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119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打开猎豹的后备箱,翻检了一下,所有的装备应该足够应付这次夏庄之行的需要,武器方面除了我那一箱子刀、两把五四手枪和若干子丨弹丨之外,竟然还有一支军用弩,不知道是原本车上就有的还是对面老梁的特殊爱好。更让我满意的是后备箱里还有一桶汽油和简单的工具箱,这样给车子也有了保障。猛地关上车门,我摸了摸横在后腰上的定光剑,喊了一声,“出发!”
  卢岩从车头上跳下来,似乎冲我笑了一笑,拉开后门钻了上去。所有人都已经上了车,刘东西发动了汽车,向山上的方向缓缓开动。
  我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周围山野里的景色,回想起刚过去血肉横飞的数日,很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纵然如此,我脑中也没有那种恍如隔世的平静,在紧紧逼迫在身后的死亡被我暂时甩开之后,种种谜团开始占据我的脑海,搅得天翻地覆。
  我是个脑子很容易就混乱的人,太过复杂的东西不能随便想,不然肯定很快就搅成一锅粥,时间长了我逐渐养成了一种思考的办法,面对比较复杂的事,抛开逻辑,按照时间顺序来思考。
  掏出本子,我垫在大腿上将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事件开始列一个时间轴。
  一、刘氏家族的古怪疾病和奇特的传承。

  二、树洞中的古尸和我后腰上的定光剑。
  三、天空之城中那个已经被我肯定为是张国庆所化的怪物。
  四、服之永生但只能使人变异的所谓仙丹。
  五、几十年前刘未名、张国庆、冯柏霖还有一个目前还不知道名字的人在古坑道中的遭遇。
  六、张国庆的失踪。
  七、监狱的奇怪反应。
  八、常监认识刘东西的爷爷,并认为刘家人都有将变异逆转的能力。
  九、监狱民警刘未名竟然是失踪的刘家家主。
  十、缺失的档案。
  十一、似乎和刘家有关系(或者掌握了刘家秘密)的冯柏霖。
  十二、自称格珈的神秘人。

  十三、夏庄石骨,可御格珈。
  十四、应该是从夏庄老宅离开这个世界的张国庆。
  我一边回忆一边往上写,不一会便写满了一张纸。这种回忆很难不夹杂着情绪,不一会便让我疲惫不堪。看看这些内容,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遗漏。
  脑中轰轰作响,实在没有办法思考,面对这满满一纸选项,我想了半天也没能将其连接起来,既然想不出来那就不要想了,我将小本子放进防水袋里,伸了个懒腰。

