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99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场赌局赌的东西可谓是简单明了,不管是内行外行一眼就可以看出输赢,这场赌约不大,但是看热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去,赌局形成之后,整个南阳的赌坊都开设了赌盘,赌咱们南阳王聪儿几人赢的赔率是一比一半儿,赌那个外地的年轻先生赢的赔率则是一比二,多下多得,下注之后领票,只等这王聪儿的老婆生之后揭晓答案。
  从这赌注的赔率大概就能看的出来,其实大多数人还是原因相信南阳本地的先生,不是老乡情节,而是几个人还是年纪大的人,总感觉要比一个年轻人要靠谱的多,所以下注王聪儿等人赢的人占了多数,当然也不乏狂热的赌徒还有一些年轻先生的笃信者们愿意押注在这外来的年轻人身上。
  自从赌约形成以来,王聪儿本来十拿九稳的心因为那个年轻人的胸有成竹变的动摇了起来,这一动摇就感觉找自己的几个老哥们儿商量,他们说道:“王兄你且把这个心给吞进肚子里去,你看嫂子这腹部隆起甚大,女孩儿哪有这么大的个头儿,更别说咱们不管是怎么算,胎中必然是男丁无疑。”
  “我是感觉那年轻人有点诡异。说不上来的感觉。他若不是胸有成竹,怎么会跟我们赌这个?莫不成他有其他的办法看出了什么?”王聪儿道。
  “依我看来,他这只是权宜之计,要知道他那天在玉山寺若是正常跟我们论道是必输无疑,所以就找了这个办法,毕竟嫂夫人才身怀六甲,赌这个揭晓答案还得将近四个月,王兄,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估计在嫂夫人分娩之前这小子就得逃之夭夭了。”王聪儿的老友说道。
  王聪儿本来有点动摇的心经他们这么一说也就安定了下来。说实话现在这个王聪儿有点后悔,好端端的去招惹这么一个执拗的人干嘛?
  四个月时间转瞬即到,几乎大半个南阳城都在等着这个答案的揭晓,这一天王聪儿的夫人忽然腹痛不已,叫来了稳婆进了房间,王府上下一片忙碌,王府之外更是人声鼎沸。
  这个年轻人非但没走,甚至还端了一把椅子就坐在王府的门口,看他的架势,还真的有点丝毫不惧的意思。
  王聪儿此时心里七上八下的,只待那产房之中听到哇的一声,王聪儿已经是满头大汗,不一会儿,稳婆从产房中出来,怀中抱着一个啼哭的孩子道:“老爷,太太生了。”
  王聪儿还没接过孩子,就赶忙问道:“男孩儿女孩儿?!”
  稳婆自然也知道王聪儿与那年轻先生的赌注,已经是面无人色的跪下道:“老爷,是个千金!”
  王聪儿一听此言,双脸发白几乎站立不稳,他扶着房中的柱子不停的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要说王聪儿夫人生的是个女孩儿的事儿除了买外地先生赢的人高兴之外,赌场的人也是大赚了一比,这就等于现在的大爆冷门一样,这消息传的飞快,本地的几个风水先生败给了金口神断的年轻先生不胫而走。
  王聪儿几人已经是乱了阵脚,门外那些押宝押在他们几个身上的人站在门口大骂,本来王家生男生女是家事我们管不着,但是他娘的你这么不争气又生出一个丫头害我们输了钱就是你的不对了。

  就在这时候,知县大人已经带人还有那个年轻先生进了王府,年轻先生一进屋就对王聪儿拱手道:“王先生,实在是抱歉,在下侥幸赢了,我是年轻人,不会逼王先生来给我低头认错,但是在下这下就可以继续在南阳待下去了吧?”
  这无形的巴掌打人可是最痛的,王聪儿双脸那叫一个火辣辣的疼,他知道,经此一事,自己还有自己的这几个老哥们儿颜面尽失是小事,估计啊这南阳城是待不下去了,一个连自己孩子性别都看不透的先生,谁还敢找自己来断风水定阴阳?
  王聪儿想到此处,不禁是又羞又恼,羞愤之下竟然迁怒到了那刚出生的孩子身上,要是他娘的你出来带个把,至于让老子如此丢人现眼?他从丫鬟手里抓过孩子,就在砸在地上。
  外人都来不及阻拦,眼见着那孩子大哭一声就要砸在地面之上,王聪儿用力极大,这一下估计要砸的脑袋开花,谁知道那个年轻先生身手矫捷,就在那个孩子要掉在地上的时候,他一个箭步冲上,一把抓起了那个孩子抱在了怀中对王聪儿道:“迁怒于一个孩子,未免有失你的高人风范,既然输不起,早些时候何必要赌?”
  知县大人也是大骂王聪儿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当着本官的面杀人,真当我不会治你不成?”
  王聪儿抱着脑袋道:“王某输的心服口服,事已至此,等夫人出了月子,我自当离开南阳,先生,王某技不如人,请受王某一拜。”
  王聪儿说完,就要下跪。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到那个年轻先生咦了一声,众人现在对这个年轻先生可谓是心悦诚服,与听到年轻先生说话,不禁都看了过去。
  只见这个年轻先生在咦了一声之后,不但盯着孩子看,还用手指不停的掐算着什么,并且眉头皱的越来越深。

