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9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呜呜呜……”白裙女孩抬起了梨花带雨的脸庞,轻轻摇头,倔强的哭诉着,“我不能听天由命,不能,坚决不能。”
  “琦姐,这里面说的和你有关吗?你怎么伤心成这样了?”绿衣女孩继续追问着。
  “我是高兴的,高兴的,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白裙女孩说到这里,从手包里拿出了手机。
  平静了一下情绪,女孩拨打了一个号码。
  连着好几声回铃音后,手机里传出一个声音:“琦琦,我马上就要开会了,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

  “爸,你回来一趟。”女孩咬着嘴唇,尽量不发出泣声。
  “什么事,我这还有好多事呢。”对方很是不解,“发生什么事了?”
  “你必须回来。”女孩终于忍不住了,大哭道,“必须回来。”
  “散会”,说完这两个字,李卫民立即起身,走出会议室。
  秘书快步跟上,紧随李卫民到了书记办公室。进门就问:“书记,您哪不舒服?”

  李卫民“哦”了一声:“我说过不舒服吗?”
  “书记,您的脸色不太好,刚才会上似乎也有些走神。”秘书小心的说,“可能是我意会错了。”
  李卫民嘘了口气,停顿一下才说:“马上告诉小孙,我要出去。”
  “好的。”答应过后,秘书直接给司机小孙打电话,传达了书记的意思。
  李卫民冲着秘书摆了摆手:“你去忙吧,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
  秘书再次答了声“好的”,走出了屋子。
  李卫民想了一下,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公文包,站起身,出了办公室。
  坐电梯来到地下一层,秘书小孙已经发动着汽车,在车上等候了。
  直接坐到后排座位,李卫民说了句“回省里”。

  小孙说了声“好的”,驾驶汽车出了地下,经过楼侧通道,上了马路。
  “书记,您没吃饭呢吧?”小孙边操作方向盘,边问。
  “不吃了。”李卫民道,“你吃了吗?”
  “我刚吃完。”小孙回答。
  “我不饿,直接回。”说完,李卫民系上安全带,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小孙瞟了眼倒车镜,没再说什么,奔高速口方向而去。

  闭着眼睛,李卫民脑中再次响起女儿的声音:“你必须回来,必须回来。”
  听得出,女儿是哭着在打电话,语气也很是凌厉。以往的时候,女儿即使再伤心,对自己说话也不失尊敬,今天怎么啦,为什么会这么任性?
  女儿很小就没了母亲,虽说自己也是极力对她呵护,但毕竟公务繁多,陪她的时间少之又少。可女儿从小就很懂事,跟着保姆很听话,学习也很努力,对自己也很孝顺。
  女儿虽然也是生于官家,但却没有那些官小姐的娇骄二气,知书达理,颇识大体,上进心强,把工作处理的井井有条。如果说在省里工作的时候,难免有个别知悉父女关系的人看自己脸面,对她有适当关照;那么到乡下任职后,就几乎全靠她自己努力了。
  女儿很优秀,在她任乡长期间,把一个穷乡搞的有声有色,疏菜种植还形成了产业化。她能升任乡丨党丨委书记,固然有郑义平提供机会,但女儿的工作业绩让她完全有这个资格。如果不是中间出了岔头,女儿凭自己的能力,现在最次应该也是副县长了,成为县委常委也不是没有可能。当然,在市委组织部的成绩也很骄人,受到了部长和主管领导的普遍肯定。虽然不便公开父女关系,但每每听到人们对女儿的夸赞,李卫民那是打心眼里乐开了花。

  可就是这么一位知性、通情达理的孩子,怎么会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讲话呢?听得出,在打电话时,她还是在极力压制着情绪,显见已经非常愤怒了。
  到底是怎么了?李卫民在脑中搜寻着。想起来了,类似的情绪似乎在四年前有过一次,那次……难道是因为他?这几年因为他,女儿是很伤神,也不太配合“相亲”安排,但方式却很委婉,今天怎么就不平静了呢?
  车身猛的一晃,打断了李卫民的思绪。
  “怎么啦?”李卫民睁开眼睛,坐直了身体。
  “好像刚刚发生了车祸,前面那两辆车就是急踩刹车来着,我也只好……书记,没磕着您吧?”小孙回头歉意的说着。
  “没。”李卫民看着前面“停车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什么时候能通,要不走下面?”
  小孙无奈的一笑:“书记,这是全封闭高速,丨警丨察不采取分流措施的话,下也下不去,最近出口还有十公里多呢。”

  暗嘘了口气,李卫民再次靠在椅背上,闭住了眼睛。
  汽车还未停稳,李卫民就解开安全带,当汽车刚刚停下,他便拿起公文包,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司机小孙驾驶汽车,离开了。
  一边快步走着,李卫民一边取出了钥匙。然后打开院门暗锁,接着又打开了防盗门锁。
  拉开屋门,李卫民走进屋子。他一眼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女孩,心中为之一松。。
  沙发上的女孩眼皮红肿,表情呆滞,正是李卫民的女儿宁俊琦。宁俊琦眼望前方,脸色木然,好像没听到屋门响动,也没发现有人进来似的。

  李卫民来不及换鞋,几步走到沙发旁,俯下身来:“琦琦,急着让爸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宁俊琦扭过头来,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李卫民发现,女儿脸上有好多泪痕,白裙上也有泪滴的痕迹,显见哭的很凶,哭了很长时间。他微微一笑,轻抚着女儿的头发:“琦琦,是不舒服了吗?还是头晕?已经在家休息一周多了,还不见效?咱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现在就去。”
  宁俊琦轻轻歪了歪头,躲开了父亲放在头上的手臂,冷冷的看着对方:“李书记,我是您亲女儿吗?”
  李卫民一惊:“琦琦,你怎么这么说话?当然是了,我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知道的,你是随的母姓。”
  “是吗?还有故意破坏女儿幸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亲生父亲?”宁俊琦语含讥讽。
  “琦琦,你这越来越不像话了。”李卫民直起了腰,“接到你的电话后,我急匆匆开完会,连饭都没顾上吃,就往回赶。在高速还遇上了车祸,堵了很长时间,还好前后差了几分钟,否则也许出车祸的就是你爸了。你这不闻不问不说,还讲出这么无厘头的话,有点过分了。”
  宁俊琦目光在对方身上扫了一下,站起身来,鞠了一躬:“辛苦您了,李书记,实在对不起。”
  “我是你爸。”喊过一声后,李卫民声音缓和下来,“琦琦,到底是怎么啦?你不要这样,不要吓唬爸。”
  宁俊琦坐到沙发上,冷冷的问:“你为什么要骗我?”
  “骗你?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李卫民摇头否认。

  宁俊琦“嗤笑”一声:“李书记,您好像挺信佛吧?”
  李卫民说:“我不信佛,但我对宗教很尊重。”
  “尊重?那就按尊重说。”宁俊琦道,“好像您和大化寺住持了缘很熟,应该是朋友关系吧?”
  日期:2018-01-01 06: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