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4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舅妈把果汁重重的摔在桌子上,她很生气,眉毛拧在了一起,“子惠,你怎么说话呢,你太让舅妈寒心了,什么插手你和董宁的事,你们之间的事就根本不可能成。我是不想说,这是你的选择,但是我真觉得你们之间不般配,但别什么东西都往我身上扯,跟我有什么关系啊,你妈想找我说说话,我就陪她说说话,这也怨我啊!不过,话说回来,老人都是为了子女好,子惠,你就多听听你妈的话吧,眼睛擦亮一点,别交往不三不四的人。”

  大舅妈一边说,一边对着我翻白眼,我也不知道哪里惹到她了,对我这么大的敌意。
  想了想,可能是触碰了某些人的蛋糕,白子惠本来干的好好的,突然便从陆家分了出去,大舅妈这种人不会考虑自己哪里做的有问题,之前是不是对不起白子惠家,她看到的只是我介入这件事中。
  白子惠离开陆家,造成的后果便是钱财的损失,如果白子惠在,可以用白子惠的能力赚很多的钱,但这个钱可以大家来分,还分的心安理得。
  现在白子惠离开了,钱没有了。
  不过,事情有了转机,王承泽出现了,两家联姻,强强联合,赚的钱更多了,要是白子惠听话,大舅妈也能分一杯羹,毕竟是陆老爷子的安排,但有了我,这一切都是虚幻。
  大舅妈,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你这么恨我吧。
  白子惠笑笑,说:“大舅妈,这是不可能的,我已经选了董宁,我们会一起走下去,不管生老病死,我身边有他,他身边有我。”
  大舅妈指着白子惠说:“不孝啊!不孝!”
  痛心疾首。
  白子惠说:“所以,我再一次请求大舅妈。不要插手这件事,可以吗?”
  大舅妈摇头,说:“子惠,大舅妈明确告诉你,只要你跟这个董宁在一起,就是大逆不道,我站在道理这一边。我怎么能不插手。”

  白子惠说:“那么抱歉了,大舅妈,我给过你机会,你没有把握,但我觉得你还是会同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个直觉。”
  大舅妈冷哼了一声。说:“哎呦,开始威胁我来了,我他妈是被吓大...”
  啪,照片扔在了桌子上,大舅妈看到了照片,她的后半截话咽了回去,最上面的那张照片正是大舅妈和小年轻吃饭。大舅妈那张老脸笑得那个荡漾,简直要开了花。
  大舅妈颤抖的抓起了照片,一张张的看,不怕看,找的很完全,从跟那个男的见面,到吃饭。到开房,应有尽有,一点都不怕浪费胶卷,就是要完整,跟连续剧一样,对了,柳笙还给了我电子版,那个私家侦探果然是业内翘楚,够专业。

  撕拉!
  大舅妈开始撕照片,几张一起她撕不了,她一张一张的撕,我看了看白子惠,白子惠对我笑了笑。
  我们也不说话,就看着大舅妈撕。
  终于照片都撕完了。
  白子惠笑笑。“大舅妈,你累吗?我还有好多备份,咱们...继续?”
  大舅妈嘴抖了起来,她说:“子惠,子惠,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待你不薄啊!”
  白子惠笑笑,说:“大舅妈,你放心,你的事我没说,不过,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还是刚才的问题,你答应吗?”
  大舅妈连连点头,说:“答应,答应。”

  白子惠说:“口说无凭,大舅妈,咱们签个合同吧。”
  拿出了文件,推到了大舅妈面前,还有一支笔。
  这事办的,周到。
  大舅妈粗略的看了一遍。不过看她的样子根本没仔细看,她现在还在惊吓中,没什么思考能力。
  不过,她还是签了字,手一直抖,名字签的也抖,不过,白子惠把这一切都录下来了,不怕她变卦。
  “子惠,我签了,你那边...”

  白子惠微微一笑,说:“会全部销毁的。”
  大舅妈点了点头,有点失魂落魄,她害怕是因为经验少,才出一次轨,便怕的不行。
  我对大舅妈笑笑,说:“大舅妈,既然你不捣乱了,咱们还是好亲戚。”
  大舅妈神色很复杂,机械般的点头,说:“对,对。”

  我说:“那么你解释一下子惠妈妈假自杀的事情吧。”
  大舅妈猛地抬头,如果说刚才是害怕,那么现在就是...惊恐了。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要吓一吓大舅妈,让她长记性,这一次就吓住了,让她没有胆子继续了。
  要不然天天这个样子,谁也受不了。

  现在是个好时机,大舅妈刚刚看到了照片,自己跟那个小鲜肉在一起缠绵,正是担惊受怕的时候,她现在都不去想我们怎么拿到这个照片的了,她现在只是想如何掩盖这一切,不让家里人知道,这事情要是传出去,有可能就离婚了。男人在外边怎么搞都行,但是自己的老婆偷人了,那种感觉特别的酸爽,我是男人,我懂。
  当时,关珊出轨的时候,我几乎要杀人,陆景辉是个男人,他也忍不了,况且他还是个大老板,这传出去,他颜面何在,这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此时,大舅妈一定心情激荡,现在我跟她说白子惠妈妈假结婚的事,她还不吓得魂飞湮灭啊!
  果然,大舅妈的身子一直抖,她也顾不上否认了,嘴里面一直的嘀咕,“你们怎么知道的,你们怎么知道的。”
  声音还不小,旁边的人都往这边看。
  白子惠低下了头,小声的说:“大舅妈,我们什么都知道,所以,跟我们说说吧。”

  大舅妈喘着粗气,她的脸被吓得煞白,手抖个不停。我看出来她现在特别的激动,我说:“大舅妈,你别激动,我们不是追究你的责任,你把这事跟我们说说,然后咱们看看怎么解决,你应该了解子惠,子惠是一言九鼎的人,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只求你不插手这件事,还有让白子惠妈妈不要出什么意外,子惠,你说是不是啊!”
  白子惠自然跟我一唱一和,她说了几句,大舅妈安了心,把事情跟我们坦白,主意是她出的,为了逼白子惠服从,大舅妈是这么跟白子惠妈妈说的,子惠她还是有孝心的,只不过现在火候不是那么足,你吃一次安眠药试试,没准子惠看到你这么坚决,便听你的话了。
  听完这一切,白子惠脸上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她抓住我的手握的很紧很紧,她生气了,因为大舅妈的不择手段,要是换成我,我也愤怒,大舅妈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吃安眠药,大舅妈你怎么不去吃呢,这是有危险的好不好。
  白子惠说不出话来,我估计她是怕说话控制不住自己。要骂大舅妈,所以我只好替白子惠说了,我说:“大舅妈,你现在给子惠妈妈打电话,说说安眠药这事要慎重考虑。”
  大舅妈拿出了手机,白子惠开了口,说:“开免提。”
  日期:2017-01-08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