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8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嘟囔着道:“这不能吃那不能吃,那我要被饿死吗?快去把最好吃的东东都拿来……要烤香烤香的,我已经饿坏了啦……”
  这语气……凌燃微微蹩眉,推开门。
  “黎小姐你都几天没吃东西,医生说只能吃点稀饭,不能吃烤香的,也不能吃太油腻的肉,不然消化不了的!”佣人苦口婆心。

  黎七羽小身形愤然而起:“不给吃肉?那我自己逛街去吃。”
  “黎小姐你还在生病呢,怎么能乱走?”
  黎七羽头部眩晕,身体乏力,为什么每次她醒来都在生病?
  突然所有佣人都望向门口,低声喊着“少主”!
  天使七羽转过脸,看到完美天神般的男人,邪气斐然,英俊得像画册里走出来。
  这不是那个总是躺在床不会说话的木头人?他居然醒了!会动的活着的样子更帅了!
  “又是你——”黎七羽瞪着凌燃,充满了防备。
  每次凌燃出现会叫医生给她打针,让她再陷入沉睡。
  北堂枫凝暗的脸色盯紧她的小脸,他听说过黎七羽解离症人格分裂的事,但这还是第一次遭遇黎七羽的另个人格。
  “别让他过来——”黎七羽抓起床头柜的杯子,戒备。
  “出去。”北堂枫冷冷下令,凌燃退了出去。
  大手拿走黎七羽手里的水杯,下一秒她被从床抱起来,还没反应过来落在北堂枫的怀里。他沉沉凝视着她,长睫毛像羽翼垂落,深凝地盯着她:“有我在,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七羽,不用怕任何人。”
  天使七羽睁大着眼,他的眼神仿佛有魔力,吸着她无止境地坠落。
  这是她醒来后,遇到第一个温情的人,他说会保护她……

  “饿了?我马让人做吃的给你……想吃什么列个单子,只要你想得到的。”
  天使七羽吸了吸鼻子:“真的?”
  北堂枫蹩起眉,看她消瘦的脸……
  她病了几天,浑浑噩噩,不管是昏迷还是清醒的时候都在哭,想到小七夜的遭遇她根本没有心情吃东西,如果不是打营养液维持,她现在已经撑不下了。
  北堂枫握住她小小的拳头,亲吻着手背说:“可你在生病,尽量只能吃清淡的。等把身体养好,我带你吃遍全世界的美食。”

  天使七羽咽了咽口水,全世界的美食……
  “我什么话都信,你可别随便骗人,我会当真的。”
  北堂枫通红的眼眶蓦然挽起,低声地笑了,佣人忐忑,少主已经好多天没有笑过了,他脸那凝重的乌云拨都拨不开,阴沉沉很是吓人。
  可在黎七羽面前,他是那么柔和,阴霾的眼神有光束透下来。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答应你的事,哪一件我没做到?”他低醇的嗓音充满了宠溺。
  天使七羽感觉得到他眼神的宠爱……这是她孤单来到这个世界,对她最好的人了!
  次在医院里,她误闯躲进薄夜渊的房间,那个男人很凶!

  “我要吃……”她流转着眼眸,一口气说了长长地一窜食物名单。怎么办,好多想吃的全都要吃,她感觉自己现在饿的能吞下一头牛!
  北堂枫单手梳理她的长发,脸色转向佣人,冷凝道:“都记下了?”
  佣人完全懵掉了,黎七羽一下说了这么多又这么快,她哪记得住?
  北堂枫亲启薄唇,不徐不疾,一个个菜名将黎七羽刚刚说过的重复下来……
  佣人赶紧拿出录音笔按下,在少爷身边多年,如果有紧急的事都要拿笔记下来以防万一。

  最后一道菜名毫无差错,佣人叹为观止,黎七羽皱起眉,也感到不可思议。
  她只是顺着想要吃的东西,一股脑儿说出来,连她都记不住,可北堂枫却记住了每一样……
  “少爷,我这派人去准备。”佣人离开房间。
  黎七羽挑起唇,惊地说:“你记忆力真好。”
  “那是因为你,”北堂枫深凝道,“七羽,关于你的一切我都记得清楚。”
  黎七羽心脏抽紧,整个人都好像被温暖地包覆,在海洋般柔软的世界。
  这是被疼爱被眷顾的感觉吗,她低声问:“你是谁啊?”
  “我叫北堂枫,”他握紧了她的手,“是一个爱慕你的男人。”
  “你是我男朋友吗?”
  “如果你愿意——我是。”北堂枫眼神复杂,将她拢进怀里,黎七羽——我不管你变成怎样,都不放弃你!
  黎七羽眨了眨长睫毛,他这么帅气,又对她好,如果有个这样的男朋友似乎很不错啊。可是心脏怎么会窒息地发疼,好像缺失了一整块。
  一个月后,大雨。
  佣人们整理着行李,整个北堂家族打算迁移,离开滨城。
  薄夫人的葬礼办的很隆重、盛大,虽然她改嫁去了薄家,却完全按照北堂太太的礼数帮她置办,能为她敬的孝道,北堂枫都做了。

  黎七羽的抵抗力越来越差,身体衰竭得厉害,一点风吹草动她会感冒。
  整整一个月了,她一直是天使七羽的模样——
  “少主,这是最新研究的纽扣睡眠探测器,只要放在黎小姐枕边,能在晚她如梦以后检测她一晚的睡眠质量,包括翻身多少次,呼吸频率,脑波量……另外,它会发出共磁旋律,能大程度地改善失眠。”
  北堂枫翻着黎七羽的身体检测单,这一个月来,她被保护得很好,每天都做全身检查,跟踪记录她的身体状况。
  一旦她哪里有不舒服,北堂枫都会她先知道……
  “为什么她还不回来。”北堂枫拧眉,按着件夹低声问。
  “黎小姐的这个人格占了主导,随着她出现的时间越长,原本的她会越虚弱,直到被彻底吞噬。”
  “所以呢?”北堂枫倏然抬头,阴戾地问,“你是告诉我,她永远都治不好,过去的她只能等着被吞噬?!”

  像……她曾经消散的人格?
  医生惊惶不安,单腿跪下:“少主,我已经尽力了。”
  北堂枫将件夹重重地砸在茶几,按着头,他什么办法都试过了,黎七羽在逃避现实,她把自己藏起来了。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能唤醒她,怕永远都唤不醒她了!
  然而,迫在眉睫的是她每况越下的身体……
  手术时间不能再往下拖了。
  黎七羽坐在窗边画画,嘴角带着笑意,男人英俊的面容在画纸展开……

  她画北堂枫英俊的侧脸,他挽起一边嘴角斜斜坏笑的样子,他低垂了眉眼柔软叫她的样子,他微微蹩起眉宇对她无可奈何的样子,他看着她出神时那眼底深邃浩瀚如星辰……
  黎七羽脑子里全都是他,画笔在她的手下生花,她的心甜甜的。
  忽然,她停下笔,盯着画纸里男人抿着薄唇、满含着怒意,浓眉高扬斜飞入鬓,英俊贵族的脸仿佛从画纸跃然而现。
  这……是谁?她根本不认识。

  黎七羽手一松,画笔掉在地,画纸的薄夜渊仿佛真的活了一样,从走出来:【黎七羽……】
  日期:2017-12-31 1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