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82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已经第一时间封锁了。”
  可黎夫人终究是死了,她不回去,看守小七夜的人会下狠手。
  走出小城堡,北堂的飞机停在空地。
  黎七羽僵硬着背脊,一路往前走不敢回头,好像身后跟着魔鬼,她回头看的他的眼睛,再也走不掉了。
  飞机的时候,她终于转过头,身后什么也没有,城堡的每一扇窗紧闭。
  “叮咚。”
  黎七羽听到手机的信息铃声,脚步开始不稳。
  每天她都会收到小七夜的视频……那是她最期待的时光,而今天,她害怕了。
  昨天薄夫人被抓以后,她收到警告讯息!
  黎七羽抿着唇,不管多害怕她都不能逃避,小七夜还在等她。她拿出手机,勇敢地点开视频……
  “七羽。”北堂枫在她倒下去以前,伸手接住她。
  黎七羽眼前一黑,晕倒过去,在漫无边际的昏睡,她看到一棵流着鲜血的枯枝,孤零零地生长在黑暗干涸的火焰央,哭着叫妈妈。
  黎七羽开始发烧,回到北堂山庄她一直不清醒,烧了几天几夜。
  到第四天,她的高烧降下来一点,躺在床像做了个很长很长的噩梦……
  “我梦见小七夜整只左手都没有了,”黎七羽蹩起眉,苍茫地问,“这一定不是真的,是不是北堂枫?”
  北堂枫擦着她额际的汗,眉头重重凝结,她病重的时候他一直照顾。
  她会突然高烧是因为惊吓过度,但难以治愈却是因为药吃完了,她的抵抗力变弱,身体各器官都会逐步跟着心脏一起衰竭。
  “北堂枫,你为什么不说话?”黎七羽攥了手心,“视频是真的?小七夜真的再没有整只左手了?”

  凌燃放下药物的托盘,蹩着眉想说什么,北堂枫可怖地道:“闭嘴!”
  凌燃诧然,他并没有想说别的,但北堂枫生怕他说出更令黎七羽无法接受的真相——
  “手机呢?我的手机在哪……”黎七羽恍然回神,“我病了多久,今天是几号?”
  “……”
  “每天都会发小七夜的视频给我的,后来又发了吗?北堂枫……求求你,把手机给我!”
  黎七羽何其聪明,北堂枫什么话都不必说,从他的脸色她能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已经发展到多残酷的地步了?
  她根本不敢去想,只要回忆视频里的血腥,她心脏重重抽搐,开始喘不过气,手按在痉挛不止的胸口。

  北堂枫扶住她的背,立即给她服用心脏药——
  “七羽,你别激动,营养药你已经吃完了,你现在体质很虚弱,千万不能情绪被刺一激,否则只会加快你的衰竭!”
  “手机给我……”
  北堂枫抱紧她,沉眸看了凌燃一眼:“在书柜第二格,拿给她。”
  黎七羽咬着唇,眼眸里泌着泪,他温柔地安抚她,说不会有事的,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陪在她身边。
  黎七羽也知道这样的自己多脆弱,想起盛十年说的——阿喀琉斯之踵。
  她浑身刀枪不入,可是小七夜是她唯一的死穴。
  手机递来,她翻到视频,从她昏倒那一天开始,视频截止……

  都是之前的视频被她锁在手机里,没有动过,新的一个也没有。
  “你把视频删了?”
  “没有收到。”
  “骗我,”黎七羽额头发烫,虚弱却异常清醒,“我飞机以前收到过一条也不见了。告诉我,宝宝是不是死了?”

  “别胡思乱想。”
  “其实我现在倒希望孩子死了——”黎七羽眼神诡谲,从来没有如此地恨过自己,“如果不是我一意狐行要生下他,他根本不必来这世界受罪!与其被切指头,被卸掉整只左手,被一点点残虐致死,我真希望他死了。”黎七羽疯狂地抓着北堂枫的衣襟,“所以告诉我,宝宝是死了么?”
  北堂枫眼神幽暗极了,探了探她的额头,感觉她又开始高烧发烫。
  她的嘴唇酱紫的,是心脏病发作的症状——
  他大声叫着医生,凌燃将药剂注入针管里,趁着黎七羽没有知觉输进她的手臂。
  看着黎七羽慢慢地失神,因为药物作用重新合眼,陷入睡眠状态……
  他小心翼翼地放下她,刚起身,一脚狠狠踹翻了床头柜!
  力道如此之大,柜面被撞得裂开纹路,他的脚震痛不止。
  北堂枫阴戾可怖,薄绯儿在他手里,这几天他好言软色,威逼利诱——她痛哭着说不知情。
  “给她刑。”
  没有人敢告诉黎七羽,小七夜不止是左胳膊没了,昨天的视频里,刚刚又失去了右胳膊。
  北堂枫让他们的人如法炮制,把薄夫人的两条胳膊也卸了,录制了视频发过去,可对方被彻底激怒,发出恐吓的信息,如果三天内再不交出薄夫人,接下来是腿。
  北堂枫眼底的狠戾被逼出来——
  血腥味浓重的地下室,薄绯儿被折磨得不成人形,被钢索吊着关在一只狗笼子里。
  她蜷着身子,只能跪坐着的姿势,窄小的笼子不足以让她伸张开四肢。
  听到门打开,她挣扎着睁开眼,邪狂的黑暗身影走来,她哭了起来:
  “水……北堂哥哥……救我……”
  “妈什么也没告诉我……她知道我嘴藏不住……哥你是了解我的……”
  “我从小没吃过苦,没人舍得打过我……我如果真的知情,我早说了……哥……我什么也不知道,救我……”

  北堂枫在笼子前俯身,像悲悯一只被囚的野兽。
  薄绯儿手攥在笼子铁,哀求得痛哭流涕。
  “算我放了你,落到薄夜渊手里,你会死得更凄惨。”北堂枫低声说,“你已经没有活路了。”
  没有活路了……因为一个黎七羽?
  “哥,我从小跟你一起长大,没有她黎七羽之前,我们感情虽然不算多亲密,但也没有闹过矛盾……妈那么疼你,从小什么东西都给你……”薄绯儿泪水掉下来,“她什么都是为了你,现在她死了……你掉过泪吗?”
  “……”
  “她死了,还是因为黎七羽被折磨死的。”薄绯儿浑身一阵阵发寒,得知薄太太死讯的时候,她哭了两天两夜,绝望到生不如死,“我真的没想到……你是那么冷血无情的人……”
  “不是应该感谢你么?你不多嘴,她会有死路?”北堂枫狠戾地挑起她的下巴,“我当初劝过她,让她别动孩子,否则迟早有今天。这些都是她该得的。”
  对一个孩子能这样残忍下毒手,薄夫人的确早预想过最坏的打算。
  她是心有多狠,她死了也不让孩子活下去,如果不是她有命令在前,那些走狗怎么敢擅自凌虐一个孩子?
  “水。”他淡淡地吩咐。
  凌燃倒了水过来。

  北堂枫接在手里,抵在笼子前,渴极了的薄绯儿凑过来,如饥似渴地喝着水。
  磨得沙哑的嗓音终于润得舒服一些,她饥渴地喝了个见底,深怕浪费了每一滴:“哥,我还要喝……”
  北堂枫拿了水壶倒着,吩咐道,“去给二小姐准备膳食,让张妈做她最爱吃的。”
  闻言,薄绯儿呛然落泪:“……哥……你回头了是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