  众人见状,都不敢打扰,过了一会儿,年轻先生扭头对知县大人说道:“大人,可否屏退闲杂人等?”
  知县看这先生脸色不对,疑似有要事,自然不敢耽搁,让衙役们驱散了围观的众人,等众人散去后,知县大人问道:“先生有何话要说?”
  年轻先生说道:“大人,你有所不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这次能赢王先生几人,不是王先生几个真的能力不足,而是这腹中胎儿是男命女相,按照怀胎月份四柱命格推演,的确是男丁无疑,但是经我之前查看得知,王先生的父母二人所葬坟地虽无问题,可谓是良穴,但是错就错在他父母二老的坟地之前是一片桃园,我在里面挖到腐朽的桃木根茎,而葬在桃树之地,犯了桃花仙子,后人定然都是女孩儿无疑,我能赢王先生就是因为如此。”

  众人一问王聪儿,王聪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有将父母葬在祖坟当中,而是择了良地之后安葬下去,只顾着那个地方风水上好,还真的没有注意那地方以前竟然是桃园。
  年轻先生说道:“风水一说与中医相同,讲究一个望闻问切,书中典籍是前辈先贤们编纂而成,可是前辈先人们从而而来,寻龙点穴之人动辄走路十万里,历经艰难才能定一个风水龙穴,若是在家搬书本就能成事,他们何须冒着生命危险行走于人迹罕至的大山之中去点穴?”
  这一句话,让王聪儿等人闭口不言。
  自己输给这个年轻人,到此时才真的算的上是心服口服。
  那知县大人问道:“先生果然是高人,就是不知,先生刚为何惊叹?”
  那年轻先生说道:“大人可知我来南阳目的为何?”
  知县大人说道:“坊间自有传说,本官自然知道。莫非?”
  年轻先生点头道:“此女,正是我要寻之人,至于我为何推演至此,实在是事关天机不可泄露,在座诸位,此事关系重大,今日我所言,切勿外传,只等此女长成之后有了母仪天下之姿,那时候定然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众人闻言,都是惊诧不已。

  年轻先生说道:“这等事情我自然不会胡说八道,此女好好培养,成果如何,以后自有定论。”
  若是没有之前的事情,年轻先生的话不会有信,但是经历了赌局之事,他的话再怎么不可置信,大家都要仔细的掂量掂量。
  众人就此事商议一番之后,年轻先生告辞。
  谁知道等到了夜半时分,年轻先生竟然一人再次到了王府来见王聪儿。而此时的王聪儿似乎也在家中等他一般,二人见面之后,年轻先生说道:“王先生好深的算计!”
  王聪儿抱拳道:“就算如此,也被老弟你看穿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知老弟你师从哪座仙山,又是哪位高人能教出你这样的弟子。”

  年轻先生说道:“京城杨家,杨庆之。”
  王聪儿不可能不知道京城杨筠松一脉的嫡系杨家,更不可能不知道杨家当年有一个百年难得一遇就天才杨庆之,只是传说此人已经夭亡。
  他眯着眼睛看着杨庆之,不知心中想什么。
  年轻先生说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你给你父母选的那一块坟地,风水一般,你看重的是有凤来仪栖于那里,知道那里是凤鸣之地,你更知道那里以前是一片桃林,但是为了占据凤仪之气有意为之,我说的可对?”

  王聪儿不置可否。
  “你应该知道,若是此女被你送进宫,满汉有别。最多是一妃子,你王家就算沾光能沾到哪里去?”年轻先生说道。
  “但是若是汉人坐了这天下,那一切就大不一样了。”年轻先生的这句话,让王聪儿双眼瞬间泛光。起身对这个年轻先生跪了下来道:“先生您是杨家人无疑了,还请明示!”
  “不久之后,定有要推翻满清龙庭之人,战场之上,你寻脖颈之中佩戴昴日星君法相真身之人,那人乃是天下共主之命,这是你的丫头能母仪天下的唯一机会。”年轻人说完,不再说其他,起身告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