  小阿当一直蹲在扶手上看我,此刻看我闲下来,摇头晃脑地便朝我怀里钻。我摸着它肉嘟嘟的背,心中感到一丝柔软。这个小家伙对我有种异乎寻常的亲近和信任,让我几乎把它当成了自己家的一员。
  希望这头象征着丰腴之年的小小神兽,真的能够保佑我们此行顺利,取回那个所谓的石骨,虽然它对这场大灾难可能根本就是于事无补,但我们只是希望能够挽回亲人的生命。
  后座上的葛浩然已经睡着了,卢岩则抱着一柄冷钢的短矛闭目养神,车里一片安静,只有汽车行驶的声音和小阿当的哼哼。我享受于这种静谧但又隐约感到一些对这安静的恐惧。伸手打开cd,里面竟然放的是一盘电影原声,那个郑重却又若无其事的嗓子低声唱着那首“the shape of my heart”
  听着这个旋律,我将视线投往车外。雾霾走后留下格外透明的空气,似乎能够看到山外的那个世界,不知道在那里,是有怎样的暴戾和险恶。山间阳光正好,顽石展缀,秋水如碧,山尖含黛。夏庄就安静地伏在不远处的峭壁之上,如一头小兽,在秋日阳光下安眠。
  第二卷完
  夏庄的地形非常独特,庄子面向东南坐落在一个高达十余米的悬崖之上,而背后则又是一个刀削般的峭壁,两翼展开将夏庄环抱其中。我不懂什么风水堪舆,但看起这个地势来也觉得舒坦的很,只是在灰白岩面的正中,却又一道黑痕,上宽下窄恰如一柄长剑倒悬,于安逸中添了一些凄惶之气。
  但是不管怎样,背后的悬崖挡住了西北的凛冽寒风,也留下了东南湿润温暖的海风。住在这个小庄子里面一定非常舒适,这么好的一个地方,竟然也会被人抛弃,真叫人想不明白。
  通往夏庄的道路是夏庄人不知用了多少年一点点积攒出来的,局促难行之处一言难尽,好几次都要停下来清理越野车巨大车轮里的泥土以获得更多的抓地力。从单位开到这个山下才用了四个小时不到,而当车喘息着爬上最后的坎头停在庄前的时候,已经是快五点了。
  站在似乎仍在喘着粗气的越野车旁,看着这座神秘的古村。夕阳西下,庄后山影如某种蔓延的生命一般将这古村里无数黑色的断檐残兽吞噬。我们站在那里,到阴影迫到脚下的时候,我忍不住向后缩了一下。
  山下仍有金色的余晖,而我们已经沉浸在了一片阴影之中。我觉得周身发凉,眼前全无一丝生命迹象的村子变得狰狞可怖起来。
  刘东西打开了车灯,从窗户伸出头来吆喝,“安哥,这个点了咱们不进去了吧,就在这里歇歇再说吧!”
  要我在晚上进这个传说闹鬼的村子还不如杀了我,虽然现在我们时间紧迫,但在夜里进去绝对不是个好选择,别的不说,就光是多年前枪库的那件事就说明这个村子绝对有古怪。先好好休整一下,等到天亮的时候进去,必定事半功倍。抱着这个想法,我也就表示同意,一帮人捡柴生火,将一些罐头什么的煮了一锅。一帮人围着吃完,各怀心事地聊了一会,逐渐觉得索然无趣,留下刘东西值班,各自找地方睡了。

  我选择睡在车上,不管曾经在野外睡过多少次,我仍然无法习惯睡在火堆旁,将后背和头顶暴漏给充满未知的空间,还是喜欢将身体蜷缩进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体会着身周坚实的安全感入睡。
  脑子里被各种想法闹得完全安静不下来,我在后座上翻腾了一阵之后实在是躺的难受,干脆爬起来穿鞋下车。
  卢岩披着个毯子抱着那柄短矛坐在火边,刘东西和葛浩然却横七竖八地睡在地上。我走过去推了推卢岩低声道:“我来值班,你去睡吧!”
  卢岩看了看我,突然开口道:“坐在这,别离开!”

  我看他说的郑重其事,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特别含义但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
  卢岩捏了捏我的肩头,背靠轮胎面朝火堆坐下,将毯子蒙到了头上……
  夜晚将所有的声音都放大,我看着柴堆中跳动的火苗出神,脑子里翻腾的厉害,却又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时候,在火焰的跳动中,周围突然变得极为安静。
  空间突然变得超出想象的空旷和深远,而那火焰似乎也有了无穷的吸引力,将我一点点拉近。这种感觉太熟悉了,我努力稳住心神,硬将自己从这种魔怔里拖出来。当我睁开眼面对这个魔怔以外的世界时,却突然震惊了!
  面前的夏庄突然变得对比分明,而无数灰色的影子正从夏庄其中水泻般贴地涌出!
  这是什么东西!我惊恐地睁大眼睛,却怎么也无法看清这片灰色的真实样子,口中想要示警,却根本发不出声音,全身更是动弹不得。

  眼看这片灰色很快就会将我们吞没,而刘东西等人还在睡梦之中,会不知危机的到来。这种东西带着一种不祥的味道,令人确信触之不吉。
  火光开始暗淡下来,而无数的红点则在对面升起。我突然意识到了这片灰色是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