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98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07 00:01:00
  白莲教举事之时,河南王王聪儿的这个女儿就格外的有名,她的名气大除了在于她艳绝中原的相貌之外,还有就是白莲教内部的一个传说。
  白莲教举事的发起者就是一批和尚道士,所以他们对命格之类的说法异常的相信,这也是一个杨庆之就可以让他们大批举事的原因,当然这都是题外话,现在我们要说的就是这个艳绝中原的王语嫣。
  王语嫣出生在桃花开的时节,那时候的王聪儿还不是白莲教的河南王,只能说是南阳一代一个有名的风水先生,自己是先生,所以王家的坟地都颇为讲究,王聪儿的夫人在怀孕之后王聪儿不管是从坟地风水还是从那清宫表的算法来看,这一次夫人腹中怀的定然是一个男丁,因为此时的王聪儿已经有三个女儿了,急切想要一个男丁来延续王家的香火传承,王聪儿自己算定夫人腹中怀的是个男丁还不放心,更是请了圈内的一众好友来看,大家一致笃定这一次王家添丁进口必然是男孩儿。这些圈内的好友不无这一行内的老前辈,对于他们的话,王聪儿也是相信,更是有了他们的话,王聪儿算的上是心情大好。

  但是这一日,南阳城这边来了一个游方的先生,这个先生非常年轻,一身白衣尽显儒雅之气,观五行辩风水定阴墓阳宅掐八字命格无所不能,不仅卦钱收的少,而且算的极准,短短一个月时间,被当地百姓称之为“金口神断。”因为算的准,大家也都心服口服,就有人劝这个年轻的先生道:“先生乃是真才实学,并非那些游方的江湖术士可比,所算之事皆能应验,为何卦钱收的如此之少?依我们看来,那定然是先生不想为世俗所污,但是给穷苦百姓问路收的少了尚且情有可原,但是给那些富贵人家,先生为何不多收一些银两?钱财虽臭,但是到了先生手中也算是劫富济贫不是更好?这样也更是扬先生之名。”

  那年轻先生笑道:“不是不爱钱财,而是我此番来南阳并非为算命而来,更是有要事在身,更不是不想扬名立万,实在是事情忙完就要离去,不便在此多耽搁。”
  “那不知先生来南阳所为何事?”好事者问道。
  这个年轻先生本不想多说,但是经不起旁人的软磨硬泡就说道:“前几年一日我与龙虎山顶夜观天象,观一星辰大如斗篷落于中原一带,掐指一算,估计此地要出一了不得的人物,所以当日就从龙虎山下山,一路寻龙至此,到了此地之后才发现,那大如斗篷之星辰乃是天上神凰所化落入世间,主南阳此地要出一个贵人,这个贵人却非男儿身,而是一个母仪天下之人。我此番前来,就是所为此事,只待寻到此女自然就会离去。”

  好事者一听不禁唏嘘不已,更是三人成虎慢慢的口耳相传,渐渐的大家都知道在南阳这个地方要出一个母仪天下的贵女子来。虽然后来官家辟谣说那当今皇上是满人,立后也不会娶汉人的女子,但是大家显然更相信金口神断先生,就算不能贵为皇后,能入朝当个贵妃也是了不得的大事不是?
  王聪儿本身就是做这一行出身,听说一个外地的先生被当地百姓称之为金口神断,心中自然是不服气,听说这个谣言之后更是不屑一笑,南阳城风水大势他了然于心,更没有听闻那大如斗篷的星辰落于此地的说法,看来这个所谓的金口神断或许有点小本事,但是也是个哗众取宠之人。
  眼见着这个金口神断的年轻先生生命越加显赫,平日里找自己的那些主顾们都去找那个先生去看了,王聪儿虽然深知此行的规矩就是不能同道相杀,也就是都是这一行的人,不能砸同行的饭碗,但是他心里还是不舒服,自己在南阳城也算是长辈,这一个黄口小儿来此谋生,怎么着也得给自己递个拜帖,报上师门才对。王聪儿毕竟是个规矩人,没有自己去找这个年轻先生的麻烦,而是找了几个圈内好友,大家对这个年轻先生都是早有耳闻更是颇为不满,你一次收一个铜板的卦钱,是坏了这行的规矩在先,也不能说咱们当地人欺负你。

