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5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与林辉谈的话告诉了鸣翠,她听了很是吃惊,她问我鸣翠真是这样的说的吗?
  我想鸣翠也很意外,怎么突然出现这样的复杂的事情。
  我告诉鸣翠,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可能当年静心的父亲太帅了,太招人了。
  鸣翠说要马上飞过来,然后与静心做一下DNA鉴定。
  我一听鸣翠真着急了,但我告诉鸣翠,现在当务之急先把静心的病治好,其他的事回到国内再说。
  鸣翠这才打消了来美国的打算。没想到鸣翠家里的事这样复杂,吕大安都劝我,不如回国算了。
  但我没这样想,必竟是陪静心来看病的,不管怎么样,要有始有终。
  鸣翠的男同学从纽约过来了,而且带了很多权威性专家,他们来后,直接去了医院查看了静心的病情。
  我本来想请鸣翠同学吃顿饭,了解一下静心的病情,但被鸣翠同学拒绝了,弄的我好没面子,看了他们在美国生活惯了,根本不来国内那一套。
  我总以为鸣翠的这个同学与林辉认识,没想到他们根本就不熟悉,我才知道鸣翠这个男同学是她大学时的同学。
  这天晚上,林辉告诉我,纽约的专家团认为可以试试那个治疗方案,不过他们也加入自己的一些治疗手段,让我放心的等待就行。
  我问林辉不会有别的副作用吧?林辉笑着对我说,“雨仓,你以前怀疑我,现在总算放心了吧?!”
  我笑了笑说,“林姐,一诺千金啊,当初答应鸣翠带静心来美国看病,我真怕出点意外,现在透亮了。”

  吕大安偷偷告诉我,还是小心为是,别让我被美女所迷惑,如果袁凯与林辉串通了,那这个局设的很大。
  听了吕大安这番话,我心里也矛盾了,但反过来又想,当初怀疑林辉,可能是在治疗上拖延,从静心父亲角度看,林辉是嫉妒鸣翠的,所以认为林辉在里面整事。
  但林辉也很真诚的向我阐明了这一点,我认为林辉应该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女人。
  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目前来看林辉应该不会有害静心的心,如果静心不是她所生呢?那又会怎么样呢?
  我越想越感觉很复杂,太费脑细胞了,还是抓紧给静心看病为主,等病治好了,就快点回国,否则夜长梦多。
  这天早上,鸣翠的男同学让我去趟医院,他没具体说明什么原因,我想应该是静心的事。
  当然林辉也要去,她开车拉着我去了市里。
  路上林辉问我,鸣翠那边是什么反应?我一下愣住了。心想鸣翠是什么反应,她应该了解啊,怎么还反过来问我?

  “林姐,你也知道鸣姐的心情,焦急万分,她多么希望静心现在就好起来。”我对林辉说。
  只见林辉戴着大墨镜,丝毫看不出她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想这样说,她能体会到鸣翠与静心的深厚感情。
  林辉听了我这番话,就没再问为什么,我不知道那内心在想什么,是不是想静心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呢?
  我们到了医院后,鸣翠男同学就把我们叫到一起,说了一下静心治疗实施情况,他说治疗方案已经开始实施,而且这个方案是不可逆转的。

  照鸣翠男同学这样讲,也就是说,静心治疗开始了,不管好与坏,没有回头路了。
  我问他,“什么时候能治疗完呢?”
  他看了看我,说道,“大约需要一个多月吧,不过不要担心,也不要抱大的希望,这种病只能靠这样持续不断的治疗。”
  ***,难道天下医生都是这样吗,说句话都是矛盾的。
  林辉对我说,这种试验性治疗手段肯定要面对诸多困难,他们当医生的也不可能就认为这是保险无误。

  我真为静心捏把汗,真盼着她早点好起来。
  当然比我着急的是鸣翠,她不是每天甚至打三次越洋电话来问静心的治疗进展情况。
  我想鸣翠并不是单单问我,她还会问她的男同学,问林辉。
  给我打电话,说明她更为相信的是我,可我不是医生啊,只能安慰她,不要让她多想。
  为了能够及时掌握静心的治疗情况,我让林辉给我办了一个出入医院的证明,这样我就自由进出医院,及时看看静心的治疗情况。
  吕大安对我说,他现在憋坏了,自己一个人呆在这样豪宅里,也没啥意思,所以他跟着我一起去医院。
  其实有吕大安和我一起,我心里都踏实些,我真怕再遇到那种被人误解的情况,那可是真枪啊,只要一动,我就没命了,想想都后怕。
  这天我们还想往常一样进入医院,先去找了鸣翠的男同学,这小子可能在美国呆时间长了,根本不像中国人,对我和吕大安好像有成见一样。每次问他情况,这小子就装蛋,还嫌我们多事。

  不过静心的生命可是握在他和林辉手里,我才不和他一般见识呢,有次吕大安都想一拳把这小子放在那里,我可真怕闹出事来。
  吕大安说,“假洋鬼子,牛X啊!”我劝吕大安,这时候要忍住,否则我们就乱大谋。
  不过鸣翠这个男同学还是拐弯抹角的告诉我们,这小子有个洋名,叫迈德逊,真他娘的别扭死了。
  吕大安对我说,看着静心这个样子什么时候能缓过来呢?其实我比胖子还着急。
  我问鸣翠男同学,“静心什么时候肌肉能恢复过来?”
  这小子看了我一眼,“什么事也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慢慢来吧!”
  ***,这小子就直接说怎么治疗就行了,还损着我。
  林辉并不是天天陪我们,她也参与到治疗中,但林辉也告诉我一件让很吃惊的事,她说这些毒素来自一些未知的原材料,她的团队也正在研究这方面药物。
  这娘们怎么不早告诉我呢?反正我也不懂什么这元素那元素,只要治好静心的病就行。
  吕大安偷偷问过我,是不是与林辉有过啪啪之事了,我一听就急了,“胖子你一天有点正事行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那事!”
  “靠!她都穿着透明睡衣,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柳下惠啊!”
  我是真服了吕大安这小子,我没心思与他斗嘴,我想找个机会,问一下林辉房间里的那些监控设施干嘛用的,不会就是看我们两个男人在一起睡觉吧!

  跟踪了解静心的病情,成了我和吕大安在美国的习惯性工作,我们也熟悉了进出洛杉矶的路线,更为欣喜的是,熟悉了怎样才能避免被人误会。
  静心的治疗每天都有新的变化,林辉说,她可以断定静心这次用的试验性治疗方案肯定是成功的。
  但成功与否,我要的是结果,我希望静心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并不是现在这样一个植物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