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5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胖子真的害怕了,他张大嘴吧用手笔指着,我想这房间里一定还有视频监控装置,慢慢找吧。
  随后,我真就在房顶吊灯中发现了一处监控装置,我暗骂林辉太阴险了,怪不得我每次出去时,她都能知道我的行程,没想到玄机在这里。
  随后我又在床上、窗台发现了很微小的装置,这让我很是惊。
  吕胖子问我怎么办?我想了一下,还是把这些东西又放回原处,如果把这些监控装置拿走,林辉肯定有反应,我和吕大安可就危险了。

  “***!这个袁…………”吕大安刚要急眼,我拿起床上枕头向他扔去,这小子当即就不敢说话了。
  看来我和吕大安商量事,真不能在这房间了。
  吕大安小声的问我,“大仓,怎么这样恐怖呢?这女人太狠了吧!居然还监控咱们!”我向吕大安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吱声。
  我想得赶紧离开林辉家里,这女人不知道要干什么?
  我找到林辉,提出了去外面住的要求。
  林辉很惊呀,“你们在这里住的多舒服啊,去外面得花不少钱!”

  “林姐,我们在这住这样久了,很麻烦你了,鸣姐意见让我住的离静心住的医院近一点,也便于照顾。”我笑着对林辉说。
  林辉却说,还是让我们留在这里住,在外面住一是语言不通,二是有危险,美国这个城市枪支保有量很多。
  在林辉的大力挽留下,我答应她继续在这里居住,我想她可能预感到我发现什么了,不过我和吕大安不能让他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静心的治疗方案被终止以后,我反而不怎么着急了,至少这样能延续静心的生命。
  我看林辉到时着急起来,她不断给鸣翠打电话阐述放弃方案的坏处,但鸣翠坚持先保守治疗,过段时间再说。
  林辉的这一举动,也与我的猜想相吻合,看来这个女人这样急于把静心放死地推。但我不会让她这个行动继续下去。
  鸣翠给我发短信,她说很着急,想飞到美国来。我说先不要来了,只要鸣翠能让她同学抓紧带个专家来论证一下,那个方案到底可行不可行,然后再定。
  鸣翠同意了我的建议,她抓紧联系同学。我这边依旧在林辉家里过着舒服的生活。
  有一天晚上,我正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些听不懂的电视剧,只见林辉喊我,“雨仓,你能上来一趟吗?”
  我一回头,只见林辉穿一身粉红色吊带睡衣,站在二楼楼梯,我连忙上了楼梯,说心里话,自从搬到林辉家里来,我还真没有上过二楼,只听吕大安说,上面是林辉的卧室与健身房非常漂亮。
  我来到二楼后,只见也是一组很漂亮的沙发,两个卧室门都开着,我看了一眼,那是林辉的卧室。

  “雨仓,请坐!”林辉微笑着给我端来一杯咖啡,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又有什么样的想法。
  我端过咖啡那一刻就想,***,这里面不会放什么毒药吧,这女人都敢于监控我,她什么都可能做出来,再想想静心莫名其妙的中毒,我都不敢想象了。
  我轻轻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放在桌上,“林姐,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林辉端着咖啡,微笑着向我走来,我隐约看到她那吊带睡衣里显露的事业心,我那心就像小兔一样乱跳着。
  这不会是美妇计吧?我可是抵挡不住成熟女人的诱惑啊。
  林辉坐在我身边,翘起二郎腿,那雪白的大腿在灯光下格外刺眼。

  “雨仓,我感觉鸣翠好像对静心治疗有点不放心呢?”林辉用那双媚眼看着我,我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了,难道她知道了鸣翠的怀疑。
  “哎,林姐,爱子之心人人都有,我想鸣翠也是不想孩子出点差错,不过她说要再进行一轮论证后,她才能够放心。”我只能这样对林辉说了。
  “是啊,鸣翠也和我这样说了,不过我理解她的想法,为了确保万一,鸣翠让我另一个同学带个医疗团队再来论证。”没想到鸣翠已经把找她男同学的事告诉了林辉,我不明白,难道鸣翠又放心林辉了?
  “这样把握些好,比竟人命关天。”我对林辉说。
  “哎,雨仓,不管怎么说,我感觉到鸣翠好像对我有成见了。”林辉轻轻的说。
  我笑着对林辉说,鸣翠不可能怀疑她,都是多年要好的同学了。
  但林辉说了一句让我吃惊的话。
  林辉说她对静心的着急的心情,比谁都强烈,她说当年自己也喜欢静心的爸爸,但那时鸣翠的出现,让她无法再与静心爸爸继续下去。
  看来静心老爸当年也挺花啊,只不定是个大帅哥。

  我静静的听着林辉诉说,她说起当年与静心爸爸浪漫的情事,听得我都入迷了,说到伤心处,还不停地掉眼泪。
  我连忙拿起桌上的纸巾递给她,“林姐,别伤心,事情都过去了,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不确定性,其实你现在挺好的。”
  “哎,其实你们只是看到了我表面的光显,并不理解我内心的苦痛,我这么多年,靠着老公留下的遗产,投资理财才有了现在这般光景。”林辉擦了一下眼睛。
  我刚要安慰林辉,她又继续说道,“其实我感觉静心这个孩子应该是我的!”
  这句话真让我大吃一惊,静心怎么又成了林辉的了。
  林辉看出我惊呀的眼神,她说从孩子年龄推算,静心应该是自己的,可能那期间,静心爸爸也与鸣翠在一起了,所以静心也可能是她的孩子。
  我听了后,感觉这像狗血剧一样,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但林辉之前这些怪异动作又是为什么?
  我决定问问她,既然双方都把话说开,我就问她一句有何妨。我正要问时,林辉慢慢地把头靠向我肩膀。
  我一时不知所措,但林辉抽泣起来,哭的很是伤心,本来想说的话,我又咽了回去。
  我拍了拍林辉的背,“林姐,你别伤心,一切都过去了,别想这样多。”

  林辉手臂环抱着我的腰,让我一下血脉膨胀,我的手不知道放哪,那一刻紧张的要命。就在这时吕大安在楼下喊我,“大仓,你来电话了!”
  林辉这才把手挪开,我连忙站起身往楼下走去。
  只听林辉在背后对我说,“接完电话再上来吧……”我回头看她一眼,没有说话,直接去了楼下我的房间。
  一进门,“谁来的电话?”我问吕大安。吕大安对我说,“靠!我以为你被她吃了呢!”没人打电话,我是考虑你的安全。
  “真他***耽误事,我和林姐有事没说完呢!”说完我扭头就往楼上走。
  “大仓…………”吕大安穿着短裤就来追我。
  日期:2017-01-23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