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53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姐,我也去吧?”我连忙对静心说,其实我去的目的就是想了解一下这样的治疗方案利与弊。
  “雨仓,你不能再去了,否则医院会更加怀疑你!”林辉微笑着对我说。
  ***,我怎么就一下成了怀疑对象了?真是让人不可理喻,什么破地方,还不如在国内治疗呢!
  第二天一大早,林辉就走了。诺大别墅又留下我和吕大安两个人。
  吕大安对我说,现在事情到这一步了,就不要多想了,还是听林辉的吧。
  “靠!听她的?万一静心死了呢?!”有时吕大安分析的头头是道,有时就想法简单,这大脑袋容量太丰富了。
  “她要是死,在国内就完了,还能等到国外?”吕大安反驳我。
  细想想吕大安说的也对,如果袁凯想让静心早点死,估计在国内就下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大安,我总感觉那所医院的方案有点悬,万一治疗方案失败,静心可真就没命了?我得给鸣翠说说我的想法!”我对吕大安说了自己的疑虑,但这小子始终认为没什么事,不用考虑过多。
  ***!这小子的简单思维快把我带沟里了,为什么袁凯在国内不下手,那是因为他想做的更加巧妙,如果静心早早死了,那鸣翠还不得报案,那样袁凯能跑得了。
  我必须把自己的疑虑告诉鸣翠。
  “鸣姐,你睡了吗?”鸣翠接了我的电话,我知道在国内与美国时差十多个小时,她可能还在睡梦中。
  “雨仓,没事的,有什么事吗?”鸣翠问我。
  我就把自己的疑虑告诉了鸣翠,并且把我怀疑林辉的事也说了。我说完后,好半天鸣翠没有回音。
  “鸣姐,你还在吗?”我问鸣翠。

  “雨仓,谢谢你的提醒,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这点!那你的建议就是终止治疗方案吗?”鸣翠问我。
  “是的!我总感觉这里面是一个很大的阴谋,而且阴谋做的很细、很深,让人无法查觉。”我在电话里谈了自己的看法与想法。
  “雨仓!我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了,这样吧!我马上给林辉打电话,让她终止这套治疗方案,我准备联系另外一个同学,再把静心接走!”我显然听出鸣翠着急了。
  “如果这样的话,林辉不会看出来吧?”以我的想法,就是做的巧妙一些,让林辉感觉到很自然。

  鸣翠对我说,其实找林辉当初也感觉她是自己当初的闺蜜,但鸣翠去了静心的老家,找到静心爸爸留下的一些遗物,偶然间发现了,当初林辉与静心爸爸当年的一些私密之情。
  这让鸣翠很伤心,不过时过境迁,人都没了,她还想抱着一颗善良的心对待林辉,也没过多去想,但听了我的推理后,鸣翠感觉到了大事不好。
  果然林辉从医院回来后,就对我说,鸣翠让终止治疗方案,但目前全美国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了,说鸣翠这是把孩子往死里送。
  看来鸣翠已经给林辉打电话了,我对林辉说,“林姐,那套方案可能太过危险,鸣姐不想尝试!”
  “她居然说欧洲还有好的治疗措施,真让我搞不明白!”林辉有点不解的说。
  “我想鸣翠也是为了孩子,咱们应该理解她。”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林辉。

  晚上,我收到鸣翠来的短信,她让即刻去纽约找一个叫方刚的人,他是美国医疗协会的人。
  我想这个人可能也是鸣翠的男同学。
  但怎么离开林辉家,这让我很是犯难,如果走我就要和吕大安一起走,但静心谁去管。
  吕大安建议,到时就说我的纽约同学邀请去做客,反正这边也用不着人,他自己留在这里。
  我叮嘱吕大安,在林辉家里一定要小心为是,胖子笑着对我说,“孤男寡女发生点事情也正常!”
  死胖子太色,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想着艳遇的事,他怎么就预感不到林辉的危险性呢?我有点不放心了,如果吕胖子出点意外,我无法向人家父母交待。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我劝吕大安。
  “真他娘婆婆妈妈的,一个女人能有啥事,顶多也就是发生点生理需求,还能有啥!你快去吧!”吕大安不耐烦的对我说。
  “到时有什么事,一定要打电话,咱们每天通一遍电话,如果我接不到你电话,我就认为你可能出事了!”我对吕大安说。
  “靠!你就不能想点好事啊!怎么总想我出事呢?!”吕大安骂我。
  真如我所预料到那样,林辉又来找我,她劝我再与鸣翠商量一下,能不能不终止这套治疗方案,要不孩子挺可怜的。
  看来这个狠心的女人真想把静心送到死神那里,她当年肯定与鸣翠一样追过静心的爸爸。
  我真不清楚当年,这两个女人与一个男人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如果静心爸爸真的对这两个女人玩那种超脱的感情,那这个男人不见得好哪去,我真的不敢恭维他了。
  我对林辉说,还要尊重静心母亲的意见,如果真要硬是安排按这个治疗方案进行,我们这些人都不是静心的亲属关系,都无法决定这件事。

  林辉看了我一眼,“雨仓,你说的对,我再和鸣翠商量一下!”说完她就上楼了。
  吕大安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不会把那些猜测的话对他说,只是告诉他不要瞎问。
  尔后我们也回屋看着电视,抽着小烟。我想鸣翠脑袋瓜子可不是一般人,你们再怎么是闺蜜也不可能改变她的主意。
  过了一会儿,林辉从楼上下来,我连忙对她说:“林姐,我再问问鸣姐,这样的好机会,为什么不给静心治疗呢?”

  我现在只能这样忽悠着林辉了。如果林辉真是那样下黑手的人,我们老林家真出了一个败类!
  林辉并没有回答我,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胖子在一旁捅了我一下,“我靠!这样治疗方法怎么能错过呢?”
  我踹了吕大安一脚,“别吱声!”吕大安当时就明白了。

  回到我两个住的房间后,吕大安刚要对我说时,我用手指着他,“别说话!”然后趴在他耳朵上小声对胖子说,“小心有监控!”
  吕大安登时就傻眼了,他惊呀的看着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然后我就在房间来回转,在我的感觉中,如果林辉想要知道我和吕大安的情况,只能用这个方法。
  我在地毯中来回走动,突然我感觉到靠近墙角的位置有一个微小鼓包,说心里,用肉眼真的一时无法找到。我用脚踩了一下,转头示意吕大安。

  吕大安立即跑了过来,“怎么了?”,我连心用手示意他不要吱声,然后指了指我的脚下,胖子连忙蹲下从地毯下面取出一个很小的装置来,凭直觉看,这东西就是那种窃听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