  所以王聪儿几人找人给这个年轻先生捎了话,说你一个外地人来此,不拜见一下咱们当地的长辈,是不是不合规矩?看似是按照规矩走,其实谁都看的出来,南阳的这几个有名气的风水先生看不惯这个外来人了,这是要划道道找麻烦了。
  大家都劝这个年轻人说按照这一行的规矩走,去给他们这几个长辈敬敬茶就算了,毕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以后算卦什么的多收点钱别坏了行情也就是了,谁知道这个年轻人脾气也颇为古怪,他就说道:“非是我不去见他们,我入这行这天开始,就不以资历论辈分,而是论能力。”
  这话一说意思相当明了,就是说你们别拿辈分压我,哥们儿不信这茬,之所以不拜见你们啊,是因为你们能力不如我。
  这话一说出口,吃瓜群众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对这个年轻人更是钦佩,但是落在王聪儿这些人耳朵里就不是这么个滋味儿了,好一个年轻小儿,人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你说你本事比我们大,那咱们就划个道道比划比划,按照这一行魁首杨家的规矩,咱们来一场辩论,要是王聪儿他们输了,自当落个辈分称他为前辈,若是他输了,给王聪儿他们几个磕头认错滚出南阳。
  这一下,无疑是玩大了,有人对这年轻先生说先生不要怕他们,俺们最瞧不起倚老卖老的人了,跟他们干!当然,也有人劝慰说先生毕竟年轻,双拳难敌四手,还是去找他们道个谦算了,你这么年轻,跟老年人服个软也不丢人不是?
  这年轻先生对百姓们好说话,但是对于故意架梁子的王聪儿他们还真的是相当的执拗,马上也就放出话来,说道:“下月初一,玉山寺,你们摆下道场,咱们不见不散。”

  玉山寺坐落于南阳城北的紫山之上,紫山乃是九座孤山之首,有小灵山的说法,那时候玉山寺的菩萨据说颇为灵验,所以香客络绎不绝,转眼就到了初一,这件事被王聪儿他们几个给搅动的风云变幻的,所以到了初一这天,玉山寺这里更是人满为患。自古以来这中国人最喜的就是看热闹。
  这一天王聪儿他们几个早早就在玉山寺摆下道场,不仅南阳有名望的风水先生僧侣道人系数道场,更是南阳县令大人都来了此地,加上来看热闹的群众,那叫一个声势浩大。
  但是这些人等了一上午,也不见那年轻先生来,本来对那个年轻先生无甚信心的人就笑道:“看来这个年轻人啊也就是那煮熟的鸭子,就剩一个嘴硬了,大家散了散了。”
  无论如何,年轻先生爽约是坐定了,大家也有人劝王聪儿他们不要跟年轻人太过计较,差不多就得了,也不能说咱们南阳本地人就欺负一个外来的年轻娃娃,说出去也不好看。
  王聪儿也说了,只要这个年轻人来给他们磕头认错,可以不离开南阳,鉴于他还是有点真本事,可以在南阳开设相馆,但是要按照本地的规矩行事。
  就在大家都要散去的时候,这个年轻人上山了,一上来就对大家笑道:“实在抱歉让各位久等,实在是我平日太过嗜睡,一下子忘了今日之约竟然睡过头去,还望各位见谅。”
  本来都已经是准备做人留一线的王聪儿等人一听此人说话,这么大的事儿竟然睡过头了,如此玩笑岂不是更说明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不由的怒火中烧,道:“既然来了,咱们就开始,是从寻龙点穴,还是四柱命理开始说起?”
  年轻人丝毫不惧,道:“既然今日来围观评判之人多行外之人,说那些晦涩的东西他们大多听不明白就有失公允,我看此事不必这么麻烦,说一事,打一赌,父老乡亲们做个见证一次论输赢,可好?”
  “行,年轻人既然如此自信,那你说说赌什么?”王聪儿问道。
  “听闻王府夫人身怀六甲,夫人今天估计也在现场,咱们就赌夫人腹中胎儿性别如何?”年轻人说道。
  一说这个,王聪儿他们几个相视一眼,最后王聪儿道:“笑话,我跟在座的这些同行中人都已断定夫人腹中必然是男丁无疑,此事如何赌?夫人腹中乃是男丁显而易见,你说是男丁,难道我们就要说是女孩儿不成?”
  年轻人道:“如先生所言,在座的诸位都认为夫人腹中是男丁无疑,对否?”

  “那是自然。”王聪儿道。
  “可是依我看来,夫人腹中必然是女孩儿无疑,既然如此就以此为局,若是男丁,我全凭各位发落,若是我侥幸赢了,那也给各位陪个不是,毕竟在座各位都是年长之人输给我也不好看。”年轻人道。
  “一言既出!”王聪儿站了起来。
  “那自然是驷马难追了。”年轻人摆了摆手。

  日期:2017-01-07 00:04: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