之辈,手中的金瓜长棍猛然回转,将我的这一剑给挡住了去。
  只是剑锋虽然能够阻挡,但剑势却并不容易。
  两代一剑神王的加持,使得剑势极为恐怖,陡然下压,却是在金瓜长棍上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金乌鸦身下的火云乌骓马承受不住那一股恐怖的压力,仰头猛然一叫,紧接着整个身子都垮塌下去,而金乌鸦也是趁势一个翻滚,落在了火海之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